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斷刀
g,更新快,無彈窗,!

是啊,這樣嬌媚的美人兒,可真的是格外難找,而從之前的話語之中,那王殃對于女子幾乎是言聽計從,江一就知道,這王殃是無論如何都舍不得的……

這女子也是有些害怕的藏在了王殃的身後,有些縮著自己的小腦袋,怯生生的看著江一他們,沒了之前的囂張跋扈的姿態,她幾乎是想都不用想如果她作為戰利品失敗之後交給對方,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局,所以,這王殃真的是她最後的倚仗了.

往往一手環著女子的腰身.

"過分了吧……"

"過分?不敢就滾開!"

江一的氣勢,其實依舊在煉氣化神大境界之中,畢竟,那個壓制靈力的護腕,讓這王殃無論怎麼探查,都是探查不出來江一真實的修為來……

江一這樣自信的神態,倒是讓王殃心中有些嘀咕.

而江一他們就真的若無其事一般,沖著旁邊的縫隙走了過去,仿佛隨時都能夠突圍而出一般.

這江一就要從這王殃身旁路過的時候,王殃攔住了江一!

"賭就賭!"

那女子頓時有些驚慌失措,可王殃卻是輕聲在她的耳邊開口.

"放心,我一定贏……"

女子稍稍安心,周圍的場地被讓開……

路霓裳等人看戲似的到了一旁,不過,還是恨得路霓裳牙根兒直癢癢,甚至路霓裳已經在打量那個女子的著裝,甚至在思索著要不要穿成這女子的這樣,然後,江一才能真真正正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而周圍的空場不是很大,但兩人已經相視而望.

只聽這王殃有些試探性的開口.

"看小友的模樣,應該也是大家公子才對,不知……來自那家?"

江一輕輕一笑.

"傭兵團而已,倒並非仙界之中的那家勢力……"

確實,江一倒是沒有說瞎話,他們確實是一個傭兵團,而且,他們也確實不隸屬于仙界之中的任何一方勢力!

不論是江家二少爺,還是混亂絕地六領主,這些都不在仙界之中,偏偏扣的這個字眼吧,讓這王殃松了口氣,卻還是有些警覺的模樣.

"可小友看上去,在你的傭兵團中,實力最低,卻是最主導的位置……"

江一有些偷笑.

"是啊,只不過,向我這種出謀劃策的人,不需要太強的實力,只要我能保證我自己有逃跑的能力不救行了麼?"

這王殃抿唇.

"小友……說得對!"

"好了,想問的,你也問了,來吧……"

江一的面色刹那間變得有些寒涼,而這王殃淡淡的踏步虛空,在江一慢慢抬頭的注視之下,向江一發出了攻勢!

只見這王殃手握大刀,似乎想要一招終結掉江一的幻想,他並沒有去懷疑江一的話,畢竟,在這種戰斗之下,雙方相對的,已經沒有必要隱藏什麼了,再加上,王殃相信自己的感官,他感覺出的江一,也就只有煉氣化神大境界巔峰,最多初入煉神還虛大境界罷了……

可江一卻是看著這大刀落下,並沒有一絲的慌張,就在這大刀劈砍而下的時候,這大刀穿過了江一的身體,很多人都是唏噓與江一不知好歹,造就了死亡的局面,唯獨這王殃在攻擊到江一的一刹那,體會到了落空感……

江一的伙伴們沒有一絲的慌張,看著這王殃劈砍而下,仿佛沒有一絲別樣的情緒出現.

王殃在一擊沒有打中江一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輕敵了……

而在王殃的頭頂,突然傳來了江一的聲音……

"哎呀……這速度,可當真是……有點兒慢啊……"

王殃一愣,猛地抬頭,江一正在空中雙手抱懷,俯視著他,王殃腦海之中刹那間變得一片空白,聲嘶力竭的怒吼出聲!

"你……騙我!"

"騙你?有麼?我……確實是傭兵團的人啊,哈哈哈哈……"

"傭兵團,哪有這麼強的傭兵團?!不對,難道你們是那三支王者級傭兵團的人?!不可能,他們都沒有這麼年輕!!"

江一露出一口白牙.

"反正,你記住了,你說過,讓我們尋仇的話,隨時都可以……去找你們……"

江一的話,仿若魔咒,讓這王殃刹那間有種慌亂的感覺出現,被這樣的傭兵團盯上,他們王家,難道就永遠龜縮在自己的地盤兒不出去了一般?!

江一星芒劍脫手而出,不顧及周圍之人有些愣愣的開口,驚異與江一竟然也能踏步虛空,便揮舞著星芒劍,攻向了王殃!

王殃措手不及之下,手中長刀橫上江一那星芒劍宛若削鐵一般,將這長刀一斬為二!那王殃的身體猛地從天空之上掉落下來,口中鮮血淋漓,那長刀,是他本命兵器,本命兵器折損,已經讓他受到了反噬,那女子慌忙將王殃扶起來,潔白的紗繡幫王殃擦拭著唇角的鮮血,一邊有些驚恐的看著江一的到來,正在此時,人群的外圍傳來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然後,便有一聲音傳出!

"城衛隊!何人在此鬧事!"

周圍那些原本圍觀的人紛紛避讓,江一也是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眉頭一挑,扭頭向旁邊那個方向看去,而所謂的城衛隊,很快走了進來,王殃仿佛看到了救兵,畢竟,這城衛隊之中,他們白家可是每年給了不少銀兩維持關系的,而王殃剛剛開口,那城衛隊之人正要去探看一下王殃的傷勢的時候,突然看到了旁邊的江一,路霓裳,花星兒等人……

這城衛隊的首領頓時一愣!

吶吶之間,城衛隊的首領慌忙拱手與江一的方向!

"不知六領主來此,有失遠迎,萬勿見怪……"繼而,這人轉身,與花星兒開口,"參見星兒小姐……"

江一和花星兒相視,江一開口.

"行了,我們本來也就是路過……"

這城衛隊首領這樣一說,那王殃愣住了……

"六……六領主?!什麼六領主?那個六領主?!還有……什麼星兒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