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陽明老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呦,你有意見?你有意見你讓原莉莉我去找你啊……沒本事你說個屁啊……"

原莉莉頓時面頰緋紅,方宗更是一臉尷尬,使著眼色想要原莉莉打個圓場捍衛一下自己男人的尊嚴吧,奈何,原莉莉根本理都不理他……

方宗欲哭無淚,不過,這件事情終究是揭過去了,至于具體發生了什麼,除了江一和路霓裳,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模一樣.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吃飽喝足,眾人便開始討論最後的要走的路線,現在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他們從仙界出去大概還有一千多里,這對于修仙者來說,已經不算一個特別遠的距離了,而一千多里外,江一他們只知道千影門和青天府的人在,卻又根本不知道怎麼聯系他們.

而再往在,便是仙界最後一個城關,也是攔截江一他們的最後一個地方,再往西五十里,就是混亂絕地的領土了,而能不能把死之力帶出去,真的是成敗在此一舉.

江一他們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隨機應變,至于聯系這混亂絕地,青天府和千影門的人,江一便另加琢磨了.

夜,很快就到來了.

江一他們也准備好了,這也是他們帶著死之力呆在仙界中的最後一個夜!

他們准備在這一天直接沖到最後的決戰的地方,然後,如果能渾水摸魚的出去,就渾水摸魚的出去,如果不能,就爆發出他們的聲勢,讓周圍隱藏的勢力過來想幫.

……

終于,江一他們到了,雖然天已經快亮了,可是,這城池之中,依舊是燈火繚繞,那通明的天空,證明著仙界之人對于江一他們的重視!

巡查的人左右徘徊在城池之下,城牆之上,更是站滿了修仙者,誰都知道,沒有攔截住江一他們,那麼就只有一個辦法了,就在這里等,江一他們,終究會從這里路過.

而殊不知,就在他們巡查的路途之中,江一他們已經悄無聲息的蹲在了那幽深的草叢之中,此刻,江一扒拉著厚厚的花草,看著前方那城牆所在的方向,又看周圍除了修仙者,已經沒有任何人的駐紮,也是明白,恐怕仙界已經攔截了全部的來往通商,也就意味著,只要江一他們出面,那就只有戰斗一途可以解決,絕對沒有渾水摸魚這樣的說法!

江一淡淡的一笑.

"准備一下,出去吧,在這里藏著,也不是辦法,與其被等待發現,還不如咱們直接出去,或許能夠爭取相對的更多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里,咱們能夠獲得相對的更大的支援才對."

"好!"

眾人輕輕應下,在江一的口令之下,除了江一自己,其余人都是在這草叢之中都帶上了混亂絕地的面具,為的,僅僅是隱藏花星兒的真實身份而已,而江一露面,不過是想讓周圍更多的目光看向自己,而忽視自己的伙伴們,讓花星兒身份的問題,變得更加安全……

江一一揮手,眾人齊齊從這草叢之中站了起來,而江一他們剛剛冒頭,那遠方守衛的修仙者便發現了江一等人的行蹤,一開始的時候,還並沒有看清……

"什麼人?!在哪里鬼鬼祟祟干什麼那?!"

江一並沒有回答這個人的話,而是直接帶著身後的伙伴們向那城池方向越走越近!

江一等人抿唇,看著那城池之上的眾人,江一突然清了清嗓子!

"老朋友們!江一到訪,不知可否歡迎?!"

江一的話,穿透力頗強,江一也想要讓自己這話傳到周圍隱藏的青天府和千影門之人的耳中,這個城池,在江一他們來的時候大致上已經觀察過地形了,並不很寬,所以,只要有大批的人支援江一他們的話,江一倒是完全相信他們能夠從這城牆之中穿梭過去!只要過去了,那邊恐怕就有混亂絕地的人接應才對,他們的處境,也就安全了……

而江一一聲輕吟之下,那城牆之上,也是走出了一個老者,這老者看著江一,淡淡一笑,與江一拱了拱手,方才說道……

"六領主……原本,這件事情仙界也決定讓這些年輕一輩的修仙者們好好曆練曆練,畢竟,如果出現什麼不可逆的戰爭的話,也好在之後的戰爭之中盡可能的活下來,可是,這死之力實在是太重要了,讓我們這些老家伙想不到的是,混亂絕地和鬼神大陸進來的人那麼少,竟然都能夠帶走死之力,而且一直走到了這里,這倒是我們仙界的那些後生晚輩們有些失職,所以,我這個老家伙,也就只好出山了,對不住了,六領主,如果你不把死之力留下的話,那……我也只好動手了……"

花星兒看了看這個老者,勾著腦袋與江一開口.

"不要小看這個老頭,證仙的方法,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一種是用仙靈力,一種是父母強大,血脈變異,出生之後直接就是仙人之境,還有一種,就是強行證仙,這種仙,雖然被稱作偽仙,可是,和去用仙人也有一戰的實力,這個老頭,隸屬于仙神宗,被稱作陽明老人,偽仙實力……"

江一輕輕頜首,不動聲色的與這看著也是拱了拱手.

"早聽陽明老人大名,今日相見,原本應該晚輩請前輩好好喝上幾杯的,不曾想,卻要兵戎相見……"

陽明老人哈哈一笑.

"沒想到,六領主,還認得老夫,只不過,這前輩之名,實在是承受不起,修仙者,達者為師,在老夫二十來歲的時候,似乎還懵懂無知,哪像六領主,已經足以威震一方!相比之下,實在慚愧,若說平輩論交,都有些老夫占便宜的嫌疑啊,哈哈哈哈……"

這樣的客套話,江一倒也不是第一次聽了,此刻,江一只是淡淡一笑,也不在這種事情上多計較,只是開口.

"哪怕是長輩,也應的下前輩之名,只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