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五千萬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一把就把那個賣石頭的人抓了過來,宛若提小雞一樣的把這人提離了地面,江一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在賣石頭的老板這里來看的話,就宛若森然的地獄之中,爬出來了一個露著獠牙的魔鬼……

江一看了一眼這些石頭.

"嘖嘖嘖,看來,你們都是一伙的嘛……"

這賣石頭的人一時間有些顫顫巍巍.

"你……你最好,最好不要動我……我告訴你……動我,我要你好看……"

"啪……"

一個耳光,打在了這人的臉上,這人的面孔頓時開始變得腫脹,那目光之中,除了些許不可思議之外,還帶著一種愕然!這人沒來由的吞了口唾沫.

"你……你……"

"啪……"

又是一巴掌,江一這才開口.

"第一巴掌,是打給我買了你的東西,你還聯合別人來坑我……至于第二巴掌,是放著這麼多人的面,來誣陷我,原本,為了解恨,我應該再打一巴掌的,可是吧,我琢磨著你這麼多石頭,真真假假應該也是真的有些許蘊靈玉晶才對的吧……嘿……"說著,江一轉頭,與自己的伙伴們開口,"哥幾個,動手……這些石頭,今天歸咱們了……"

江一的話,這些人從始至終都是聽在耳中,自然知道江一是什麼意思,如今江一又這麼一說,這幾個人動起手來更是毫不猶豫……

特別是夜淚和方宗,撿起石頭就開始削砍,真的就跟土?匪?搶?劫一般……

這石頭的老板一見這情形,趕忙想要出聲攔截,奈何,自己依舊被江一提在手中,哪怕是想喊,都是喊不出來,也根本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江一看著方宗他們手中漸漸的多出了幾塊兒蘊靈玉晶,然後看著他們又放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不由得,江一將這老板甩到了一旁,再回頭去看和自己打賭的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依舊是在地面之上打滾哀嚎,仿佛平常養尊處優慣,仗勢欺人了,雖然是修仙者,卻已經沒有了修仙者的那種鋼鐵般的意志和血性……

江一順手拿起一塊兒石頭,旁邊眾人目瞪口呆之下,開始消減,而外面,卻是有聲音穿透了進來!

"什麼人在搗亂!"

江一扭頭,示意自己的伙伴們不用停下,自己轉身去處理就好,而那領頭過來的人,看到江一的時候,突然氣勢一泄,躬身拜俯……

"六領主?!"

"咋了?是我,你很意外?"

"不不……"這人頗有種誠惶誠恐的感覺,"剛才,剛才有人統稟說是有人鬧事,我們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是六領主,這……這……都怪我們平時管教不嚴,我們……"

"哦?"江一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說來聽聽,那些人,怎麼說我……"

"說……說……"

"說我欠了五十萬?"

"不是……"

"不是?!"江一眉頭一挑,輕輕一笑,"有點兒意思,那是怎麼說的?"

"說你欠了五百萬……"

江一刹那間滿頭黑線,一腳踹向了地面之上自己腳邊的那道身影.

"臥槽?!"

"六領主,這……這……"

"這什麼這!這幾個人,欠了老子五千萬白銀,我就在這等著,一個時辰,湊不夠的話,別怪老子翻臉!"

江一倒也是學會坐地漲價了,反正人,他也打了,愛咋咋地,錢,也必須帶要,要不然豈不是被白白誣陷?!

頓時,這五千萬兩白銀的字眼,聽得不少人面色煞白,而六領主這三個字,仿佛是鋼針一般,紮進了他們的心間……

世間人,有幾個被稱作六領主?

以前的不知道,以後的,也不清楚,可現在聲名大噪的,卻也只有混亂絕地六領主江一……

這家伙,可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存在啊,之前還在那里對江一他們指指點點的人懵了,他們又怎麼能想得到,他們看不上的這個人,竟然是他們高攀不起的存在?他們也知道,如果剛才他們願意給江一說一句話,這江一就算不報答他們,以後再見江一的時候,他們也能多少借著這件事情求江一一些事兒吧……

可是,沒有人這樣做,所有人仿佛都像是在看江一他們的笑話,偏偏,江一……讓他們失望了……

"五……五千萬兩白銀……"這帶人過來的那個小頭領驚呆了……"六,六領主……這,這……"

"這什麼這,又不讓你賠!"說著,江一踹了一腳那個之前和他做賭注的人,此刻,這人的面色蒼白如紙,特別是聽到六領主三個字的時候,已經有點兒生無可戀,他仿佛是忘記了疼痛一般,那種懼怕的感覺,已經超脫了一切,他害怕江一直接要了他的命,可江一又是一腳踹上去的時候,卻又讓這個人在刹那間清醒,只聽江一開口了……"讓這家伙賠!他跟我打賭,賭輸了,錢我拿走了他就要打老子,特奶奶的,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賠老子的精神損失費,還有受傷吃的丹藥費!一共五千萬兩!少一兩,老子滅他的族……"

這人一瞬間瞳孔收縮的宛若麥芒一樣,那極致的恐懼,讓他顧不著疼痛了,趕忙起身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給江一磕頭求饒,奈何,江一卻是根本就懶得去理會與他……

周圍原本被江一打的那些人一聲也不敢吭,生怕惹禍上身,而那石頭的老板,此刻也是蜷縮在角落里,根本動都不敢動,雖然他看得到江一他們帶走了蘊靈玉晶,心疼是確實心疼,只不過,他敢多說一句麼?他還真的不敢……

再說江一要這五千萬,說是什麼精神損失費和吃丹藥的錢?!從頭到尾,江一就好像是活動了一下身子似的,這樣的獅子大張口,讓那之前還囂張跋扈的身影,在刹那間變得頗感為難,他轉身看向認得江一的那個人,想要讓他幫忙求求情,可是,這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