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鬼神塔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想到啊,六領主還有這麼客氣的一面."

所有的身份都被看穿了,江一倒是坦然了,這老翁看起來並沒有動手的意思,那麼,不論是敵是友,想來都是有話要說才對,江一若無其事一般的又和這人開口.

"前輩說笑了,有事請說,若是無事,怕是我們一會兒就要趕路了……"

"那……不知六領主,可認得這個?"

這老翁說著說著,突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牌子,而這個小牌子,卻並沒有被江一以外的任何人看到,而江一看到這個小牌子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鬼神塔……前輩,是鬼神塔的人……"

"對……不過,我並不是神鬼眾……"

"並非鬼神塔的神鬼眾,那就最起碼是鬼神塔的執事或是長老了吧,聽聞,鬼神塔執事,長老都不出世,今天突然出來找我,怕是有大事再說吧,莫不是……因為八大神秘力量?"

江一直接就說出了目前階段最是炙手可熱的東西,那鬼神塔的人點了點頭,江一又疑問似的開口.

"因為死之力?"

江一說這幾個字的時候,其實多少就有些擔憂出現,畢竟,這死之力實在是太過招人眼了,自己又沒有帶回鬼神塔,難不成這個人的意思,是來找自己追究關于死之力的事情?!

可是,在江一的目光之中,這人輕輕的搖了搖頭……

"並不是,死之力,我們要不要都無所謂,我們也並不在意,我這次來找你,是為了提醒你一下,別忘了你鬼神塔鬼眾的身份,就算你身為混亂絕地六領主也好,那怕你現在統禦仙鬼二界,你……也依舊是鬼眾……"

江一聽到這話,不由得就握緊了袖筒之中的拳頭,不過,江一並沒有爆發而出,強忍了片刻之後,便又忍了下來.

江一抿了抿唇.

"我自然記得,就不用前輩提醒我了,前輩究竟想要做什麼就說吧……何必在這里跟我繞彎子."

"我們也知道,你再尋求解除我們掌控的方法,沒關系,就算你證仙了,脫離了鬼神塔的掌控也無所謂,我們並不在意,可是,你別忘了,你那個好兄弟,還在我們鬼神塔之中,雖說是神眾,尊享無限榮耀,可是,他……是我們一手推上去的,只要我們松手,他同樣會塵埃落地,到時候,結局如何,你自己心中應該是清楚的……"

江一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你來……就是想要威脅我麼?"

江一直接便將前輩那兩個字省去了而換成了你,可以看得出江一現在強忍的心境,不過,江一並沒有爆發,他知道,如果自己爆發了的話,那麼,必然會有這自己的伙伴們跟著自己一同充上來,結局,就是被這鬼神塔的人一鍋端掉……

所以,江一選擇了忍,歸根到底來說,這人無非就是威脅自己想要達成某種目的罷了,而鋪墊了這麼多,他的目的還並沒有說,江一也在等待,等待想要聽聽這家伙究竟想要說什麼……

那老者搖了搖頭,

"怎麼能說是威脅那?我們鬼神塔,從來不做這樣的事情,都是你情我願,比如這攀登鬼神塔,我們能把人捧上神壇,可是,世人都為了這個神壇去努力了,失敗的代價,就是成為我們游離在外的人罷了,這些……都是你情我願吧……哈哈哈哈,而且,除非是原則性的問題,我們一般情況下根本就不會去引爆誰腦海之中的雷霆之力,我們,已經足夠寬容了,如果你能證仙,那是你的本事,我們鬼神塔又不追殺,怎麼算是威脅?"

江一笑笑.

"好啊,那你說說說吧,饒了這麼多彎子,你究竟想要找我做什麼……"

"兩個問題."

"說……"

"第一個,下一個神秘力量出世,不許出手爭奪……"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你只能選擇同意."

江一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好……"

這老翁看起來頗為滿意的模樣,又是于江一開口.

"第二個事情,在隨後的三絕會中州之中,接觸畫,樂,丹……三絕!"

"你們要干什麼?"

"我還沒說完,你別急嘛,接觸他們之後,不用你做什麼,只用你拜他們其中一人隨便一個為師就好……"

"目的那?"

"目的?目的……你不需要知道."

"我拒絕!"江一雙眼之中帶著些許凌厲."畫,樂,丹三絕,都是大家,我做不出害他們的事情……"

"誰說是害?"這人呵呵一笑."你只用按照我們說的去做就好了……"

"我拒絕!"

江一又一次拒絕,這老翁原本面目之上的笑意漸漸的收斂了起來.

"拒絕?怕是容不得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別忘了,靈塵還在我們的手中……"

"你以為,靈塵能夠威脅到我?"江一很明顯想要將靈塵撇開,看上去好像是不顧情義,事實上,卻是想要保證靈塵的安全,而那老翁一笑.

"能不能,我管不著,反正,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好了,別忘了你的身份,如果你做的不好,那就別怪我……不給你機會了,靈塵的命,可是掌握在你的手中,哈哈哈哈……哦,對了,別忘了,就算你把你父母藏的再好,也依舊是在鬼神大陸之中,而在鬼神大陸這個地方,我們鬼神塔想知道的事情,就沒有查不出來的,你以為,把你父母放在一個占卜師那里就足夠安全?雖然我們現在沒有查清具體位置,可是,你最好不要讓我們繼續查下去……要不然,怕是你父母……嘿嘿,我們鬼神塔不願意逼迫別人,反正該說的事情都說了,具體你做不做那,就看你自己得了……"

這人一笑之間,拉起了自己的魚竿,好想就這樣平心靜氣的在等待魚兒上勾,而江一恨恨的一咬牙……

"好……我按照你們說的做,但是,最好不要再耍什麼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