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三爺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句一句的話,卻是讓江一不由得怒火中燒了,他們不想惹事,卻又並不代表他們怕事,在這人越加囂張之後,所有人都是忍不住了,可是,他們都沒有動,所有人都知道,江一會妥善的處理好這一切!

而江一還沒來得及開口的時候,這個被稱作三爺的人,竟然開始直接動手了,這讓江一頓時怒了,那手掌,已經快要點到花星兒的胸前的時候,江一一把抓住了這人的手掌.

"你……想死麼?!"

江一手中運起靈力,頓時,便有"咔啪"一聲,所有人都是知道,這個被稱作三爺的人,這只手,怕是要永遠的廢了!

江一冷笑之時,周圍的守城之人已經紛紛抽出了兵器指向了江一等人.

"松手!"

"快松手,再不松手,我們就要動手了!"

……

可江一,又怎麼可能去聽從這些人的言語?江一冷冷的看向周圍,有一柄長劍,正要刺向自己的脖頸之間,江一另一只手松開了靈遠,手指一夾長劍,這長劍應聲折斷!

偏偏就是江一松開了靈遠的一刹那,原本靈遠那被封鎖住的喉嚨突然得到了釋放,這靈遠大呼出聲!

"這人是江一!快殺了他們!這人是江一!!"

江一大呼失策,卻已經來之不及,可是,既然已經暴露了,江一也就不再掩飾了,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面孔,自己原來的容貌,便展現在了周圍之人的眼中,江一將那折斷的半根劍反手刺在了靈遠的身上!

"閉嘴,要不是看你還有點兒用,早就宰了你了!"

方宗也是一時惱怒,十指之上,火苗竄動,手指輕輕的點動之間,便已經將這火苗刺在了這靈遠的小腿之中,這靈遠頓時痛的滿地打滾,那燒灼的感覺,讓靈遠真的有種求死不能的絕望!

江一呵呵一笑,沖著那個被稱作三爺得人道.

"要我跪下磕頭?"

"不不……不,六領主,六領主您大人有大量……"

"不,我這人,小氣得很,之前你不是挺囂張麼,現在,你再囂張一個給我看看?"

江一的目光越加冷戾,嚇得這人頓時雙腿發軟,而周圍,圍過來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江一他們卻是凌然不懼!

江一他們所在的位置,已經被這些守城的人圍在了正中央,江一抬頭看著這些人潮,與這被稱作三爺的人道.

"你在這個城中,說話算數不?"

"算……算……"

"恩……很好."江一點了點頭,又沉下了臉,"讓這些人都滾蛋,我們要出城……"

這被稱作三爺的人頓時大喝!

"聽到沒有,快滾蛋,快滾蛋啊!!"

旁邊的守城之人猶豫了,之前對這被稱作三爺的人還很是掐媚的那個人,當即就出現了倒戈.

"不行啊,三爺,這……這,江一他們,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啊,這可是上邊兒下的死命令啊,三爺……"

"去他媽的死命令,我都快死了,要什麼死命令,快滾蛋!"

周圍的人,出現了些許的松動,可就在江一他們准備抓著這個被稱作三爺的人一同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遠處,卻是突然傳來了馬蹄之聲!

"都不准退!留住江一他們!"

這些守城之人,又全部停了下來,紛紛轉頭看向江一等人的時候,面目之上的猶豫,又全部變成了堅定,江一自知不妙,卻見一身材魁梧的壯漢,背著一把闊劍,從人群之中,走了進來,這被稱作三爺的人頓時大呼.

"大哥,大哥救我啊,大哥……"

江一頓時轉頭,大致上已經明白了這個人的身份,不過江一什麼話都沒說,他在等,等這個應該是城主的人先說點兒什麼……

這人與江一等人拱了拱手.

"六領主!"

"嗯……"江一淡淡點頭,只是輕輕應下了一聲,僅此一聲,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言語!

"六領主,我這弟弟不懂事,不知,可否把他放了,我們再談其余的條件?怎麼樣?"

"我們只想離開."

"只要六領主把死之力拿出來,莫說想要離開這里,就算六領主隨時出入仙界,也沒有人會攔截六領主!"

江一搖了搖頭.

"你知道的,不可能,仙鬼二界大戰一觸即發,我們混亂絕地拿死之力,終究也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你們仙界知道爭奪,鬼神大陸的人也知道爭奪,為何我們混亂絕地的人,就不能爭奪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這人搖了搖頭,"只是……"

話未說完,江一便將話語搶了回去.

"只是什麼?只是這死之力出世在仙界之中,就必須要歸仙界所有?那如果有一天,眸子中神秘力量出世在我們混亂絕地了,是不是就意味著,你們仙鬼二界都不能爭奪?!"

江一這倒可謂是咄咄逼人了,可這與江一對話之人偏偏好像還有點兒嘴笨,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了.

江一呵呵一笑.

"讓我們離開,要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這弟弟……你知道的,我們雖然只有十個人,可是,如果我們想走,沒有超一流的高手攔截,你們都攔不住我們,信息,你應該都知道了,靈冰谷追殺我們的人都死了,你……不想你這里成為死城吧……"

這人似乎有點兒猶豫.

"六領主的意思,我們放你們離開,你們放了我這弟弟?"

江一搖了搖頭.

"不,我可沒有這個意思……"

"那六領主的意思是……"

"如果你讓我們離開,我讓你這弟弟多活一會兒,等我們出城之後,再殺了他,然後給他留一條全尸,好讓你們拿回去埋了……"

"六領主,你……我這弟弟,不知何處得罪了你,你非要殺他?!"

江一一笑,潔白的牙齒,顯得有些森然.

"我這人吧,有一個原則,動我可以,我可以忍,忍不了了,我動手,打不過是我自己的問題,是我弱,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