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打下來
g,更新快,無彈窗,!

"轟隆隆……"

南宮無常的劈砍,又一次砸在了城牆之上!但是有人想要攔截南宮無常,奈何,敢地方南宮無常斧頭鋒銳的人,又有幾個?

但凡看到這南宮無常一斧子劈出之後,就算有人想要攔截,也是因為這南宮無常之前劈出的一下留下的威懾而後退.

南宮無常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撓,便將這城池的城牆硬生生的砸出了一個大洞,繞是這城牆之中尚有陣法守護,可是,也都沒有擋住這南宮無常的攻擊!

雖然被劈開的這個洞並不是很大,可如果想要讓夜淚出去的話,已經綽綽有余,之間此刻的南宮無常大口的喘息了幾聲,然後支撐著自己的斧頭,與夜淚開口!

"夜淚!走!快走!!"

夜淚又怎麼可能弄不明白現在的狀況?根本就沒有回答這南宮無常話語的時間,便直接沖出了這城牆!後面有人要追,可南宮無常橫刀立馬的就立在了被劈開洞口的地方,厲聲一吼!

"來啊!!來啊!!!"

南宮無常雖然已經不再有什麼過多的動作了,奈何只是南宮無常此刻的表現,就已經讓這城中的仙界修仙者為之膽寒!

那陽明老人一看就要前功盡棄了,趕忙與那城牆之上的修仙者開口!

"追出去!弓箭手,阻止攔截!"

江一也是不甘示弱,一樣吩咐道!

"攔住他們!讓夜淚離開這里,只要夜淚離開了,咱們很快就會有援兵到來!方宗,放火!城牆上!素衣姐,幫忙!!"

兩人應下,在周圍伙伴們的掩護下跳上了城牆,雖然不少弓箭手搭箭上弦,可還沒來得及瞄准夜淚的時候,便已經被這方宗和素衣給攔截了下來,火焰燒灼的空間都有些扭曲,這些人只是被這方宗一打擾,那扭曲的空間已經模糊了夜淚的所在,等他們再去看的時候,夜淚已經跑遠……

千影門的步青和青天府的領頭人皆是咆哮著斬殺那些仙界之人,可是,他們自己的人,終究是越來越少,只是這短暫的一段時間里,他們還能剩下的,就已經是高手中的高手,板著兩個巴掌都能數過來的人……

這步青和青天府的領頭人看到夜淚充了出去,沒來由的也是松了口氣,他們已經不得不背靠背方式的戰斗了,若是再分散開來的話,恐怕用不了盞茶的功夫,他們便會被全員剿滅!

夜淚已經沖出去了……

這,已經是在場的諸多人的一模一樣的想法,他們都在等待,在等待夜淚的下一次歸來,他們都知道,用不了多長的時間了,只要夜淚回來,他們,便得救了……

江一的笑意,越加盎然,那陽明老人越來越急,想他偽仙境界都親自出馬了,如果江一他們還是帶著死之力沖出仙界了,那可就真的是格外的打臉的!

他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陽明老人突然發狠,與這江一眯了眯雙眼,從那精光閃現的雙目之中,江一看到了一絲危險.

江一笑笑,也不言語,反正很快混亂絕地的人就會過來支援,這一點,毋容置疑,要不然的話,這萬寶靈尊遺千年也根本就不會讓混亂絕地的人深入到仙界之中去尋找江一等人的蹤影,而此刻的江一,雖然並非全盛狀態,可如果參與戰斗的話,一時半會兒,也還無礙,雖然江一也知道這陽明老人恐怕要在最後的這段時間里爆發一下了,可是,這卻並不影響江一的狀態.

那陽明老人幽幽的開口.

"六領主……雖說我們不能殺了你吧,可是,如果我們傷了你,似乎也不是不行,已經到了現在這樣的局面了,實在是……得罪了……"

江一不由得勾出一絲淡笑.

"話是這麼說,可……也要你能傷的了我才行……"

江一頓了頓,已經知道接下去要面對的,恐怕並不會太過簡單了,便也是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那陽明老人突然前沖,手中天權棍已經改變了原本的攻勢,從那沉穩的狀態之下,漸漸的變得越加凌厲,江一來抵擋的時候,已經出現了這魚受制不住的感覺,這攻擊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了,江一倒是想要將這速度跟上,卻也擋不住這天權棍攻擊的面有兩個,江一擋的住左邊,防不住右邊,擋得住右邊了,又擋不住左邊,在這樣的狀態之下,江一連中數棍,繞是江一的身體,都已經出現了些許淤青,終于,江一在天空之上站之不穩,被這一棍子從天空之上擊落!

那周圍的人,擔憂之聲不絕于耳,而江一在地面上,也是砸出了一個大坑,並沒有等待江一從這大坑之中爬出來,這陽明老人便已經居高臨下的沖了進去!

地面之下,一聲又一聲的爆炸聲傳出,誰都不知道到底里面的狀況怎麼樣了,只是這打了這麼久,愣是沒有一個人出聲……

仙界已經騰開手腳的人紛紛前往觀望,可是,已經不知道江一和這陽明老人打下去了多遠,下方看去的時候,只覺得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方宗等人拼了命的回沖,目呲欲裂,雙眸血紅,路霓裳更是用出了扶搖直上三萬里,將那周圍之人硬生生的用這禁術泯滅為飛灰……

路霓裳沖過來了,這仙界之人攝于禁術之威開始躲避,還沒有來得及後撤的時候,這個黑漆漆的洞口,竟是飛出來數道劍光,其中包含的凌厲之意,讓這仙界之人不由得就開始後退,片刻之後,這不知道被打了多深的洞口里面,停下了動靜,所有人都知道,戰斗停下來了,只是不知道,誰輸誰贏……

按理來說,最後的攻擊來自于江一,或許是江一贏了,可是,畢竟是劍光上沖,說明江一依舊在下,或許,這一次贏得,是陽明老人也說不定……

終于,洞口之處,傳來了些許風嘯之聲,他們知道,有人要上來了……

不多時,一個鮮血淋漓的面孔,出現在眾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