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得之,失之
g,更新快,無彈窗,!

周身上下,仿佛都被完全擠壓在一起了一樣,江一努力的掙紮了一下,終究無果……

江一的身上,還能保護著江一的,也就只剩下江一隨身穿著的那一身軟甲……

可這又能護住江一多少啊……

終究,江一筋疲力盡,再也沒有了一絲一毫的力量,而江一落在了八十層的台階上,這一直環繞在眾人身邊的力量也是消于無形,江一雖然只受到了一瞬間的力量重壓,可是在這一瞬間,江一就覺得好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再回想起來的時候,依舊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不斷在江一的腦海之中回放……

江一大口的喘息著,那種感覺,當真是這輩子都不想再經曆第二次,不過好在,江一,熬過來了……

八十層之上那些台階消失不見,那些丹藥,也是隨之無影無蹤,江一他們倒是想要在意,奈何,這又根本不是他們在意就能拿的到得了.

江一的伙伴們趕忙跑到江一的身旁,將江一拽了起來,在眾人一陣噓寒問暖之間,江一有些虛弱的歎了口氣.

"還好,沒有傷及內腹,只是,受了點皮外傷,不打緊,恢複一下就好了,先把兩枚八品丹藥拿到手吧……"

素衣伸手一攝,那兩枚丹藥被握在了她的手中,正在江一他們尚有些想要交談的時候,這房間之中又有聲音響起.

"八十層,還不錯,比我預想的,要高一些,不過,未曾拿到更多的丹藥,也是天命,天命讓你們只能終于這里,有道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切勿悲哀,能拿到的,都是你們現在能享用的,不能拿到的,是現在你們拿到了也用不到的,你們的勢力還並不高,我也有些期待,你們到底能走到那一步,或許某一天,你們也能開辟一片天地,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你們要做的,就是先逆天,再定天……逆天,才能開辟大世界,定天,才能掌管天道輪回,左右世間人是生是死,是福是禍,我盤古雖死,神魂猶在,只要天道不滅,我便與世長存……"

江一左右去看,也不知道這聲音到底從何而來,而且,在南宮無常都說盤古大神已經死了的情況下,再所有人都以為之前他們聽到的聲音不過是盤古大神留下的意念的情況下,盤古大神卻說他自己雖然死了,卻又等同于與世長存?

而且,聽盤古大神的意思,想要得到的更多,就要有相匹配的實力?再或者說,想要有相匹配的實力,就要不斷的逆天而行,直到有一天,沖破盤古大神所制定的天道,然後在另外一個地方再開辟出一個新的大世界?

最起碼,江一等人都是這樣認為得了,至于盤古大神到底想要再表達點兒什麼,這江一等人就不得而知了,或者說,現在也根本就沒有領悟透.

江一略加思索,朝著大殿之中出聲.

"不知盤古大神可否解惑?"

大殿之中,除了江一說話的聲音在不斷的回響,就該真的沒有一絲半點兒的其余的聲音了,江一左右觀望,尚有不甘心.

"不知盤古大神主殿之中,那天道之書,我們這個紀元所剩時間已經不很充足是真是假?那天道之書,為何不讓我們二次翻看!"

依舊是沒有一點兒的聲音,江一頗有不甘,又想要出生的時候,卻是隱隱之間聽到雷霆之上仿佛是在江一頭頂方向作祟似的,讓江一嚇了一大跳,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再也不敢提及關于天道之書的事情了.

江一等人心有余悸的走下台階,在江一他們一層一層下來之後,這台階隨即也是消失不見,讓江一等人回頭去看的時候,也是有些莫名的心驚膽戰……

江一等人並沒有出門,哪怕知道其實外面並沒有人,可仿佛是習慣了似的,江一他們始終覺得還是在屋子里比較安全.

那些七品,八品丹藥都被拿了出來,此刻,所有人都在盯著江一,路霓裳想要說些什麼,卻是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又閉上了,而夜淚卻是先開口了……

"江一,這些丹藥,你吃了吧,吃了之後,最起碼能夠晉升到煉虛合道大境界吧,等以後說不定在有什麼契機的時候,把你的實力再往上推一推,然後如果找到了仙靈力,你也好擺脫被鬼神塔的掌控……"

江一江一的夜淚握著丹藥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推了回去.

"不了,夜淚,把這些丹藥分給大家發……"

"這……什麼意思?我們大家都想要讓你擺脫鬼神塔的掌控啊,江一,再說了,我們現在吃了,也就是提升實力而已,這些,都是遲早的事情,相比較之下,最需要實力的,是你……"

眾人都是點頭,都知道江一現在的狀況,可是,雖然只有夜淚一個人這樣說,所有人又都毫不猶豫的在點頭,這也正是路霓裳之前想要說的話,路霓裳之所以猶豫了一下沒說,就是因為他和江一的關系比眾人又進一層,說出來的話,哪怕大家都是同一個想法,也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合適的成分夾雜在其中.

江一又是搖頭.

"不了,大家聽我說,不是我需要力量,而是咱們大家都需要力量,將這些丹藥均分,咱們全部開始晉級,能晉升到煉虛合道大境界更好,如果不能,咱們盡可能的都穩固在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巔峰,只要有機會,咱們就能晉級的那種……"

"可是你……"

江一笑了笑.

"兄弟們,你們想想,我們在幽靈學院相遇到現在,才多少年?那時候,我們平均實力也就只有練精化氣之旋照鏡……短短幾年的時間,我們晉升了這麼多,你們在以前能想得到麼?"

眾人都是一愣,卻又都笑了出聲,與此同時,眾人都搖了搖頭.

"是啊,好像……以前從來都不敢想這種事情,甚至覺得,一輩子的至高成就,也就這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