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二十八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頓時看向了南宮無常,只聽南宮無常又道.

"最重要的東西,是上面的七品,八品,九品丹藥,所以,這些,咱們盡可能的給江一留著,但是六品以下的,只要咱們能夠拿到,我扔給你們,你們吃掉,然後能提升多少是多少!"

"好!"

眾人應下的毫不猶豫,讓江一一時間頗為感動,真的是想要說點兒什麼,卻都不知道到底說什麼是好.

南宮無常不再猶豫,將這第一層左右的兩個罐子拉開,抬手將丹藥扔到了夜淚他們那里,拿到之後稍加商量之下,眾人決定,優先給玲瓏和方宗,畢竟,這兩個人現在的境界比其余的人高上一截,能夠提升的,相對會更多一些.

就這樣,南宮無常一層一層的攀爬,將那丹藥一個一個的扔了下去,這方宗和玲瓏的境界開始提升……

那江一站在一層沒有動,雙唇微抿,看著自己伙伴們做的一切,他知道,都是為了他自己……

江一不再多言,將這份感激還是記在了心間,然後轉頭看著南宮無常已經爬到了第十八層的地方……

南宮無常的腳步開始變慢了,似乎上面的阻力已經越來越大了,而玲瓏,已經晉升到了煉神還虛之出竅境,方宗緊隨而上,兩人修為本來就相差不多,此刻雙雙晉級……

雖然都是些一品,二品的丹藥,可畢竟玲瓏和方宗兩個人本身有境界在哪里放著,有丹藥之中蘊含的力量,稍加引導之下,晉級,也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第十九層,南宮無常又是扔下了兩枚丹藥,到了玲瓏的手中,玲瓏毫不猶豫得吃了下去,實力,依舊在節節攀升……

花星兒一直都看著這一切,有些沉默……

而路霓裳則一直都在花星兒的身旁,花星兒拉了路霓裳一把.

"霓裳,這樣……值得麼?"

"什麼意思?"

"你們……全部為了江一一個人,值得麼?"

路霓裳一笑.

"我給你打個比喻吧……"

花星兒不解.

"你說……"

路霓裳眸中含笑的看了江一一眼,然後轉頭與這花星兒開口道.

"你說,如果在你快要餓死的時候,有人突然給了你一塊兒饅頭,你會感激麼?"

"當然會!"

"那,如果你快餓死的時候,而那個人也一樣快餓死了,他卻願意把自己全部的饅頭都給你,你會怎樣……"

"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嘛……"

花星兒仿佛有些嬉笑,可路霓裳擺了擺手.

"江一,就是你口中說的這麼傻的人……所以,你覺得,我們全部的人,為了他一個人做這些事情,還值得麼?多少次,如果不是江一拼命,或許我們都已經死了,你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短,或者說,你和我們在一起,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經曆過生死戰,所以,你並不完全了解江一,也並不完全理解我們之間的感情……"

花星兒眨了眨她那漂亮的眸子.

"怎麼說?"

路霓裳指了指南宮無常.

"南宮,我們之中,在遇到盤古大神傳承之前,最弱的一個,在我們初入幽靈學院的時候,他被欺負,是江一幫的他,在之後的游曆之中,江一不知道幫他擋了多少刀……"

江一又指了指方宗.

"他……方宗,就說一次比較經典的事情吧,我們在混亂絕地的時候,出現了一場大戰,當初的一個領主,名叫火炎焱,他欲要殺掉我們,方宗幫我們擋下了火焰,可他自己,卻被困在了火焰之中,是江一,幾乎不要命一樣的把方宗從里面拉了出來……"

路霓裳有些皺眉.

"描述的話,或許並不能很清楚,可是那一次,江一真的瘋了,我們所有人全員受傷!素衣姐把我們帶出了戰圈,而江一自己,硬生生的在一個有數名仙人的戰圈之中,把方宗給保了下來,再說說我,如果不是江一相救,或許,我在很久之前,就跟玲瓏一起,死在了一個山賊窩,那時候,江一才煉精化氣的境界……"

路霓裳反手指向了夜淚.

"他……夜淚,在我們去尋找生之力的時候,他死了……後來,被江一拼了命的攔住一個仙級的人,讓一個不屬于我我們伙伴的人帶走了生之力,就醒了夜淚,諸如此事,太多了,雖然我們在一起,只有兩三年的時間,可是,我們過的刀尖舔血的日子可並不少,每一次,拼在最前面的,都有江一,保護我們而走在最後面的,也有他江一,你說,我們這樣做,值麼……"

花星兒沉默了,她完全不知道再往下該怎麼接.

是啊,值麼?或許在花星兒看來,這路霓裳等人都有些傻,這麼多的丹藥,都給江一一個人?說起來,未免太可笑了吧,可路霓裳一句又一句的說出來之後,這花星兒有些呆滯了,看著江一那個尚算是有些瘦弱的身影,一時間有些沉悶之感心生.

花星兒甚至不能理解,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隊伍存在,為什麼會有一個所有人都相互付出的過程……

花星兒良久沒有說話,而南宮無常,此刻爬到了第二十八層……

看上去,南宮無常已經有些舉步維艱了,想要再抬一步,都變得有些艱難,南宮無常已經趴在了樓梯之上,節省自己的體力,卻是嘗試了好多次,終究停留在了第二十八層……

南宮無常虛脫了似的躺在樓梯之上,休息了半晌,方才爬到左右陶罐的地方,將丹藥拿出來,扔了下去……

之後的丹藥,基本上都是玲瓏給吃掉了,在這最後的兩顆丹藥到來之後,玲瓏卻也終究沒有到達煉神還虛之分神境,可是,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玲瓏一竄而起.

"第二個,我來吧……"

南宮無常趴在台階之上喘息,一邊與玲瓏開口.

"小心點兒,上面的,好像已經出現了反面對抗,稍有不慎,會傷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