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 害怕
g,更新快,無彈窗,!

"春風……秋葉……"江一微微一笑."好,我記住了."

這馬車,在江一的修飾下離開,一旁的路霓裳用肩膀扛了江一一下.

"呦,還挺舍不得嘛……"

"哪有?"

"哪哪都有……"一旁花星兒也是起哄,"我說,江一……你也是厲害啊,等著回頭連霓裳的床都上不去吧……"

路霓裳一聲嬌嗲……

"什麼上?床啊……"

江一無奈苦笑,不敢再接話,趕忙轉移話題.

"行了,既然這里不想呆了那,咱們就直接去會場方向吧,在哪里等候三絕會中州的開始!"

江一的伙伴們皆是點頭,路霓裳仿佛也是想要隱藏自己的尷尬,轉眼之間,路霓裳的背後,已經有雙翅微展,在江一他們的注視下,路霓裳的身上,好像多了絲絲頗為高貴的芳華!

路霓裳腳踩虛空.

"既然要走,快走吧……"

方宗等人一聲嬉笑,跟了上去,江一一陣無奈的一樣踩上了虛空,花星兒雙手抱懷,一聲嬌笑之間,與江一開口.

"嘿……記得要謝謝我呦……"

"為啥?!"

"要不是我,霓裳今天能饒了你?"

"……"江一無語."要不是你,恐怕我會少很多麻煩……"

花星兒頓時有些不開心了.

"哦?這樣說來的話,你是想讓我走嘍?!好啊,感謝你這里是仙界,天大地大的,走就走……"

"別啊……"江一一看花星兒真的要離開似的,慌忙拉住了花星兒的手腕,可花星兒卻是一聲高呼!

"霓裳,你看,江一這家伙非禮我!!"

江一一下子,懵了……

那握住花星兒手腕的手僵在了那里,而路霓裳轉頭的時候,花星兒還舉起了這個手腕,生怕路霓裳看不到一般,江一的腦海之中,頓時一片蒼白,真是想要解釋,怕是都沒機會了……

路霓裳狠狠地看了江一一眼,冷冷一哼,轉頭離開了這里……

方宗等人生怕路霓裳再亂跑似的,趕緊追上,而江一明白……

完了,這下子,路霓裳吃醋吃大發了……

而江一轉頭看向花星兒的時候,花星兒正一手輕輕捂著自己的嘴巴,雙眸已經在這江一的視線之中笑得彎成了月牙,一看江一看了過來,趕忙止住了自己的笑意,一邊還頗為振振有詞的似的!

"干嘛?!你非禮我好吧,現在你都還拉著我沒松開那!"

江一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掌之中,尚有一絲滑嫩,趕忙撒手,有些生無可戀的模樣.

"你……星兒,你要害死我了……"

"咦?你怎麼不生氣?"

"……"

江一一陣無語,和這自己就應該把這花星兒打一頓,然後才算正當的處理方法,而花星兒此刻在半空之上,雙手負于背後,一張面孔上充滿了認真.

"哎呀,怕什麼,就算霓裳不要你了,這仙鬼二界好女孩兒還不是多的是?就只憑你一個混亂絕地六領主的頭銜,隨便找一個勢力去聯姻都是沒問題的好吧,實在不行,那我勉為其難,把你拉到我花間閣,反正我娘也要逼婚于我,正好,你就充當一下我的仙侶也行啊……"

江一完全不知道說什麼是好,想要離開這里,可看著始終談笑風生的花星兒,卻又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花星兒一陣嬉笑,江一良久之後,一聲歎息.

"行了,我去追霓裳了……"

花星兒不由得噘了噘嘛櫻紅的嘴唇,卻又饒有興致的勾起一絲笑意,定定的看了江一一眼,沖著江一離開的方向沖去.

……

江一他們離開了,原本的那座城池之中,又一次恢複了原本的模樣,江一在這城池之中救走了兩名少女的事情不脛而走,各方勢力一時間有些好奇,紛紛查探這兩名少女的身份,最終卻只查出……這兩名女子,都是青?樓之中的女子?!

這讓不少人大跌眼鏡,不過,這些流言蜚語倒是對江一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對于江一來說,世人愛怎麼說怎麼說,反正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也就是了……

等江一他們再一次追上路霓裳的時候,路霓裳正獨自坐在一處山澗之中發呆,時不時的撿起一塊兒小石子,扔進山澗里,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總之,目光之中,少了幾分平時的神采,只不過,方宗他們幾個停在了路霓裳的不遠處,並沒有上前,但是最後追過來的江一和花星兒,想要上前吧,又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說.

方宗他們一個勁兒的給江一使眼色,江一一聲歎息之下,抬步走向了路霓裳的身邊.

眾人見狀,紛紛後退,隱入山林之中,花星兒也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倒是想現在過去解釋一下,奈何卻總感覺好像不太合適一般.

江一輕輕的走到了路霓裳的身後,蹲了下來,路霓裳依舊是一動不動,好像依舊是在失神之中未曾醒過來,江一略加思索之下,從後面抱住了路霓裳,路霓裳一個激靈,猛地推開江一,再回頭看的時候,看到江一跌坐再地,想要過去拉一把,卻是在猶豫之下選擇了放棄.

路霓裳抿了抿唇,看向江一.

"你不是陪星兒的麼?還過來干嘛?"

江一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沒皮沒臉的湊了上去.

"吃醋了?"

"沒有!"

"真的?!"

"真的!"

"那我走了啊……"

"你敢!"

"……"

江一無奈的抱住了路霓裳,而路霓裳似乎是有些貪婪的趴在江一的懷中呼吸著江一的味道,這一次,路霓裳並沒有推開江一,而是輕輕的在江一的耳邊低語.

"你知道麼,我最害怕的就是,突然間,你就被什麼人給奪走了,我不敢跟你鬧別扭,我害怕在這個時候,有人趁虛而入,對你噓寒問暖,關心你,逗你開心,讓你覺得比我好的人多的是,這樣,你就會覺得,你的世界不缺我一個了……而沒了你,我就沒了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