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沖
g,更新快,無彈窗,!

"方宗,素衣姐,玲瓏,換一個攻擊角度!"

方宗,素衣和玲瓏頓時明白了江一的話,雖然江一沒有說明到底打哪一方,可是,只要江一這麼說了,不用說明白,他們也知道,江一的意思,是想要讓他們去幫夜淚了,這是他們團隊之間的默契……

方宗頓時揚起了滿天火焰,然後在火焰層的包圍之下,這素衣和玲瓏紛紛脫離戰場,雖說方宗暫時沒有跑出來,可是,有素衣和玲瓏,對于夜淚來說,已經是莫大的幫助了!

南宮無常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沒有動,他想要去幫夜淚一把,可是,南宮無常知道,只要自己離開了,原莉莉這里恐怕是撐不了多久的,可是,南宮無常猶豫的表情,卻是被這花星兒看在了眼中!

花星兒不由得向那原莉莉的方向落下,然後在媚術施展而出之余,與那南宮無常開口.

"南宮,你下去吧,這里交給我,我是仙界的人,殺仙界的人不合適,不過,保護莉莉姐,也是綽綽有余了!"

南宮無常頓時投來了些許感激目光,看的花星兒一陣不知所措,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應南宮無常,或許她早一點兒加入戰場的話,現場之中的局面也不會被動這麼多,可是,好在一切都還來得及!

南宮無常縱身一躍,從這城牆之上跳了下去,然後拖著盤古斧,沖向了那夜淚所在的方向!

此刻,夜淚的壓力已經大大緩解,有了原莉莉的支援,又有素衣風的力量的清掃,再加上玲瓏的龍息不斷噴吐,已經讓夜淚行進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南宮無常越來越近了,夜淚聽得清楚,那南宮無常的步子很是沉重,剛剛到來,便是一聲怒吼從口中脫口而出!

"夜淚,閃開!!"

這一聲,嚇了夜淚一大跳,可是,夜淚知道南宮無常要做什麼了,那里還顧得上形象好看不好看?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這現場之中脫離,剛剛跑到一邊,便是聽到南宮無常又一聲怒吼緊隨而至!

"開天!!"

夜淚下意識的又往旁邊跑了幾步,那凌厲的殺氣,在夜淚的背後緊貼而過,讓夜淚不由得驚出一身的冷汗!

夜淚回身去看,正見自己之前戰斗的地方,已經被這南宮無常的盤古斧劈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痕,仿佛土地就這樣被南宮無常一下子劈開了一般!

片刻之後,這深不見底的裂痕之中,噴出了道道噴泉,天知道這南宮無常一下子究竟劈出了多深……

那裂痕之中,灰頭土臉的爬出了幾個人,皆是渾身帶血,看到南宮無常的時候,就好像是看到了惡魔一般!

倉皇後退!

南宮無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剛才那一下子究竟是殺掉了多少人,反正,原本夜淚戰斗的那個地方,得到了一大片的肅清.

夜淚在南宮無常的掩護之下,繼續前沖,雖然有人有些猶豫了,可他們都知道,絕對不能讓夜淚沖出去,不約而同的,這些人出面攔截,卻是在攔截的時候,受到了南宮無常不要命一般的攻擊!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向了南宮無常手中的斧子,看起來,這斧子好像是殘缺的,看上去,好像殘缺的那個地方又是渾然天成,又並不像是殘缺的模樣,所有人都對這個斧子好奇了起來,可是,好奇又能怎樣那,這斧子在這南宮無常的手中,難不成他們還把南宮無常殺了,把斧子奪了?雖然可行,可是,現在的狀況之下,這南宮無常,怕是還殺不得……

江一看著南宮無常帶著夜淚一路往城牆方向跑,不由得勾起了一絲淡笑,這陽明老人也是注意到了那邊的狀況,在江一勾起一絲淡笑的時候,與江一說道.

"你以為,他們能跑出去?"

"當然……"

"不可能的……"

"試試看就知道了……"

江一始終抿著一絲笑意,哪怕是在戰斗之中,哪怕他現在的局勢並不樂觀,可是,在看到自己伙伴們有可能能夠脫離戰斗的時候,還是頗有一種輕松感……

江一的劍訣,可謂是已經來回使用了,次次都被這陽明老人攔了下來,而江一的本身,多多少少的,也是受了些傷痕,而這陽明老人看起來好像是沒事兒,事實上,只有江一和陽明老人兩個人心中清楚,這陽明老人已經不知道偷偷的咽下了多少口逆血!

"嘿……試試這一招,法則,囚天!"

江一能夠掌握的束縛性戰技最強的一招了,而陽明老人的信息之中,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江一還有這一招?應對的措施,陽明老人早就想好了,可是,悄無聲息之間,在陽明老人准備全力應對江一法則戰技的時候,江一的背後,出現了一個虛幻的手指……

江一嘿嘿一笑.

"這一次,是你大意了……別忘了,除了法則,我還有……縛身一指!"

這縛身一指刹那間落在了這陽明老人的身上,陽明老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原本還在准備應對江一的法則戰技,可是,沒想到的事,縛身一指先到了……

江一的法則戰技一樣是落在了陽明老人的身上,刹那間,陽明老人只覺自己好像一動也不能動了,原本的充盈的靈力,好像也在這刹那間變得虧空,他看到江一星芒劍又一次劈砍而下,想要攔截,卻也知道以他現在的能力,攔截江一的星芒劍,就如同癡人說夢一般,不過,陽明老人還是架起了自己手中的天權棍!

江一並沒有下殺手,轉而將長劍打在了天權棍之上,這陽明老人的身體宛若千斤巨石從天空之上猛地砸落了一般!

江一刹那間沒了對手,回身與路霓裳高喊!

"霓裳,快走!"

路霓裳一看江一那變得狀況,一鞭子將自己的對手抽到了一旁,然後和江一一同,准備從這天空之上脫離這座城池的范圍,可是,江一他們剛剛走沒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