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凡事靠自己
g,更新快,無彈窗,!

"創世神?大神盤古……不就是創世神麼?"

"對,只不過,他……只是這個位面的創世神,我說的創世神,是整個宇宙的創世神,以後,或許你們會接觸到小世界,當小世界被溫養到一定程度之後,可以從體內放置在體外,然後,便是一個宇宙的開始,這樣的情況下,你就是這個宇宙的初始創始人,制定這個宇宙的天道,不死不滅……"

江一和南宮無常對視一眼,皆是想到了他們丹田之中的哪一方小世界,不過,兩人都是什麼都沒說,小世界這種東西,最好還是埋藏在心底作為秘密的好,哪怕這邪云應龍值得相信.

江一抿了抿唇.

:那邪云應龍接著說道.

"不過,三皇五帝道確實是荒古時期存活下來的人類,開創了一個新的紀元,至于我們這個紀元……實際上存活下來的,大多都是一些靈獸,所以,某一種意義上來說,並沒有諸如三皇五帝之流那樣的人."

江一頜首.

"那毀掉天道之書……這……這怎麼講?"

"毀掉……幾乎不可能毀掉……"

"為何?"

江一歪著腦袋詢問這邪云應龍,這邪云應龍倒是有一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感覺.

"除非你能強大到抗衡甚至打敗現在宇宙的創始者,不過,如果你真的能達到那個程度的話,本身就已經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永生……而到時候,你會發現,如果你想要創造一個世界的話,你也會如同現在天道這樣運轉,盛極必衰,這是天道常理,所以,只要真正參悟到了那個程度之後,你自然會有所領會."

江一抿唇.

"好吧,我知道了……"

在江一的心中,事實上正有一個想法不斷的浮現,奈何天道之書所剩不多這件事情,讓江一又有些擔憂的情緒出現,雖說還有一部分,最起碼夠運轉個幾千年甚至上萬年,可是,畢竟如果江一想要謀定那個計劃的話,那也不是幾千年,上萬年的事兒啊……修仙者的在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只要不意外死去,壽元近乎無限,偏偏有這樣的"天災"一樣的東西出現,讓江一也是頗為傻眼.

"還有什麼事兒沒?"

江一將南宮無常推了上去.

"這一次來叨擾前輩,還是因為我這兄弟,前輩知道的,這諸多大神已經離世,要麼死亡,要麼消失,我女媧血脈現在殘存不多,想要精進的話,多少是麻煩不少的,可是我這兄弟不一樣,我這兄弟盤古大神的血脈已經完全覺醒,我的意思是,看看前輩有沒有辦法將這血脈完全激活?作為大神血脈的傳承者,我自己可以感覺的到,這血脈基本上能用出一點兒,都能讓自己的力量增幅不少,極東仙界之中,還有女媧大神血脈殘留,或許我可以去哪里找找看,可是我這兄弟……盤古大神血脈恐怕就這一縷,我知道,一定有辦法全部激活那些力量的才對,在那些力量被激活之後,必然能夠展現出現在翻倍的實力才是,所以……我想來想去,我能找得到的,最為合適的,就是前輩您了……"

邪云應龍看了南宮無常一眼.

"完全激活血脈之力這種事情,說能也能,說不能,也不能."

"什麼意思?"

"就是說,不論你女媧血脈也好,還是這小家伙盤古血脈也罷,都有一個力量的契合點,只要你們能把握住哪個契合點,產能完全將血脈之力激發……聽明白了麼?"

江一沉默了片刻,倒是頗為老實的開口.

"似懂非懂……"

"換個通俗的方法來說,就是,在你們將力量激發而出之後,並不一定是激發到最高的那個點兒的時候,才是最強的時候,自古,都有四兩撥千斤的說法,只要你能把力量充分運轉出來,有時候不見得比你將力量完全爆發而出的差,這血脈之力,就是這個道理,不見得你下意識的想要去激發血脈之力的時候,血脈之力就會爆發而出,或許,就是因為你不經意的一個動作,或是在你提升力量的某個刹那間,再不然是你將靈力往四肢百骸運轉的過程中,只要有一個契合點,那麼,這個契合點就是你們能夠將本身血脈之力完全爆發的時候……"

這一次,江一點頭了,南宮無常也點頭了.

"這個,大致上聽懂了."

"所以說,這種東西,需要你們自己來摸索,找到相同血脈之力的人的時候,對你們最大的幫助,無非就是……他們或許找到了哪個契合點,然後跟你們分享一下,可是,你們要記住,別人的,永遠是別人的,雖然別人適用,卻不代表自己也一定會適用,哪怕你們也能用,卻也不見得是最好的那個點兒,而且很有可能還會因為這些引導,而讓你們對現實的狀況失去原有的感知,自己探索出來的,不一定對,可是,卻一定是經驗,反正就是這個意思,該說的也說了,你們也不是什麼糊塗的人,相信也能聽得明白,凡事,求人不如求己……"

江一和南宮無常同時點頭,那邪云應龍淡淡一笑,與南宮無常道.

"現在,我有盤古大神激發血脈大致的那個方向的點兒,你還要麼?"

南宮無常搖頭.

"不要."

"如此,就是了……"

江抿了抿唇,開始回憶自己最近一段的事情,琢磨了半天,終究也沒有琢磨出女媧血脈大致激發的那個點兒在那一次戰斗之中爆發出來過,不過,既然這邪云應龍給了一個大致的方案,江一也是有了努力的目標.

完全激發血脈的大神後人,江一相信,必然能讓世間人,刮目相看……

邪云應龍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還有啥事兒趕緊問,問完你們走你們的,我繼續睡我的……"

江一思索了一下,又是開口.

"還真有這麼一件事兒,不大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