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反轉
g,更新快,無彈窗,!

畢竟這是在數萬米之下的深海,這黃軒也好,阿太和這些混亂絕地的人也罷,雖然都不是庸手,可畢竟他們平常的作戰環境也是在地面之上和高空之中,就算是在水里,又何曾在這數萬米之下的深海過啊……

只是這一條,便已經造就了他們很多的攻擊都是無用功,而只要給抹香鯨抓住機會,那必然是他們傷損慘重的時間.

這些人此刻但是想要還擊,可是,再水下,就算他們的攻擊再強大,等透過這些水層打在這抹香鯨的身上的時候,就已經不知道被卸了多少層的力量了,更何況這抹香鯨的本身,還可以抵禦掉一大部分的力量,所以,這些人的攻擊,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無用功,卻又無可奈何的必須去打……

好在這抹香鯨好像是在玩弄這黃軒等人一般,雖然動手了,卻並沒有下死手,仿佛頗為喜歡看這些人在水中掙紮,在水中的無可奈何一般……

千余人的隊伍,被這抹香鯨的尾巴掃了幾下,便掃的四散分離,那一個一個的人影,在水中無力的掙紮……

這抹香鯨好像玩兒的頗為開心一般,就在這時,抹香鯨突然頓了一下,黃軒的攻擊趁勢劈砍在這抹香鯨的眼睛之上,雖然不知道這抹香鯨頓了一下到底是為什麼,可是,這狠狠地劈砍,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在了抹香鯨的眼眸之中……

抹香鯨努力的想要躲開,終究是沒有擺脫這一劍的劈砍,這深海之中,刹那間,出現了些許血腥之氣……

眾人一看這情形,想要乘勝追擊,可還不等他們有追擊的時間的時候,這抹香鯨突然怒了!眾人嚇了一大跳,倉皇後退,那黃軒退之不及,被這抹香鯨一口咬住,卻又並沒有把他吞入腹中,繞是在水下,眾人也是清楚的聽到了這黃軒骨頭斷裂的聲音,黃軒一聲淒厲的痛呼之聲在水中傳蕩,這一次,猝不及防之下的黃軒並沒有運氣靈力護住自己的嘴巴,一口猩咸的海水嗆入黃軒的口中,讓黃軒痛苦的都有些快要窒息的感覺出現……

可下一刻,這抹香鯨仿佛有些痛苦,左右晃動自己的身子,一張血盆大口張開,同樣的發出了一聲痛呼!周圍之人趕忙把黃軒給拉了出來,而這抹香鯨的口中,已經流出了縷縷殷紅……

眾人有些納悶,這抹香鯨卻是瘋狂的把周圍的海水吸進自己的嘴巴里仿佛想要在自己的嘴巴里無限的灌注似的,這眾人突然想到了江一……

而順著這抹香鯨的血盆大口,抹香鯨的肚子里傳來了兩個人交談的話語……

"我湊,這畜牲想要淹死我們……"

"額……弄進來再多的水有啥用啊,那啥,江一,你趕緊的啊,你快點兒鑿,不行的話讓我來啊……"

"別催別催,你沒看江一在這分割得嘛,嘖嘖嘖,這胃部的肉質啊,最為勁道,我還沒吃過那,那啥,江一啊,我靠這一塊兒不錯,給我留著啊……"

"方宗,你個豬……"

……

眾人在外面聽得一陣無語,他們在這里拼死拼活的打.為了把江一他們給救出來,江一他們……在里面分肉?這……這就有點兒過分了吧……

可是,總歸是知道江一他們並沒有死了……

這黃軒有些痛苦的呻吟了幾聲.

"特奶奶的,這幾個小兔崽子……"

"你說誰是小兔崽子?!"阿太瞪大了雙眼!"不准對六領主不敬!"

"行行行,六領主,六領主……"

黃軒也是一陣無語……

在這抹香鯨的肚子里,江一用手中的星芒劍又是削下來一大塊兒……

"艾瑪,真結實,那啥,南宮,你砍兩刀,我都累的冒汗了,我……我手里的可是仙兵唉,仙兵都割不開這抹香鯨的肉質,這也太誇張了吧……"

"你這一說,你說咱們是不是能把這抹香鯨皮拔了,打造一批軟甲?"

"唉?別說,這個靠譜,仙兵都這麼難割開,靈兵基本上也就傷傷皮,至于普通的兵器,額……恐怕砍到兵器斷了,都難把這玩意兒弄開吧……"

"哎呀,錯就錯在這家伙竟然想要吃了咱們,特奶奶的,如果是跟咱們正面抗衡吧,那咱們也就只有等死的份兒了,偏偏這家伙不自量力,現在好嘍,從里面往外面打,弄不起他我管他叫爸爸!"

"噗……"江一看著夜淚."這可是你說的啊,哥幾個,別殺了,讓夜淚為這個愣頭鯨叫爸爸,哈哈哈……回頭再告訴院長,也不知道院長會是啥表情,哈哈哈哈……"

"我……"夜淚瞪大了雙眼."你們……我也有仙兵好吧,了不起我自己來!"

……

眾人的話,這抹香鯨聽得清清楚楚,江一等人仿佛根本就沒把這抹香鯨當一回事兒似的,聽得這抹香鯨愣是感覺有些怕了……

"別殺我……我放了你們……"

"放我們?你不是想要死之力嘛,放了我們,死之力你怎麼拿啊,是不是……"

"不要了,不要了……"

"現在說不要了就不要了?我們憑啥聽你的,再說了,想要殺我們的是你,想要放我們的也是你,萬一我們出去了,你再為難我們,我們也擋不住你啊……"

"我可以對這鬼神發誓,一定不為難你們!"

"呸!"江一又狠狠地戳了這抹香鯨一劍."聽你的話,年都過差了,你自己都說了,都跟鬼神簽訂契約了,還說什麼獸神啊,恐怕獸神這個信仰,對你來說,早就跟放屁差不多了吧,那啥,南宮,來一家伙……艾瑪,這大家伙肚子里真臭,傷也養好了,該出去跟外面的朋友們見個面啦……"

"好嘞!"

南宮無常揚起了手中的巨斧,而抹香鯨,突然慌了,求饒的話可謂是不絕于耳,奈何江一根本就不打算去聽,在這抹香鯨一陣求饒之中,只聽南宮無常開口曆喝之後,攻擊終究是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