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干他丫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正在此刻,這抹香鯨仿佛是感覺到了周圍有人來了似的,突然張開了他那碩大的眼睛!

這眼眸,帶著些許凌然,還不等這黃軒等人開口,這抹香鯨便先開口了……

"人類……干什麼?"

黃軒原本還在琢磨著到底怎麼說相對更加妥當一些,奈何,根本就不等這黃軒有出聲的時間,那阿太已經先出聲了……

說起來,這阿太不愧是一個急躁的暴脾氣,開口之時,尚帶些許張狂之意.

"大魚,你說我們干什麼!"

"呵……有點意思……哦,我看到了之前的老熟人,我想起來了,剛才確實吃了幾個人,可那又怎麼樣那,你們又能拿我怎樣,在水中,是我的主場,三百里之內,唯我獨尊,這里的一切,都要聽我的調度,你們……想奈我何?又能怎樣奈我何?看來以後還是要斬盡殺絕,放跑了幾個人,現在就有找來了這麼多的幫手,呵呵……雖然夠我沒美餐一頓,可是……終究還是要費點事兒動下手啊……"

"呸!"阿太頗為不屑,"特娘的誰吃誰還不好說那!"

"哈哈哈哈……"這抹香鯨轉而幻化為人,可仿佛這抹香鯨本體也依舊存在似的,再或者說,這抹香鯨,幾乎是在無時無刻的從人類到抹香鯨本體不斷的轉換之間,讓人有了一種視覺上的錯覺……

這抹香鯨的人身之態,看起來有些陰霾,那滿身的藍衣,散發著一層層的淡淡的幽光,看上去有些邪意的面孔,搭配了一頭蒼灰的頭發,讓這抹香鯨看上去仿佛都有些幽暗一般,似乎就是活脫脫的從地府之中歸來……

黃軒雙眼半眯.

"把我們的人交出來吧……我們也不想打擾你的清淨,人交出來,我們立刻就走……"

"交出來?怕是不可能了,畢竟,這吃都吃了,你讓我怎麼交,要不然你等上幾個時辰,等我晚上出恭的時候,把我拉出來的東西給你們?"

黃軒的面目頓時有些抽搐.

"他們不可能死,你……也不可能真正的消化掉他們,你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巔峰,他們也是,雖然你本體為靈獸,相對來說比人族要強大一些,可是,這卻並不代表你就能消化掉你的同級強者……"

"沒關系."這抹香鯨看起來毫不在意,"你以為我是保口腹之欲?不不不……要不是我感受到了死之力力量的到來,你覺得我會顯得沒事兒了跑那麼高把那個人吃掉?你以為我消化不掉這個人?不不不……只是時間問題罷了,他……終究要死,死之力,終究是我的……"

黃軒,阿太和一眾混亂絕地之人愣住了,面面向覦之間,多多少少的流露出些許的不可思議……

誰又能想得到這抹香鯨想要的是死之力啊,而能夠在那麼遠的距離之上感受到死之力的力量,這抹香鯨……

難道,只是這抹香鯨湊巧經過,然後感受到了死之力的力量,再之後,吞噬掉了江一他們,准備從江一他們那里將死之力弄到自己的手機?

黃軒等人的面目暴露了他們的心理,這抹香鯨仿佛是頗為得意似的.

"哈哈哈哈,你們很好奇我為什麼能夠感受到死之力?抹香鯨……你們以為我是活著的抹香鯨?!"

眾人一愣,完全不解其意,這句話算是什麼意思,此刻,這抹香鯨就站在他們的面前,難不成,這還是一個死的抹香鯨?額……這聽起來,倒還真的是有點意思……

抹香鯨依舊自顧自的說著.

"鯨落之後,我怎麼可能甘于滋養死海,所以,我就和鬼神簽訂了一個契約,讓我活了下來,卻也只是個傀儡,我……必須拿到死之力,淨化我的力量,然後重新達到真正的生存的狀態,所以,你們……要麼滾,就當從來都沒有來過這里,就當根本就不知道這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要麼,就死……"

抹香鯨的言語之中,好像是吃定了這黃軒等千余人一般吧,又好像有些猶豫,好想並不是完全敢確定到底是不是吃定了他們,這讓黃軒等人也是頗為糾結,那阿太帶上了自己的指環.

"呵……嚇唬我們?死了就死了,死了就應該好好的去六道輪迴,既然死了,還要再活過來,那……我們就再一次送你去死……你以為你很了不起?你是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我們千余人,都是!就算你本體強橫,我們千余人一起攻擊,我看你能擋住幾下!"

那抹香鯨突然哈哈大笑,原本那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的實力突然一點一點的開始拔高,在眾人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之中,這抹香鯨的勢力硬生生的攀爬到了仙人之境……

眾人愣了,仙級的靈獸,這原本就已經是一個質的飛躍的狀態之下,又有靈獸之軀,這已經是又一個質的飛躍了啊……

黃軒等人不由得吞了口唾沫,卻還是各自鼓著勇氣.

"動手!就算是仙級靈獸,我們也不是不能殺……"

"動手!干他丫的!"

"對!干他丫的!!"

……

對于這抹香鯨四周的一切,江一他們在抹香鯨的胃腔之中聽得清清楚楚,只不過,江一他們依舊沒有動手,因為,江一正處在一個療傷的緊要關頭,周圍的胃液已經讓路霓裳等人不得不支撐起了一個靈力圈子,輪番幫助江一把江一的周圍守護,而江一,此刻也是感受到了外面的眾人過來救他們,不由得加快了手中的動作,不斷的翻轉著手中的印結,開始最後一步恢複自己手臂的傷痕……

外面動手了……

抹香鯨的本體,只是一尾,便將數十人扇出千米開外,這些人想要回去,奈何這水中的壓力造就了他們想要回來都要廢上些許的功夫和時間,而只是這段時間,就已經足以讓這抹香鯨對他們過來的人展開一次大幅度的攻擊了……

刹那間,損傷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