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你們是惡魔
g,更新快,無彈窗,!

"對對對!"江一雖然一陣無奈,奈何,對于方宗的話,還是頗為肯定的點了點頭,有的時候,就是需要一個配合,而現在的情況,就是方宗要讓江一給他打一個配合,江一又怎麼可能聽不明白,這般言語之下,那被抓住的死士一時間有些慌亂了起來.

只見江一開始裝模作樣的翻找了……

"孜然……倒是還有一點兒,就是這鹽巴,好像上一次吃燒烤的時候沒了,額……要不然弄點兒辣椒面將就一下算了……"

"辣椒面,有點不好吧……"

江一和方宗看起來好像是在一陣胡說八道,奈何,卻是真真正正的一點一點突破這個俘虜的心理防線,而這俘虜的面色越加蒼白,雖說江一廢了他一個膝蓋,可這人也依舊有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實力,之前的時候,這俘虜還有這想法,想要將江一他們就地捉拿,可隨著江一等人實力的暴露,這人的情況,也是變的有些尷尬……

江一抿了抿唇,一直都盯著這人的一舉一動,可這人依舊是一言不發,不過,那微微轉動的眸子,卻是暴露了這人此刻正不斷的在思索著些許什麼,也在不斷的想要琢磨怎麼脫身.

這些,江一都看在眼中,卻和這人一樣,同樣的是,一言不發……

這人突然有了些許小動作,江一看的清清楚楚,仿佛若無其事的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一旁,事實上,江一知道,這個家伙,也就是在尋找一個從這里突破的契機罷了……

江一的扭頭,讓這人瞬間覺得時機到了,猛地飛離地面,雖然膝蓋被粉碎,奈何,卻並不能影響到這個人在天空之中,劃破虛空……

而這人的的飛離,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一時間有些慌亂,趕忙想要去追,畢竟,他們在這里的信息,絕對不能暴露,一旦暴露了,迎來的,恐怕就是更多人的圍攻……

就在這些人都開始飛起追逐的時候,一直看起來好像是若無其事的江一也是猛地跳起了地面!刹那間,江一拽住了這人的小腿,猛地用力,便將這人從天空之上又一次摔落地面!

這人痛呼出聲,江一緊追不舍,那手中星芒劍輕輕點動,只是片刻之間,這人根本就來不及痛呼出聲的時候,江一便已經將這個人的手筋,腳筋盡數挑斷!

這人在地面之上已經站不起身子了,可這目光之中,依舊是充滿不甘,江一知道,只要給這個人機會,這個人依舊還可以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飛走,江一倒是有心想要廢了這個人的丹田,可是,事實也決定了,江一這樣的想法,幾乎不可能實現……

並不是江一找不到這個位置,只是,煉神還虛之分神境之後的修仙者,如果想要再破除他的丹田的話,基本上很難,因為丹田已經不算是丹田,基本上可以成作為一個能量的源泉了,就算江一把劍刺進了這個人的丹田之中,到了最後,結局也只是這個人多挨一劍,然後多受了點兒傷這麼簡單……

江一輕輕一笑,順手將星芒劍指在了這俘虜的面前,那方宗之前也是沒注意,嚇了一大跳之後,又看到江一把他拽下來了,一時間也是有些氣急敗壞起來,狠狠地踹了這人一腳,一邊有些罵罵咧咧的開口說道.

"奶奶的熊的,你想嚇死老子不成?!"

這話說的,然後江一都是一陣目瞪口呆,卻又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說這方宗了,江一一翻白眼,也不管方宗怎樣,依舊是用這長劍將那俘虜的下巴輕輕抬了起來.

"想跑,可並不容易……"

"煉虛合道……"

"是啊,大家都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你覺得,你一個人能跑的過我們九個?既然是死士,如果任務失敗了,就應該自己給自己一條死路才對,可是……為什麼,你不敢死?!我是該說你……慫?再不然,還是說你其余的什麼?"

這俘虜冷冷一哼,雖然是趴在地面之上,痛的面目發顫,奈何依舊是頗為平靜的出聲.

"要殺就殺,休要侮辱于我!"

"我都說了,我們想知道一些東西,只要你說了,我們自然會放你離開,也不對,或者說,是給你一個讓你自己也覺得頗為有尊嚴的死法,可是,如果你不說,那……你憑什麼跟我們講條件,你沒資格吧,哈哈……我剛才已經感知過了,你的口中,並沒有毒藥,也就是說,作為一個死士,你狠失敗,你以為你不會死,你以為你被抓了之後也有自殺的機會,可是,你沒想到我廢了你的手吧,口中又沒有毒藥,手里又沒有短刀,你說說,你怎麼送死?死不了,那你就只能吃烤小鳥,吃了之後,再讓不讓你安心的死去,就看我們的心情了……"

"你們……你們……都是惡魔!"

江一點頭.

"對啊,可是那又怎樣那?"江一扭頭看了路霓裳等人一眼."霓裳,你們先去一邊,我們在這里,小小的處理一下……"

路霓裳輕吐香舌,轉而帶著一種女子離開,而江一便于這方宗開口了.

"方宗,燒……"

"好嘞!"

方宗這一次可是毫不猶豫了,那手中的火焰化為一縷,刹那間加一這人的褲子烤出了一個大洞,那燒灼的感覺,頓時讓這俘虜有了種羞愧到想死的感覺!

感受著那灼熱的溫度,又看到江一伸手將孜然丟給了方宗,一邊尚還有些嬉笑.

"孜然這種東西嘛,你一邊烤著,一邊給撒著,然後出來的時候,味道才好吃嘛……"

那俘虜終于是受不了了這樣的折磨,雖然火焰還沒有完全開始對他進行燒灼,奈何,這人已經感覺到了這孜然碰撞在自己軟肉上的感覺了,這人下意識的將那一團軟肉收縮,面孔越發蒼白,倉皇之下,叫嚷出聲!

"把火焰滅了,我說!我說!!你們問我什麼,我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