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秘密的計劃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的心中,沒來由的一陣觸動,有些憐惜的摸了摸路霓裳柔順的長發.

"不會的……"江一頓了頓,"不會的……"

路霓裳趴在江一的懷中一陣沉默.

月夜,山澗旁,清風拂柳……

……

這一夜,方宗等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總之一夜都沒有見再回來過,而路霓裳在後半夜的時候好像是累了似的,趴在江一的懷中,宛若一只慵懶的貓咪,發出了聲聲均勻的呼吸……

江一輕輕的將路霓裳橫身抱了起來,然後找了個平穩的地方,抱著熟睡的路霓裳,守護了一夜,待的天色大亮,路霓裳從沉睡之中醒來,舒服的發出一聲嚶?嚀,待的抬頭去看的時候,江一正笑意盎然的看著她,讓的路霓裳一陣不好意思之間,又一次鑽進了江一的懷里.

今天的路霓裳,仿佛是格外的貪睡,就好像江一的懷中格外溫暖,讓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起來一般.

遠處,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江一啊,你們那啥……完了沒有啊,我們可過去了啊……"

江一滿頭黑線.

"過來就過來唄,那那麼多廢話!"

江一一翻白眼之間,這路霓裳也是有些噘了噘嘴巴,不過,路霓裳還是爬了起來,捋了捋自己亂成一團的長發,在方宗等人進來的時候,江一我正在整理自己的衣裳,方宗一陣壞笑.

"哦喲……嘖嘖嘖,平常在旅店之中也都好說,這山洞里,樹林里,小溪旁,嘖嘖嘖……年輕人,要節制啊,回頭真給路府主弄個外孫兒回去,是福是禍都不好說那……嘖嘖嘖……"

路霓裳一時間紅了臉,江一冷言冷語的沖著方宗道.

"滾……"

花星兒吐這丁香小舌,靠近路霓裳,路霓裳看到花星兒的時候,輕輕咬了咬下唇,下意識的想要擋住江一,面目之上,似乎充滿了糾結.

花星兒有些無奈.

"霓裳,昨天……額,真的都是誤會……"

"嗯,我相信江一的……"

這一下,連江一自己都覺得無語了,如果真的相信,昨天那場悶氣,生的也是真有脾氣……

花星兒拉住了路霓裳的手,路霓裳猶豫了一下,並沒有松開,轉而,花星兒嘿嘿一笑,轉頭看向方宗.

"行了,方胖子,以後嘛……別亂說,江一也就算了,皮糙肉厚的,霓裳可是女孩子那……"

路霓裳倒是想要維護一下江一,真不知道從何說起的時候,方宗一臉納悶兒的模樣.

"啥?!我亂說啥了?!"

"亂說江一和霓裳的事情唄,我可告訴你啊,之前,我已經用我花間閣秘術查過了,霓裳了還是處?子之身那,可見那……江一要麼不行,要麼是真君子……倒是你方胖子,一天天的,想什麼吶,我看你是想和莉莉……什麼什麼吧……"

方宗一時間吞了口唾沫,他已經看到原莉莉正不斷的向他靠近,那原莉莉面目之上的寒氣,似乎已經讓這方宗無限畏懼……

江一也是無語,說自己是真君子也就算了,說自己不行是怎麼個意思?!自己不行,那……你過來試試?!可是,這句話江一還真的不敢說……

路霓裳的清白倒是被證實了,雖然,路霓裳的想法之中,倒也是在琢磨清白這個事情吧,要不要都無所謂如果天下人都覺得江一他們兩個已經那什麼過了,那才好那,那到時候,他江一,就永遠是她路霓裳的人了……

不過,花星兒這樣說出來了,倒是讓這路霓裳在日後的日子之中少了些許尷尬.

而此刻的夜淚和南宮無常,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在一旁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點兒什麼,素衣和玲瓏倒是想要過去聽聽,奈何還沒有等靠近的時候,這夜淚和南宮無常便是頗為戒備的開始"轉移陣地",根本就不打算給素衣和玲瓏偷聽的機會.

江一拉著路霓裳去了一邊,也不管他們怎麼去鬧騰,一時間,倒是讓這花星兒落了單,花星兒一陣無語,自己到了河旁,看著水中游過的魚蝦,伸手一揮,魚蝦便出現在了這花星兒的手中,花星兒隨手往旁邊一扔,自己准備起來眾人早餐的問題.

江一和路霓裳在上游之上有說有笑,對于江一拉開了自己,疏遠了些許花星兒的事情,讓路霓裳可謂是頗有不甘欣喜.

兩人也不管下面方宗他們爭吵什麼,只是再不多時之後,素衣,玲瓏兩人忙著生火架鍋,原莉莉和花星兒忙著准備食材,除了江一和路霓裳情況稍微特殊一點兒點兒吧,這方宗,夜淚,南宮無常三人皆是賊眉鼠眼的商量著什麼,一邊說著一邊壞笑,時不時的盯著江一看上幾眼,有些指手畫腳……

江一也沒理會他們,反正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去唄,不多時,這方宗一拍大腿!

"對對對,哈哈哈……完美!"

"你丫的小聲點兒……"夜淚一邊警惕的看了周圍一眼,一邊捂住了方宗的嘴巴,"別讓江一聽見了……"

"嗯嗯嗯,對……"

南宮無常點頭如搗蒜,一個三人謀劃的計劃,就這樣在不多時的時間里成型,接下來,便是等待時機的到來……

那原莉莉一看方宗他們依舊是有說有笑的模樣,不由眉毛倒豎!

"趕緊過來生火,還有心情說說笑笑,沒看到火都起不來麼?!"

"好……好!馬上來!"方宗猛地跳了起來,一路小跑的到了鍋旁,看的其余人一陣無語,那方宗也是無奈,想他雖然不算是火屬性元素掌控者的大宗師吧,最起碼,也算是火屬性大師吧,若是被人知道這火屬性元素掌控者垂涎三尺的太陽真火被用來燒火……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東西,但是很快准備妥當,江一他們吃飽喝足,倒也沒有在這里再過多停留,而江一也是刻意的和花星兒偏偏疏遠了一點兒,花星兒無奈之間,又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