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妖邪之術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男子一見江一仿佛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不由得生出一抹輕蔑的笑,然後便跟著江一他們一起,向外面走去,仿佛是害怕江一他們突然跑了似的,這男子追的很近,江一倒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反正你愛咋咋地……

外面,此刻已經被原本那房間之中得人包圍,也有些許過來看熱鬧卻並不知所謂的人,在江一他們全部站定之後,那提前走出去的女子,已經叫了一大堆的人將江一他們這邊包圍了起來!

江一環視四方,這其中,倒也不乏有一些身著制式服裝的人,想來應該來自同一個門派.

而這男子一見人差不多都到齊了,張狂一笑,看江一的時候,宛若看待螻蟻一般.

"記住我……以後,如果想要尋仇,隨時都可以來找我,老子……是這仙神宗中王家現任家主王殃……"

江一淡淡一笑,毫不在意.

"沒聽說過……恩……卻是沒聽說過,仙神宗名氣倒是不小,只不過仙神宗王家,不知道……"

江一的話語,對于這王殃仿佛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一般,讓王殃頓時有種氣不打一出來的感覺出現!

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與江一開口.

"再問一遍,鳳筆,給……還是不給……"

"不給!"江一回答的斬釘截鐵,"我的,就是我的,給你,你拿的穩麼……"

"呵……"這王殃伸手沖著後面一揮!"圍起來,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得厲害……"

說起來,仙神宗王家也算是頗為厲害的一個家族了,就如同現在青天府中如日中天的江家一樣,雖然是一個勢力之中的小門派,小分支,可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除了見到他們的頂頭上司,也就是仙神宗之外,他們完全可以在仙神宗之中橫著走……

之所以這王殃今天比較客氣,還是因為江一他們很是年輕,看起來實力都不算太弱了,也就證明了或許江一他們的身後也有後台,所以,這王殃才客氣了一下,可這客氣之後,那種囂張跋扈的平常的姿態,就已經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平常的面孔之上……

江一看著周圍的人為的越來越近,江一的伙伴們也是背靠背的環視八方,卻沒有一個人取出兵器,仿佛對于這些人,根本就毫不在意一般.

江一舔了舔下唇,看著正對面的王殃.

"記住你說的話,如果我想尋仇的話,隨時都去找你們,別……後悔……"

"後悔是你孫子!給老子打!"

這周圍的人頓時前沖,周圍的看客紛紛後撤,生怕受到這戰斗的牽連一般,而那王殃身旁嬌媚的女子尚還在指手畫腳,聽得江一等人有些氣不打一出來……

說這人是紅顏禍水,或許也並不為過,而偏偏王殃就被這紅顏禍水所迷惑.

周圍的人已經沖了過來,江一他們是不得不戰斗,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全動,只聽花星兒開口.

"莉莉,把劍簫借給我用一下!"

原莉莉點頭,劍簫扔到了花星兒的手中,只見花星兒輕輕吹動劍簫,那略有悠揚的聲音,頓時開始在周圍回蕩……

那聽到這聲音的人,仿佛刹那間受到了什麼影響似的,混亂之間,已經將手中的尖刀,刺向了自己的伙伴……

對于花星兒,江一倒是真的服,什麼叫做殺人不見血?這就叫做殺人不見血……

根本不用自己動手,都能讓這對方血流成河……

江一等人原本要戰斗的架勢紛紛停了下來,看著這花星兒仿佛是在唱獨角戲一樣,不過,花星兒倒也是夠仁慈了,並沒有指示著那對面的人刺自己人的要害,不過,繞是如此的狀況之下,卻也依舊讓這不少人身受重傷!

一切,僅僅在一刹那的時間發生,又在一刹那的時間停止,花星兒的意思很簡單,只想給這些人一個威懾,畢竟,花星兒也是仙界的人,對于仙界的人,多多少少的還是有些包庇的情緒在其中,她知道,如果江一他們動手的話,傷亡再所難免,所以,她先動手了,欲要讓這王家的人害怕了也就算了,奈何,這王殃卻是並不知好歹……

哪怕花星兒已經手下留情,哪怕花星兒已經給出了這樣的威懾,可是,這王殃卻是愣神之間,有些叫囂一般的要跟江一約戰……

這倒是讓花星兒無奈了,什麼叫做不知死活?這花星兒的心中刹那間就浮現了,這王殃,就是不知死活的典范……

跟誰挑戰不好,要跟江一動手?難道就是看江一展現出來的實力最低?!

只聽這王殃開口!

"哼……妖邪之術……上不了台面,我等皆是修仙者,那就用修仙者的方法來解決,你我公平一戰,贏了,你們離開,輸了,你們把鳳筆留下!"

聽到妖邪之術這四個字,花星兒差點兒發飆,他們花間閣的魅惑之術被稱作妖邪之術?!花星兒甚至都在想象,如果是自己的母親聽到了這個人這麼說,會不會一巴掌把他拍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

江一輕笑.

"不好吧……"

"不好?!怕了?!"

"怕?嘿……"江一捏了捏下巴,"只是,這我們輸了,要留下鳳筆,你輸了,就只讓我們離開,仿佛有點兒不公平吧……"

"那你要怎樣?!"

江一伸手指了指這王殃身旁的女子.

"輸了,讓她跟我們走好……"

江一說到一半,口中那個"了"還沒有說出口,便已經感覺到了旁邊路霓裳的目光不一樣了,江一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趕忙改口.

"輸了,就讓他跟我們走好了,至于我們把他帶到哪兒,交給誰……就不用你管了……"

江一倒是沒有歪心思,純純粹粹的只是因為想要戲弄一下王殃,奈何,路霓裳卻並不打算配合江一做這樣的戲弄,不過,話終究是說出來了,那王殃頓時沉下了臉色,可以看得出,王殃的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