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海底的光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江一……"路霓裳有些慌亂,趕忙從高空之上落了下來."你沒事兒吧……"

江一搖頭.

"沒事兒……我都說了,我什麼時候打過沒把握的仗?"

可路霓裳只是習慣性的左右看了江一一眼,便已經發現了江一的右腿鮮血淋漓不說,還看上去已經有些無力的耷拉在下面.

"你……你的腿……"

"這要問他嘍."

江一抬手將這靈遠拉了上來,此刻的靈遠,就如同待宰的羔羊,動也不敢動,就這樣被江一提在手中,可以說隨時都是性命堪憂的狀態.

果不其然,路霓裳是毫不猶豫的上去就是一腳,根本就不管不顧到底是什麼原因,也根本就不打算給這靈遠辯解的機會……

江一慌忙攔住.

"唉唉唉,別打死了……留著他還有點兒用……"

"要他干嘛?反正靈冰谷的人都死了,如果有人知道消息的話,也就會說是我們殺了他們,既然如此,還要他做什麼!"

江一輕輕抿唇.

"話是這麼說,可是,你別忘了,如果靈冰谷來找麻煩怎麼辦,雖然這家伙隨時都有可能倒戈,不過,只要我們做的准備充分點兒,有這個家伙在,靈冰谷,也沒辦法找咱們的麻煩,先把他帶回混亂絕地就好……"

江一這樣說著,卻又並沒有把話語說明白,此刻的花星兒多多少少有點兒不知所措.

"我……我,江一,我……對不起,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話,你們沒必要把靈冰谷的人全部殺掉,也不會得罪靈冰谷……"

江一苦笑.

"這說的那里話,如果沒有你的話,或許我已經死了,至于靈冰谷,為了死之力,我們和他們全面開戰拼一個你死我活這本來就是預想之中的事情,現在做的,不過是把這件事情提前罷了,之前,我不引爆死之力是因為,如果我引爆了死之力,那麼後續如果在有什麼危險的話,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們只能束手就擒,可是,現在局面危急,不論是為了保護你的身份,還是為了繼續沖出仙界,這死之力,都必須要引爆,引爆之後的死之力,帶在身上相對會更加安全,畢竟,已經沒有了死氣的彌漫,可是,它……已經不能再護佑我們的周全,所以,有可能從我們出了黑海開始,就要分開行動了,三五人一組,最多不超過十人,再多的話,在我們離開仙界之前必然會有排插和攔截出現,所以,咱們分散了走,只要出了黑海,距離混亂絕地就不遠了,咱們各自尋找路徑,無論哪一方先到混亂絕地,立刻給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通報,讓他們過來支援……"

這一切,這靈遠聽得清清楚楚,奈何,又能怎樣那?他對這件事情已經沒有了話語權,如果他想要從中搗亂的話,那麼,恐怕江一他們絕對不會讓他善終……

這眾人皆是點頭應下江一的言語,而黃軒又從儲物戒指之中弄出來了一搜船只,放在了海面之上,讓的江一他們紛紛上船,江一隨手把靈遠丟到了一邊,自然有人過來監管,江一便坐了下來,撕開了自己的褲腿,在自己受傷的地方敷藥.

死之力的氣息在海上一直存留了許久,江一等人也是在船上呆了許久,一直都游戈在死之力蔓延而出的邊沿地帶,好在周圍一直都沒有人來,江一他們現在也是頗為安全,這死之力雖然沉到了海底,可相對意義之下,江一是一點兒都不擔心,畢竟,這海面之下,跑的了的,都已經跑了,跑不了的,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可擔心的那?

江一的傷,說難也不難,畢竟,江一他們也是吃了那麼多的六七品丹藥,這經脈,骨骼早就不知道重塑多少遍了,所以,江一根本就不擔心所謂的留下後遺症的問題.

一直等了一天多的時間,江一的傷勢痊愈,這花星兒的傷勢一樣痊愈了,眾人方才再一次的看向那黑海的海面,此刻的海面,已經重歸平靜,江一等人在探知之下,也已經感覺不到了死之力的存在!

江一長長的舒了口氣.

"差不多了,可以下去找死之力了,大家分散找,不過找到之後不要碰,那死之力雖然爆發了一次,可畢竟還是有余威的,加上它吸納那修仙者的靈力,所以,如果找到之後,立刻放開自己的全部力量,我會立刻向哪個方向尋找,三個時辰為限,三個時辰之後,不管有沒有找到,全部回到船上!"

周圍之人應下,不過,也並不是全部都要下去尋找的,除了江一他們幾個之外,也就是一些實力相對差一些的入海,此刻,在一大片區域之中,相對很是安全,這些人不會有什麼危險,強一點兒留在了船上,防止隨時有可能出現的驚變……

江一等人一個一個的宛若游魚一般的跳入了海中,在海面之上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浪花,眾人紛紛努力下沉,開始在一大片海域之中搜尋……

江一下沉的很深,他也只是大概知道一個方位罷了,畢竟,海下還有暗潮,誰知道會不會有暗潮把這死之力卷走了?

故而,江一也不著急,反正著急也沒用,便在一個勁兒的下沉之中,努力的往深處游去.

江一是就准備看准這一個點兒,然後再這一個點兒上下功夫,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江一已經看不清周圍的東西的時候,周圍已經被漆黑一片布滿的時候,那深處,好像突然出現了一絲點點的亮光,江一一喜,雖然死之力的光輝是黑色,而並不是他現在看到的亮藍色,可是,在這一片被死之力肆虐之後還能存留下來的東西,又有這樣的寶光氤氳,想來,必然也是一珍寶級別的東西才對吧……

江一抿唇,加了把勁兒把自己的身體向下沉的越來越深,終于,那亮著寶光的東西,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