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夜半霓裳送初身
g,更新快,無彈窗,!

溶洞的洞口很大,隨便看一眼就能看到這個地方,而溶洞內部也不深,甚至只要站在洞口,就能看清楚洞中的一切.

偏偏江一他們在這里等到天黑,感受到了數股力量從他們的頭頂上空穿梭而過,卻是依舊沒有發現江一等任何一人的身影.

倒也應了那句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江一等人見天色漸漸昏暗下來,方才離開了這個地方,天色將亮的時候,又找了個落腳點休息和隱藏,如此之下,一直過了七八天,江一他們依舊是沒有把他們真正的行蹤暴露出來,弄得那仙界之人更是在各種計算之後依舊找不到江一等人的所在,便也開始變得迷茫.

左思右想之下,江一他們有可能到達的地方全部被封鎖,奈何他們封鎖的還是遠了太多,江一他們每天晚上步行前進,又怎麼可能和他們預計的距離相比較那.

難得這天,江一他們晚上沒有行動,這天晚上,江一等人吃飽喝足之後,各自在哪懸崖峭壁之上的山洞之中休息,原本,江一他們各自藏身在各自的山洞之中,一來,如果被發現了,他們還有反擊的機會,二來,畢竟也是男女有別,江一等人總不能和路霓裳等人擠在一起.

子時,守夜之人是方宗……

原本,方宗還在打著瞌睡,突然聽到了腳步之聲,雖然輕微,卻是刹那間讓得方宗得以清醒.

方宗沖著聲音的來源去看,正見一人躡手躡腳,方宗定眼一看,卻見路霓裳正小心翼翼的往江一所在的那個山洞跑,路霓裳也是感覺到了方宗的注視,趕忙伸手比劃了一下,示意方宗不要出聲,方宗一副了解的樣子,卻又沒來由的露出了一抹壞笑……

路霓裳也是看清楚了這方宗的面孔,一時有些無奈,卻還是轉身沖進了江一所在的山洞之中.

江一猛然驚醒!

"誰?!"

只見江一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正看路霓裳一根手指搭在自己的嘴唇之上,示意江一不要大聲言語,一看是路霓裳,江一原本緊張的情緒稍稍舒緩了些許.

"怎麼了,霓裳,大半夜的,來找我干嘛?"

路霓裳看著江一,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似乎對于一些事情,有些難以啟齒,江一眉頭輕佻.

"先坐下吧,有什麼事,說就是了,你還怕我啊?"

江一一邊說著,一邊讓開了半邊位置,這路霓裳坐下之後,頓了片刻,一言不發,等路霓裳再動的時候,卻是伸手解開了自己外衣的繩扣.

江一也是猝不及防,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路霓裳的外衣,已經順著路霓裳的身體滑落,那香肩,已經暴露在了江一的視線之中,然後這衣服,更是絲絲劃落,江一刹那間覺得自己的喉嚨有些發干,趕忙低下頭,便又感覺自己的小腹,有些燥熱,說起來,江一也是未經人事,雖然與路霓裳親親抱抱已經是常有的事兒了,可畢竟見到這樣路霓裳,還是第一次吧……

江一有些收了收小腹,不想讓自己那長袍凸起的地方被路霓裳發現,而路霓裳依舊處在獨自嬌羞的狀態之中,江一輕輕抬頭去看,那路霓裳的身上已經一絲不掛,誰曾想這路霓裳的外衣之中,什麼都沒穿啊.

洞口之處,皎潔月光照了進來,讓路霓裳原本就吹彈可破的皮膚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顯得更加白皙,此刻的路霓裳,依舊是背對著江一,仿佛想要扭過來,卻始終缺少一種勇氣.

"霓裳,你……你這……"

江一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他不敢抬頭,生怕忍受不了路霓裳的誘惑,他也不知道路霓裳到底要干什麼,可這一出,卻是弄得江一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江一正要再說什麼的時候,路霓裳好像是豁出去了似的,猛地轉身,拉住了江一的衣服,那纖長的手指,在此刻顯得有些笨拙,倉皇之下,路霓裳想要解開江一衣服上的扣子,卻是嘗試了幾下之後,直接變成了撕扯……

江一嚇壞了,只聽自己的衣服"磁剌"一聲,被路霓裳撕開,在這寂靜的夜晚,在這本就回聲很大的山洞之中,這聲音,傳出了好遠……

外面方宗都是聽得清清楚楚,讓方宗也是驚的瞪大了雙眸,腦海之中已經不由自主的開始勾勒山洞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此刻,在山洞里,江一也顧不上什麼避諱去看路霓裳了,想要伸手拉住自己的衣服,卻是不經意間,一把抓到了路霓裳胸前的軟肉,路霓裳一聲嚶?嚀從口中傳出,偏偏這一聲,更是勾動了江一的欲火,江一也顧不上什麼所謂的矜持了,翻身將路霓裳壓在了自己的身下,半坐在路霓裳身上的時候,才真正看到了此刻路霓裳的神態.

雖然路霓裳並沒有拒絕江一,可那散亂長發的襯托之下,江一也是看到了路霓裳面孔之上的糾結.

面前,路霓裳不聲不響的躺在那里,輕輕咬著下唇,並沒有反抗江一,仿佛已經准備任由江一如何處理,可江一看到路霓裳表情的時候,那腦海之中,卻是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聽到過的言語,神眾鬼眾,不得通婚……

江一不知道如果自己一時間沖動下去會是什麼後果,也不知道路霓裳今天來這里找自己究竟是為什麼,可是,在這道思緒出現在江一的腦海之中以後,江一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江一伸手將掉落在地面之上路霓裳的衣服攝到了手中,搭在路霓裳的身上,大口的喘息著,然後從路霓裳身上起開,坐到了一旁……

江一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那疼痛的感覺一時間讓江一更加清醒,江一晃了晃腦袋,又一次看向了路霓裳……

路霓裳面目之上皆是迷茫,她不知道為什麼江一突然停了下來,也不知道江一現在有什麼感想,可路霓裳還是拉著自己的衣服,坐了起來,靜靜的向這江一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