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送終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

雖然江一是指著後面的力量屏障的,讓眾人也是知道江一說的發現的問題的關鍵,就在這力量屏障之上,可他們苦想半天,卻是沒有一點兒的結果,不由得,幾乎是異口同聲一般,這些人同時詢問江一,江一一翻白眼.

"如果沒有我,難道你們都不想辦法麼?"

"這不是有你麼,等沒了再說!"

夜淚倒是真的沒心沒肺的一說,惹得眾人哈哈大笑,江一一巴掌拍在了夜淚的後腦勺上!

"呸!這話說得,跟給我送終一樣……"

"老人死了,材料送終,你死了……最多算作夭折……"

"……"

江一無語,路霓裳解圍.

"好了,別鬧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從這個地方上去,哪怕只再上去一截,讓江一說吧,說說有什麼辦法,看看有沒有可行性……"可路霓裳說到這里,突然又頓了一下,猛地扭頭看向那江一,"江一,你……你不會是想要用什麼秘法之類的東西吧?!"

江一搖頭.

"不,且不說我沒有什麼秘法可用,如果有的話,我也一定會在迫不得已的時候用,甚至能幫助我再多上一層!"

"那你要做什麼?"

江一又指了指那力量屏障.

"你們難道就沒有發現,這個力量屏障,實際上是在我們上來的一瞬間之後開始用他的力量來抵消我們的力量?"

眾人沉思了一下.

"好像確實是這樣,可是,這跟你說的辦法,有什麼關系?"

"我的力量,已經不夠支撐再破開八十層了,可是,我卻有辦法把自己的身體停在八十層!"

"怎麼說?!"

江一淡淡一笑.

"剛才,南宮不是說了麼,在我們所有人力量耗盡之後,這個地方的結界將會解除,我們會停留在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之上,而,沒有人停留的上方,會消失,也就意味著,是不是我在力量消失的一瞬間依舊站在八十層之上,就能夠把自己停留在八十層,然後,力量消失之後,八十層因為我的存在而不曾消失,這兩枚八品丹藥,也就到了我們的手中?"

江一這樣一說,眾人有些抿唇.

"這個辦法,聽起來是不錯,如果能夠實施下來的話,應該也不錯,可是,江一,你怎麼上去?"

"你們忘了,我有法則戰技,還有縛身一指……"

眾人先是一愣,隨即又笑了.

"可是……恐怕會很危險……"南宮無常舔了舔下唇,"強行留在上方,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可是,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那……對于你來說,一定會有什麼創傷,是不是不可逆的,我們甚至都不知道,為了兩枚八品丹藥,或許,並不值……"

在這個宮殿之中,除了江一的話,眾人參考程度最大的,恐怕就是南宮無常的話了,僅僅是因為,這南宮無常了解這里的一切,雖然有可能並不詳細,可是,卻要比江一他們這些人知道的多了太多……

江一搖了搖頭.

"或許不值,或許很值,南宮,那一次,咱們不是干著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咱們不也沒失敗麼,雖說失敗了,就是身死道消,可咱們不也一樣沒死?至于創傷……不可逆的聽上去是挺可怕的,可是,別忘了,我有女媧血脈,傳說之中,大神女媧捏土造人,甚至可以說,人族就是大神女媧所創造,我們,有著與生俱來的恢複能力,沒事的……"

實際上,後面的這些,就是江一胡說八道了,至于這女媧血脈到底是啥樣,到底有啥用,江一還真的一無所知,而說這樣的話,無非就是不讓自己的伙伴們擔心而已.

眾人有些沉默,江一卻又開口.

"大家想想,且不說什麼有可能出現的位面級別戰爭,也不說這八大神秘力量出世之後,我們會參與爭奪,就直說哪怕是我們為了守護我們自己的家人,就只說這一點……你們覺得,我們,不提升實力,行麼?"

"不行是不行,可是……"

"霓裳,你知道你要說什麼,我都告訴你了,我不會有事,再者來說,力量,對于我們來講太重要了,我們現在整體實力雖然已經到了煉神還虛大境界之中,可是,相對來講還是太弱了,我們依舊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這樣,才能面對以後有可能出現的一切局面,而現在,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這麼多的丹藥在我們面前擺著,八品丹藥,已經基本上可以稱作時間少有,而這里的丹藥,又都是固本培元,提升修為之用,這樣的丹藥,就更少了,雖然有可能我們只能拿到兩枚,可是這兩枚的藥效,很有可能就能讓我們其中任何一人最起碼再進一級,你們也都知道,咱們這個境界之後,修煉越來越難,可時間不等人,我們只能不斷的盡可能快的提升我們的實力,最好的辦法之一,就是服用這些丹藥……所以,如果能拿到,這八品丹藥,我無論如何都要拿到……"

看著江一的堅決,這路霓裳輕輕愣神……

"那……那好吧,你……小心點兒……"

"嗯!"江一點了點頭,輕輕撫了撫路霓裳的長發,路霓裳倒是頗為乖巧,一動不動,此刻的狀態,卻是有些飄忽不定,很顯然,這路霓裳依舊是有些擔心江一的,而江一又于路霓裳一笑,然後劍尖之上,已經勾動了劍訣,輕輕的推入前方的那個力量屏障之中,雖然這力量屏障仿佛有些抗拒,可江一卻也依舊是逐漸的勾畫完成……

江一長長的吸了口氣……

然後于眾人淡淡一笑,一步踏入了自己勾畫而出的法則戰技之中,一瞬間,江一踏進了八十層,力量刹那間被消耗殆盡,而這法則戰技,也在一瞬間,束縛到了江一的周身,江一一動也不能動,而周圍的強壓,卻是一瞬間壓在江一的身上,讓江一想要痛呼,都是呼不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