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破船
g,更新快,無彈窗,!

最後進來的,是那亂荒閣的人,可謂是灰頭土臉,畢竟,他們得罪了江一,奈何這一次又是江一作為主導,這倒是讓這亂荒閣的人頓時感覺機會越加渺茫了……

可他們還是來了,畢竟,江一他們說是賣,而不是給,只要價錢足夠誘人,想來這江一他們總不能不動心吧……

可是,這亂荒閣的人進來之後,卻也依舊是要先拜訪這江一他們,奈何江一他們根本就不打算理會這亂荒閣的人,這倒是讓亂荒閣的人頗為尷尬,不得不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一罕見的珍貴寶石,送了上去……

江一撇了那個有些尷尬笑意的身影,輕輕開口.

"干嘛?賄賂?"

"不,不……不是賄賂,只是作為之前的鬧翻而賠禮……"

"哦……"江一拉長了聲音,"原來是這樣啊,那這寶石嘛……"

江一順手將這寶石拿到了手中,這亂荒閣的人以為是江一接受了,可是,還沒來得及欣喜的時候,卻是看到江一直接將這寶石捏成了粉末,然後隨手一揮,粉末盡皆撒到了地面之上.

"什麼破玩意兒,不稀罕,滾蛋……"

這亂荒閣的人面孔頓時呆滯下來,他的身後,傳來了其余幾方勢力得嘲笑之聲,對于這亂荒閣來說,這已經是最近這段日子的常態了,面對這些嘲笑,這亂荒閣的人,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今天的事情,就好像是在這表現的基礎上又給了他們亂荒閣一個侮辱一樣,可是,他倒是想要爆發,卻還真的不敢……

這江一也不再理會這亂荒閣的人,依舊是自顧自的抿著茶水,亂荒閣也是燦燦的回到原本給他們准備好的座位之上,江一開口.

"上茶.六份,這亂荒閣嘛……給了也是浪費,就算了吧……"

那周圍侍衛應下,而亂荒閣過來的人面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他倒是想要對江一出手,可是,出手的代價是什麼,這些人都是心知肚明,他也想要拂袖離去,可是,因為死之力,他還真沒有這個魄力……

死之力,被放在了萬寶靈尊遺千年的面前,那木盒,之前江一已經給萬寶靈尊遺千年解釋過了,此刻的死之力,被一塊兒冰晶盛放,那晶瑩剔透的冰晶之中,氤氳著淡淡的黑氣,此刻,這萬寶靈尊遺千年開口了.

"死之力,就在這里.之前那,江一已經送給我了,可是,我也不太需要這東西,決定了一下之後,想要轉轉手,可是吧,這給誰不給誰好像都不是那會事兒,雖然之前在坐的很多人都跟江一他們同甘苦共患難過,可是,你們的目的,也一樣是為了拿到死之力而已,而你們付出的代價,也都是你們各自勢力能夠承受的代價,所以,這死之力嘛,我還是想要聽聽諸位的看法,順便看看諸位能夠出一個什麼樣的價位了……"

眾人頓時明白了遺千年的話語,雖然他們來的時候各有猜測,可是,從這萬寶靈尊遺千年的口中來聽,似乎是價高者得?

而遺千年說完之後,便又閉上了嘴巴,把剩下的話語權,全部交給了這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的人了……

江一抿了抿唇,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然後,等待這鬼神大陸的人自己開價.

可是,一時間還就真的沒有人說話,就好像是誰都知道先說的人或許會吃虧似的,後說的人,會因為有了之前說話的人出的東西做出的對比而相應的抬價,過了盞茶的時間,依舊是所有人都閉口口不談這死之力開價的事情,這萬寶靈尊遺千年好像是毫不在意似的,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

"哎呀……這死之力啊,想要要的,可並不僅僅是你們鬼神大陸的人,仙界的人,一樣是想要的緊那,如果你們不開價的話,那也行,那我也不勉強你們,你們那……都走吧,回頭我去找仙界的那些人,再商量一下……"

頓時,下面炸開了鍋似的.

"別……別……"

"遺千年前輩,我們先說吧……"

終究,這黃天府的人做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讓步,之所以黃天府能這樣做,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江一,從頭到了,這黃軒都跟江一在一起,直到他們回到了混亂絕地之後,江一他們才分開,哪怕是不看僧面看佛面,這遺千年多多少少的對他們也會有一點兒照顧的才對吧.

那遺千年也是止住了原來的話語之聲,靜靜的看向了黃軒,只聽黃軒開口.

"這死之力,大家都想要,我們黃天府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不瞞諸位我們跟著六領主一起見證了這死之力的出世,這死之力可並不好拿,至于怎麼不好拿,我就不說了,只是提醒一下諸位,嘿……不要妄自開價,要不然,回頭拿不走的話,可別怪我沒提醒過諸位哈……"

還沒開始報價,這暗中的紛爭已經打響!江一他們看戲一樣,一言不發,那黃軒又開口了.

"我們黃天府這一次比較倉促,之前籌備了一下,也沒籌備到什麼特別好的東西,可,畢竟這一次的交易對象是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我們也知道,這靈尊很多東西都不缺,我們要是給那些東西的話,靈尊不見得會要不說,反而會薄了這死之力的價錢,所以,我們商量了一下,東西雖然不算什麼好東西,可是,禮輕人意重,還望靈尊前輩不要嫌我們小氣的好……"

說罷,這黃軒便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來了一個小船一樣的東西,而且竟然還是殘破的,這倒是讓江一大開眼界了,原來禮輕人意重還能這麼玩兒?江一無奈了,一天破船,口口聲聲說什麼禮輕人意重,也真是難為這黃軒了……

可江一這思緒還沒有從腦海之中落下的時候,江一卻是突破感覺到了這破船的不簡單,江一趕忙放開神識在其上一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