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大戲
g,更新快,無彈窗,!

路霓裳一句話都沒說,她在等待江一,江一抿了抿唇,將自己被拉扯開的衣服輕輕合上,又是甩了甩腦袋,再看路霓裳的時候,腦海中依舊是之前路霓裳不著寸縷的模樣.

江一強壓邪火,與路霓裳開口.

"霓裳,你……今天,你……"

路霓裳緊緊的抿著自己的櫻唇,沉默良久,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起來,又是少頃,路霓裳終于開口了.

"江一,你……為什麼不要我……你,你不想麼?"

江一定定的看著路霓裳,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現在……"江一想要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卻是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選擇將這件事情重新埋藏在了自己的心中,頓了一下,江一接著之前的話,卻是轉變了原有的想法,"現在……又不算明媒正娶,又是逃難之中,所以……還不能……"

"就因為這個?!"

江一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對,就因為這個!"

"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麼……"

路霓裳那大大的眸子之中,有些迷茫,看的江一不由得有一種心疼的感覺出現在心間,江一摟了摟路霓裳的香肩,感受著那滑嫩的皮膚出現在自己的手感之上,苦笑著開口.

"在乎的……太多了,最起碼,在伯父沒有同意之前,我還是不能動你……"

"我爹,我可以去說的……"

江一真的都不知道怎麼往下去接了,路霓裳此刻直勾勾的看著江一,仿佛只要江一轉變了想法,那路霓裳隨時都可以把懷中的衣裳再扔掉似的.

江一苦笑,趕忙轉了話題.

"霓裳,你今天晚上,這……到底是干嘛,好端端的,跑到我這里,額……"

"肯定是有原因的."路霓裳輕皺了眉頭,"我怕你突然就不喜歡我了……"

"為什麼這麼說?"

江一倒是饒有興致起來,而路霓裳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幽怨似的.

"因為花星兒啊,如果……如果星兒她……"

江一頓時明白了.

"所以,你今天就想用這種事情鎖住我?"

路霓裳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江一也是無奈了,點了點路霓裳的瓊鼻.

"霓裳,你要知道,如果我喜歡你,我就會一直都喜歡你,而並不會在因為花星兒的出現之後而去喜歡花星兒,再說了,你還沒有信心比過花星兒?不管怎麼說,咱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知道我的為人?"

路霓裳嘟了嘟嘴巴.

"可是,畢竟花星兒長的比我漂亮,身材又比我好,又精通媚術,還救過你,萬一哪天……"

路霓裳說到一半,頓了下來,聽得江一也是一陣無語.

"她救過我,我會報恩,可也沒必要把我送給她吧,再說了,一切都是你自己胡思亂想的,你也不想想,如果花星兒不願意,難不成我還死皮賴臉的去纏著她?花星兒也算是眼高于頂的人了吧,這點兒,你比我更清楚才對,你還害怕她跟你搶一個有婦之夫?"

這話,倒是逗的路霓裳一陣嬌笑,不由得打了江一一下.

"呸,說的真難聽,還什麼有婦之夫……"

江一也是笑了笑,拍了拍路霓裳的腦袋.

"好了,把衣服穿好,趕緊休息休息吧,咱們能休息的時間不多了,過了這一段,估計就要猛沖了."

路霓裳猶豫了一下,又看了江一一眼,江一苦笑之間,彈了路霓裳的腦殼一下,路霓裳吃痛,有些氣呼呼的鼓了鼓嘴巴,卻見江一已經把身子轉到了另一側.

"快穿衣服,然後,趁著還能休息,好好休息休息吧……"

然後,江一便聽到了瑣碎的穿衣服的聲音,在路霓裳穿好之後,江一方才扭過頭去,看路霓裳此刻的模樣,越加嬌羞.

江一抿了抿唇,將路霓裳摟在懷中,路霓裳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在不多時之後,便發出了陣陣均勻的呼吸.

江一就這樣護著路霓裳一直等到了天明,而這一整個白天,江一他們依舊沒有准備行動,按照江一的話,後面的路程已經不多了,養精蓄銳,蓄勢待發……

在清晨時分,江一帶著路霓裳一同從這山洞之中走了出去,路霓裳反正也是不在意這種事情了,反正被這些人調笑的次數多了,路霓裳也對這些事,開始有些免疫了.

路霓裳拉著江一的衣袖,洗漱罷了,便走到了已經做好了飯的地方,此刻,所有人都圍在一起,江一剛剛動筷,這方宗卻是咳嗽了一下.

"咳咳……"

江一抬頭.

"干嘛,嗓子不舒服啊……"

方宗一臉壞笑,路霓裳倒是刹那間想到了到底是為什麼了,畢竟,她在進入江一那里的時候,正好被這方宗看到.

見方宗也不說話,江一自顧自的將那盤子之中的烤肉夾過來一塊兒,放進了路霓裳的碗中,就在江一准備再加一塊的時候,方宗又是咳嗽了兩聲,順便,還多加了一句話……

"咳咳,昨晚……這個也是夠激烈啊,干柴烈火,別人都特麼睡了,啥也不知道,特奶奶的老子守了一夜的夜啊,你們那什麼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江一筷子啪的放在了桌子之上.

"哎呦,這樣子,昨晚你還在偷聽?好啊,方宗,平時看你老實巴交的,沒想到你這麼不實在?!交友不慎啊……"

"呸!"方宗一臉不屑,"老子偷聽個屁!特奶奶的,嘶衣服那麼大的聲音,老子倒是不想聽!"

一句話,說的路霓裳面孔通紅,這周為的伙伴們頓時看江一和路霓裳的目光變得有些曖昧了……皆是一臉壞笑的模樣.

"嘖嘖嘖,這樣說來,昨天晚上,我們都錯過了一場大戲?"

也好在江一他們都是頗為熟絡,這樣說鬧起來,也並不會傷損和氣,若不然的話,若是關系稍微普通一點點,或許因為這樣的話,這些人就會翻臉……

江一摸了摸路霓裳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