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出發
g,更新快,無彈窗,!

果然,他們基本上不會有任何的增援,而事實上,那仙鬼二界的人,都是被堵在混亂絕地罷了,只因混亂絕地實在不願意太過于摻和,這鬼神大陸的人也只能在混亂絕地後方准備接應,那仙界的人,也只能在混亂絕地之外設定最後一條防線.

唯獨混亂絕地的人,卻依舊能夠行走于仙鬼二界之中,不接受任何人的束縛和堵截.

此刻,江一這邊輕輕歎息了一下.

"說說吧,黑海屆域,都有什麼勢力盤踞,大概有多少人,在什麼地方,什麼地方最安全,什麼地方最危險……"

一邊說著,江一就已經扔出了一張黑海屆域附近的詳細地形圖到了這俘虜的面前,這俘虜看著這地形圖,又抬頭看了江一一眼,突然打了個哆嗦,很是聽話的將那已經短點的手掌甩在了一個船港之上.

"這兒……這里人最多,大概有三千,都是煉神還虛大境界以上的,然後煉虛合道以上的,最起碼還有一千人……"一邊說著,這人又指了指另外一個地方,"這兒……這個地方沒什麼人堵截,可是,風險很大,這海中的靈獸不尋同于地面之上的,只要能夠達到煉虛合道大境界之上,基本上就是大陸修仙者共同懼怕的存在,因為,只要被它們拖到水里,必死無疑,所以,這里目前來說,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危險的……"

這人我猶豫了一下,又看了江一一眼.

"我把所有的都說出來,你放了我,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已經告訴過你不說的結果了,到底要不早說,要怎麼說,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你可以不說,但是,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們想要怎麼對待你,就是我們的事情了吧,你沒有和我們講條件的余地,只有選擇是入不了六道輪迴,還是選擇將你知道的說出來,除此之外,你別無選擇……"

這人恨恨的看了江一一眼,哪怕是懼怕江一,卻也依舊是心有不甘!這人沉默了良久,又是指了一個地方.

"你們或許可以去這里……好了,殺了我吧,別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江一眉頭一挑,也不知道這人說的讓自己等人去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意思,一上來就求死,讓江一頓時有些心中嘀咕.

"去這里干嘛?這里有什麼?"

"我也不知道……"

"那你讓我們去?!"

"我們的領頭人,封鎖了很多地方,基本上除了各處險地,唯有這里,並沒有被完全封鎖,所以,去不去,你們自己看著辦,我已經是將死之人,之前想了一下,又有什麼放不開?我這一生,被迫習武,雖然給家族帶來了無盡的受益,可是……這樣的日子我已經過夠了,與其每日生活在黑暗之中,倒不如一死了之……"

江一呵呵一笑,想了片刻,倒也真的沒什麼可問得問題了,而他們想知道的答案,在此刻,這人也差不多都說出來了,故而,江一與方宗使了個眼色,方宗會意,那火焰化作劍刃,刹那間將這人的心房洞穿,江一等人將這人就地掩埋,便轉身朝著之前這人所說的方向沖去,而原地,終究是只剩下了一縷淡淡的肉香……

半路之上,那夜淚出聲了.

"按不按照這個人說得走?"

"當然!"江一點了點頭,"這家伙說的應該不是謊話,咱們就按照他說的,先去那個沒有被封鎖的地方,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再說……"

"可如果是陷阱那?你想想看,在最後的時候,那個人的目光,盯著你的時候已經不善……"

江一抿唇.

"沒事,去看看再說,這家伙應該不會說謊."

江一又是重複了一遍這樣的言語,而之所以江一這樣說,歸根到底的來講,還是因為這江一相信這家伙的心理防線在自己和方宗的雙簧之下已經變得蕩然無存,既然心理防線蕩然無存,江一他們又有什麼不能相信這人的話的理由?

路霓裳也是輕輕頜首.

"沒關系的,咱們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對方並不知道我們的實力晉升,也並不知道我們到底是生是死,更不知道我們已經可以禦空而行,雖說之前有玲瓏和素衣,合適,想要讓他們帶著我們飛上天空的話,目標很大,說不得下面的人就能看得見,而如果我們以人身狀態飛行的話,借助云朵遮掩,只是我們九個人,對方不見得能夠將我們全部發現……所以,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利用的優勢,如果我們利用的好了,就算直接沖回混亂絕地,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一點頭.

"對,走吧,賭一把,賭到底能不能沖出去,就算不能,又怕什麼?只要咱們能夠沖破靈冰谷的攔截,那咱們就只剩下一個混亂絕地附近的仙界攔截了,如果我們到時候能夠聯系到混亂絕地,說不得,我們能夠得到混亂絕地的幫助的話,這仙界的人再厲害又能怎樣,我們照樣可以在掩護之下進入混亂絕地之中,只要我們進入了,仙界,就會停止對我們的追逐,這死之力,就算是穩在我們的手中了."

雖然這也只是設想,而且還是一個聽起來有些輕巧的設想,可是,江一他們幾乎是刹那間充滿了斗志,江一說的沒錯,只要這幸運女神站在他們這一邊,那麼,江一他們就絕對能夠從仙界逃亡到混亂絕地之中去……

江一等人相視之間,紛紛踏步虛空,路霓裳背後有些夢幻的雙翼輕輕展開,卻讓周圍的伙伴們紛紛側目之間,充滿了羨慕和驚奇.

江一淡淡一笑,伸手去摸那翅膀,卻是發現,這翅膀就是一團虛影,讓江一根本就不可能抓拿到自己的手中.

江一有些無奈,不過這翅膀配上路霓裳,倒也是給這路霓裳平添豔麗,在他們飛過的地方,皆是被這翅膀,留下一縷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