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袁天戰江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動我身旁的人,就是不行!這家伙,爪子不老實,所以,先給廢了,可這不是我江一的作風,我江一,向來喜歡……趕盡殺絕……"

江一說到最後,面目之上,越加森然,讓這壯漢聽得都是有些直出冷汗,他知道,自己這弟弟怕是又色膽包天了,而且,還動手了,若是平常人,有自己在這里坐鎮,倒也沒什麼人敢說什麼,可這得罪到了江一他們,自己就算想要包庇,首先也要打的過江一他們啊……

江一他們什麼實力?據傳可都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那,而且平均年齡才二十來歲,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啊,二十來歲的煉虛合道大境界修仙者,基本上已經象征著,只要有仙靈力,絕對可以證仙!

連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都不願意輕易和江一他們結仇,哪怕是攔截江一他們,也是有死命令,只拿死之力,不但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能擊殺江一,這命令代表什麼意思?事實上,就是代表著,不能擊殺江一的意思啊……

要不然,殺了江一,這混亂絕地的人來尋仇的時候,仙界必然會毫不猶豫的把殺掉江一的人交出去,哪怕殺掉江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拿到死之力交給仙界的人,可是,這功過,卻不可能相抵!

"六領主非要殺他?!"

"非要!"

"那……請六領主動手把,今天,只要我們還活著,就不能讓六領主過去,六領主說的沒錯,如果我們攔截你們,有可能讓我們死傷無數,可是,如果我們不攔截你們,那仙界統禦勢力那邊,怕是會直接怪罪與我,我倒是不怕死,只不過,怕是會連累不少人,我們都是修仙者,我們希望戰死在沙場,而並不是因為放了你們而被仙界高層審問和審判……"

江一抿唇.

"那……我不客氣了……"

說罷,這之前欲要對花星兒動手動腳的人,已經沒了氣息,這人至死,眼眸都沒有閉上,這人的大哥,也就是那個魁梧壯漢,揚了揚頭,沒有讓自己眼眶之中的淚水落下來,不過,他的言語之中,還是有些哽咽,開口與後方的人吩咐道.

"來人!把三爺帶回去,埋了……"

江一順手將這手中的尸身甩了出去,然後看著這個魁梧的壯漢,江一並沒有對他有什麼評價,只是在沉默之中,尋求從這里突破的點!

那魁梧壯漢突然沖著江一拱了拱手!

"袁天!往不吝賜教!"

江一一愣,看向這個魁梧壯漢,此刻,魁梧壯漢突然自報家門,讓江一有些發愣,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那袁天卻是又道.

"生死戰,我死,你們自然可以離開,因為我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你們,如果我沒死,而六領主您死了……不,您重傷的話,請六領主交出死之力……"

江一眨了眨雙眸.

"生死戰?好啊……"

江一根本就沒有詢問這袁天到底是什麼實力,卻也知道,絕對不可能是仙級,要不然,剛才的局面絕對不會是已發生的那般……

江一抿了抿唇,星芒劍"鏘"的一聲出鞘,環繞在了江一的周圍,江一道.

"來吧,一局定輸贏,希望,不要食言……"

"只要我死了,剩下的人,在六領主眼中,怕是說之為螻蟻也不為過,所以,不會再對六領主產生任何的威脅……"

江一點了點頭,與身後的伙伴們道了一聲稍等,然後便腳尖輕點虛空,地面之上,此刻已經被人群圍滿,根本就沒有戰斗的地方,而當江一他們踏步虛空之後,卻是刹那間讓城中大部分人都把目光轉向了這個方向.

說起來,這個城池雖然靠近仙界疆土,卻又並沒有緊臨仙界邊疆,所以,這個城池之中,更多的只算是一個屯糧的地方,真正的有實力的人,要麼都在內陸,要麼,都在這靠近邊疆的土地之中,所以,這個地方對于江一他們來說,並不是十分的危險,雖說附近雖是有可能有高手路過,可是,這個城池目前來說最重要的作用還是排插江一他們是不是過來了,雖然這江一他們沖破了黑海的信息已經傳到了仙界八大統禦勢的耳中了,可是,他們現在根本就來不及布防!

所以,只要江一他們在這里停留的時間不常,就算仙界的人過來了,也只是能湊上江一他們離開的尾巴罷了,再想找到江一他們,就只能在最後的邊疆之地.

真的到了那里的時候,對于仙界來說,可就真的有點兒打臉了,畢竟,江一他們才幾個人而已,雖然仙鬼二界都沒有出動仙級的修仙者,可是,從仙界腹地帶著死之力跑回混亂絕地,江一的戰績,倒也是可以名留青史了……

此刻,江一並沒有管周圍到底是什麼個狀況,只是雙手抱劍與那袁天拱了拱手.

"請吧!"

"請!"

既然是生死戰,少不了雙方施禮,算是對自己的對手最後的尊重!

這一切作罷,雙方便已經出現了第一次碰撞!

地面之上的眾人們,都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兩方的戰斗,對于很多人來說,這煉虛合道大境界級別的戰斗,已經是頗為罕見得了,多多觀摩,說不定從中領悟到了什麼,就能讓自己的境界出現質得飛升!

路霓裳,夜淚等人好像完全就不當回事兒似的,仿佛江一的動手,在他們眼中已經等于是必勝……

幾人此刻閑來無事,也是開始蹂躪這靈遠,要不是他,他們或許現在也沒必要完全暴露出來,頓時,靈遠苦不堪言,卻就是吊著一口氣死不了,快死了的時候,方宗就給他喂一粒丹藥,慘叫聲不絕于耳,偏偏又並不是來自于戰斗中的袁天和江一,這到讓周圍的人對這靈遠感到頗為可憐,卻又並沒有一人敢上前去結這個圍.

江一和袁天的戰斗,也終究是越發激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