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循環
g,更新快,無彈窗,!

"真的假的?!"

"我聽我爹說的,應該是真的吧,畢竟,我爹也很向往,不過,嘿嘿……就讓他的乖女兒,幫他收了吧……"

路霓裳一副小魔女的模樣,江一苦笑之間,也不做聲,便見路霓裳,已經踏進宮殿之中.

可是,在路霓裳踏進去的一瞬間,路霓裳的腳下,好像突然出現了些許軌跡,這些軌跡,讓路霓裳有些迷茫,可是,這軌跡所在的地方,卻是經過了不少個時間和空間法則的誕生點……

路霓裳猶豫了一下,轉頭看了江一一眼,江一輕輕抿唇.

"別急,我先試一下."

a語罷,江一也是踏進了這大殿之中去,江一輕輕屏息,一步踏進了時間法則的一個誕生點上,突然,江一只覺面前一花,他看到了一個孩童,這孩童正坐在牛背之上,嬉笑之間,捉著飛在他身旁的蝴蝶,而周圍,不少人也是語笑嫣然,而江一的出現,這些人仿佛從來都沒有看到似的,依舊是各做各的事情,絲毫都沒有理會江一一般……

轉眼間,這孩童長大了,江一看著之前那孩童結婚,生子,然後又看孩童的孩子長大,之前江一見到的那個,漸漸老去,時間慢慢的流逝,終究是這孩童,壽終正寢……

江一刹那間有從這之中回過神來,再左右去看的時候,周圍之人都在看著自己,而見江一的眼神突然出現了一絲清明,離江一最近的路霓裳開口問道.

"干嘛那,你笑得這麼開心……"

江一一愣.

"嗯?你們都看到了?"

"看到什麼?就看到你一個人傻樂了……"

江一回想起之前的一切,他看到了一個人的一生,母慈子孝,頤養天年,在這過程中,江一看到了這人頗為幸福,不由得,也是笑出了聲……

江一略加沉思.

"應該沒問題,大家進來吧,這里面,好像是有些許幻像,只要經過了,就沒問題,然後……大家注意安全……"

江一最終還是囑咐了一句,畢竟,看上去雖然安全,可江一他們也不相信就這麼簡單就能拿到鴻蒙之氣啊,要不然的話,之前也不會有爬樓梯和只能拿一個的規定了,而既然盤古大神有這樣的用心,也就必然有他的用意,江一他們也就按照盤古大神想做的去做就好了……

盤古大神,應該不會傷了他們,卻不代表不會給他們些許磨難……

奔著這樣的想法,眾人也是踏入了大殿之中,而江一繼續往前走,這里,是一個空間法則的誕生地……

江一只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在這里,除了永恒的黑暗,好像只有在盡頭的地方,有一絲光亮出現,江一下意識的往那個方向奔跑,那個地方仿佛是忽近忽遠……

終究,江一想盡了一切辦法,終于是跑了出來,而出來的時候,自己的伙伴們也再大殿之中發呆,江一也是知道,其實,還是這些伙伴們進入了幻境之中罷了……

江一沒有再管這些事情,然後抬頭繼續往前走,又是一個時間法則的誕生點……

江一的面前,瞬間出現了一個血殺場!

只見那將軍正護著兩個兵士,渾身是血的頂著前方的幾個強兵!

"走!走啊!!"

那兩個兵士仿佛有些倔強……

"不,將軍,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那將軍仿佛突然怒了似的!

"我讓你們滾!快滾啊,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死!回去!回去給尊上報信,讓尊上趕緊派兵過來!快走啊!!"

那兩個兵士依舊在猶豫,手中的鋼刀在顫抖,看的江一一陣皺眉頭……

"你們再不走,我死不瞑目!"

之間"刷"的一刀,在江一的視線之中,這個將軍的胳膊被活生生的砍了下來,而對方好像頗為興奮似的,轉手將這胳膊塞進了自己的嘴中,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後有些皺眉,"呸"的一聲,將這血肉從口中又吐了出來.

"垃圾的肉,果然是酸的……兄弟們,宰了這家伙,咱們就打通了這里的通道,直指江東!!"

那兩個兵士仿佛想沖回去,那將軍目呲欲裂!

"快滾!!不要讓我白白死在這里!!"

"將軍!"

"滾!!"

這兩人一聲高呼,仿佛怒極,卻終究是退出了戰場,然後轉頭向那自己領土之中的方向沖去,江一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將軍被分尸,那一片一片的肉被削了下來,喂給了對方帶來的虎豹豺狼口中……

怒!

江一都有些怒氣上湧,突然,江一手中星芒劍乍現,就在江一想要提劍上前將這些人盡數斬殺的時候,那江一面前的畫面又突然變回了他在大殿之中的畫面……

江一的額頭之上,汗如雨下,江一大口喘息之間,竟然發現自己手中提著的,正是星芒劍……

江一將長劍收起來,自言自語.

"怎麼這麼真實,我……我剛才是生氣了?"

江一這般思索著,卻見旁邊的路霓裳,突然也有了這樣的表情,江一愣住了,也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不過卻也知道,這些事情,終究要他們一一經曆才行……

江一繼續往前走……

空間和時間的法則,仿佛是檢查進行,之間江一又是踏入了一個空間的法則之中.

在這片世界里,只有一顆小樹苗,而先說好的旁邊,有一泉眼,江一不解其意,卻是看到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小樹苗竟然在漸漸的枯萎?一時間,江一下意識的用那水流去澆灌小樹苗,神奇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那小樹苗開始一點兒一點兒的長大,在江一等人的目光之中,這小樹苗漸漸的開花,結果,然後在這旁邊,慢慢的茵成了一整片森林……

江一正不明白的時候,便有出來了,江一一陣搖頭,完全不明白這到底要做什麼,好像自己就成了一個看客,看著這里面發生的一切,卻又沒有一點兒的辦法改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