第九百零五章 錢多多
g,更新快,無彈窗,!

倒還真的不敢……

良久,江一順手收了一個蘊靈玉晶,轉頭又道.

"我可算著時間的啊,一個時辰,多一刹那,我都不等,一個時辰之後,我見不到五千萬,那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江一語罷,又是開始去翻找石頭了,這人一下子慌了起來,這五千萬兩,已經足夠嚇死人了啊,他又去什麼地方找啊,就算是借,一時半會兒,也是很難湊齊的啊,而且,只要知道真相的人,怕都是很難借給他,畢竟還有可能擔上一個得罪江一得罪名,一般人,可還就真的擔當不起……

隨後過來,認得江一的那個人眉頭輕皺,這里畢竟也是他們的主場,再怎麼說,這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勾當,他們心中也是清清楚楚,總不能到了這個時候見死不救了吧,故而,這人與旁邊那人附耳說了幾句話,那人便轉身沖出了人群,而這留下的人們,開始疏散周圍聚攏的,看戲的人,一邊把已經快要絕望的那個和江一打賭的身影扶了起來,耳語幾聲,方才將他的情緒稍稍的平緩……

而不多時之後,一衣著華貴的身影,帶著有些焦急的步伐走了過來,江一聽到這急促的腳步,轉身去看,正見身後有一身著金紅色錦袍的胖子,喘著粗氣走了過來,這胖子看到江一回頭,也是躬身一禮.

"六領主……"江一皺眉不解,這人又是說道,"六領主,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地方,隸屬于我,六領主可以稱我為,錢多多……"

"錢多多?"江一眨巴了幾下雙眸,"錢多多……很熟悉的名字,額……對了,我想起來了,你是仙界第一富商?"

錢多多有些尷尬的笑笑.

"或許是吧……"

"怎麼,找我何事……"

錢多多倒也沒有什麼客套話了,也就開始有什麼說什麼,只聽錢多多開口.

"之前聽聞六領主要五千萬兩的賠償,我這下屬也賠不起,既然六領主說了,那我們自然也是要給的,只不過,五千萬兩數量不小,就算我有錢,一時半會兒也帶不出來這麼多,所以,六領主你看……能否寬限一二……我已經讓人去取錢了,今天天黑之前,一定湊齊五千萬,送到六領主門前……"

江一一笑莞爾.

"仙界第一富強就是闊氣,五千萬兩,說起來就跟說兒戲一樣,算了,我江一那,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具體是什麼情況,我想你們比我清楚,只不過,我江一不喜受那窩囊氣,所以,人我打了,這石料我也拿了,就當這五千萬賠償好了……"

錢多多面孔之上堆滿笑意.

"六領主真是客氣了,就算只是供奉給六領主,我們初次見面,說不的時候還有什麼合作或是有求于六領主的時候,這五千萬兩白銀,算不得什麼,就當給六領主在仙界游曆所用的盤纏……"

江一倒是真的有些無奈起來,有錢人的世界,他還真的不懂……

江一依舊是搖了搖頭.

"說不要就不要,就沒必要這樣了……"

"額……"那錢多多眨了眨眼."要不然這樣吧,六領主移步去我那里坐坐?我請六領主你們喝口茶,吃點東西,算作賠禮道歉?"

正好江一他們也想去天字號房間看看,江一自然也是樂的應下.

"那好……"

語罷,江一招呼了一下自己的伙伴們,跟著這錢多多一起,向南方天字號一號房間的方向走去……

原地,留下很多人看著江一等人離去的身影,依舊是心有余悸,人挨了打,還要笑臉相迎的賠錢,人家不要,還要繼續一個勁兒的往外送錢,能讓人做到這個份兒上的人,這世間,可還真的沒有幾個……

……

這南方天字號一號房間的房門被推開,進門之後,便有縷縷花香傳來,江一他們進屋一看,這其中已經擺滿了天材地寶!江一不由得愣了一下,聽那錢多多介紹.

"總的來說,這三絕城建造的錢,有六成都是我出的,所以,南方天字號一號房間,就是我的,我也就在這里中了點兒東西,就我這里有,別的地方,也就你們東方天字號和地字號房間之中,各有一盆唇櫻果果樹和一盆悟道茶茶樹……"

說到這兒的時候,江一老臉一紅,轉而恢複為常色,想到那里所謂的悟道茶茶樹和唇櫻果果樹已經種植在了自己的小世界之中,自己都有些許心虛的感覺.

這錢多多倒是頗為大方.

"那兩株,其實就是送給住在哪里面的人的,其實,你們完全可以帶走……"錢多多一笑之間,仿佛是猜穿了江一的心思,讓江一嚇了一大跳,而事實上,也不過是這錢多多隨口一說,接著,這錢多多繼續開口,"至于這里的,六領主可以隨便挑選一些,只要六領主喜歡,盡可拿去!反正這里的,也都是讓我當一些盆景用,我自己還有一個果園,中的都是天材地寶,隨後再移植過來一些也就是了……"

江一也是無語了,有錢,倒是真好……

這里很多東西可謂是萬金難求的東西,在這錢多多的口中,就好像是尋常的蘿蔔,白菜似的,稀疏平常……

江一苦笑著搖了搖頭,卻也是好不客氣與這錢多多,反正他還有,那自己可就真的是不要白不要……

"那……我就不客氣了……"

"六領主隨意就好."

哪怕江一自己也清楚,這錢多多給自己東西,一樣有因為想要利用自己的關系,或是日後找自己幫忙什麼的,可是,面對這些果樹的誘惑,江一倒是覺得很值,畢竟,自己有一方小世界孕養這些東西,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能孕養出培養一支無上軍隊的天材地寶……

對于錢多多來說,江一隨便拿,反正以後一定會很值,而對于江一來說,這東西拿了就拿了,反正也不吃虧.

而江一開始挑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