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牛糞,豬和癩蛤蟆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原莉莉依舊沒有從不斷吸納丹藥中醒來,此刻,丹藥已經不多了,而原莉莉已經誇入了煉神還虛之分神境,恐怕,也要在煉神還虛之分神境之中駐足了.

江一趕忙抬步上前走向花星兒,花星兒也不理他,任由江一轉來轉去,卻也並不給江一好臉色看,那方宗等人倒也是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反正他們也還沒有上到與江一同層的地方,幾人做成一排,皆是背朝江一和花星兒,然後低頭看著原莉莉進階……

路霓裳一翻白眼,有些憤憤的噘了噘嘴巴,也就不再看上面了,要說路霓裳不擔心江一被花星兒勾走,那絕對是假的……

雖然路霓裳自認為自己出身也好,實力,天賦也罷,完全都能配得上江一,甚至說是綽綽有余了,再加上臉蛋兒和身段,讓這路霓裳更是和江一在一起的時候,沒有感覺到絲毫有可能出現的外在威脅……

直到,這花星兒出現了.

一開始的時候,路霓裳倒也並沒有怎麼注意花星兒,畢竟,花星兒和江一得交際並不多,而且,兩人一個是回身大陸的,一個是仙界的,好像根本就扯不到一塊兒去,可偏偏的,這一路走來,好也不知道路霓裳是太過敏感了還是怎麼樣,時不時的會想起花星兒與自己問過不少關于江一的事情.

且不說問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麼,只要問了,那就證明一點啊,證明這花星兒在意江一,不論是想要探查底細的在意,還是其余意思的在意……

路霓裳最為害怕的,就是這花星兒的媚術了,這些,路霓裳可是領教過的,以花星兒現在的能耐,哪怕是路霓裳這樣的女流之輩,在花星兒的魅惑之前,也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雖然路霓裳也知道是自己在瞎想,卻又偏偏管不住自己的腦子,明明知道江一對自己的心,卻又擔心江一被這花星兒勾了魂,可口頭上,路霓裳和花星兒又姐妹相稱,這路霓裳也知道花星兒應該並不會跟自己搶江一,奈何卻依舊是控制不了路霓裳此刻的胡思亂想的情緒……

這些,在台階高處的江一和花星兒一無所知,此刻,江一和花星兒相視而坐,江一有些抱歉似的出聲.

"星兒,你想說什麼,或者說……你到底有什麼意思?"

花星兒不言不語,江一倒是看了一眼路霓裳,生怕路霓裳再多疑什麼的,畢竟這花星兒剛剛只是碰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這路霓裳就已經吃醋了,如果路霓裳再胡思亂想點兒什麼,那江一可就真的是要頭痛了……

奈何,江一不知道的是,這路霓裳已經多想了起來.

江一加大了聲音.

"我說錯什麼了你就說唄……畢竟,咱們一路走來,你幫了我們,我們也不是知恩不報的人……"

一句話,好像就把他們之間的關系給分開了,江一用的起你和我們……這句話事實上也就是在避嫌,甚至說白了,就是在說給路霓裳聽,果不其然,路霓裳聽到這句話之後,心中多了些許舒坦,而花星兒的面色,卻是變了又變.

花星兒輕輕的站了起來,指了指腳下的台階.

"你認為,我用秘法攀登,是為了讓你欠我一個人情?"

江一一愣,搖了搖頭.

"不是,因為一來沒必要這麼拼,二來想要讓我們欠人情,在仙界之中,對你來說太簡單了……"

"那,你認為,我很在意這些丹藥?"

江一又是搖了搖頭.

"也不是,畢竟,你花間閣恐怕也不缺這些丹藥,再者來說,除了最上面的仙靈力,或許你會感興趣一些,其余的,恐怕你都沒什麼興趣……"

"那你認為,我幫你們,有所圖某?"

江一第三次搖頭.

"也不是,因為我們根本沒什麼可圖,就算是你為了得到死之力,也沒必要跑到我們這內部,然後在這里來幫助我們晉升,因為你知道,哪怕是為了讓我們信任你,你也不能讓我們這樣大規模得提升實力,因為我們都能跨級作戰,再加上,我們原本就已經相信你……"

花星兒面色微微好轉.

"算你有點兒良心,那你自己琢磨琢磨,我……為什麼幫你們?"

這話說得,倒是讓人有些想入非非了,方宗等人皆是扭頭看向了江一,路霓裳也一樣抬起了腦袋,而江一同樣有些木吶……

"額,星兒,你這意思……"

"咳咳……"方宗突然開口了."江一啊,這個……"

說到這里,方宗又停了下來,而江一又怎麼能聽不明白這其中的意思,一時間,花星兒倒是愣住了,而江一看了看下方路霓裳,遞過去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又轉頭與花星兒道……

"星兒,你如果在意我的話,就有點兒說不過去了,畢竟,我跟霓裳我們倆挺好的,俗話說得好,甯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何況你們倆從小就認識,而且現在又玩兒的這麼好,雖然你挺漂亮的,可是,我也就只有一個啊,所以,就不能答應你這邊了,畢竟我和霓裳是先認識的……"

"哦喲……"

方宗等人一陣怪叫,路霓裳聽罷之後,雖然有些面孔微紅,卻是低下了面孔,好像是默認了江一這樣的話之後心中頗為舒服一般……

而唯獨當事人的花星兒,卻變成了一臉蒙逼的狀態……

"額……你在這胡說八道什麼那……"

"你……不是這個意思?!"

"這個意思個屁!我花星兒再怎麼滴也是天生麗質,溫婉可人,我至于找你這麼寒磣的人?再說了,霓裳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氣,我跟她搶什麼啊,我有看不上你,如果我是一朵花,你就是牛糞,如果我是天鵝,你就是癩蛤蟆,如果我是大白菜,你就是豬,我,花星兒!怎麼可能看上你?!你可別鬧了吧,大哥,都是成年人了……你看看霓裳,都被你這幾句話說成啥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