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怕毛,喝了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吱扭兒……"

大殿的房門被推開,江一等人左右觀望了一眼,里面頗為空曠,正中間的地方,有一個小木桌,桌子上,放有一個琉璃所致的小杯子一樣,而這房間的角落里,有一個書架,上面放有幾本書,看上去,好像年代已經頗為久遠……

不過,江一雖然在意這些書籍,卻又並沒有著急,只是看向了那桌子之上的杯盞,意思倒也很是簡單,那里,有南宮無常所需要的東西.

江一等人抬步上前,那南宮無常走在正中間,正見那琉璃盞中,有一個花生大小的紅色圓球,仔細去看的時候,便可以發現,這個,其實就是盤古大神留下的三滴精血之一……

這南宮無常將這杯子端了起來.

"額,這個東西……怎麼用啊,江一……"

江一搖了搖頭.

"不知道啊,你問我干啥,我有沒用過……"

"你不是女媧血脈麼?你怎麼激發的?"

"我哪有激發過,我一開始根本就不知道,後來在混亂絕地的時候,不是遺千年前輩把我帶走了一晚上麼?那天晚上,我才意外的知道我的身體之中,竟然有女媧血脈,我的血脈之力遺傳來自于我母親,那天我意外得知,我母親似乎是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最後一個女媧血脈的人了……不過,這是個秘密,大家……"

"我們知道!"

江一的伙伴們應了下來,那江一卻是看向了這花星兒,花星兒下意識的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被江一這樣看著,頗為不習慣一樣.

"你干嘛這樣看著我?我不會說的,你以為我有那麼嘴快麼?你……你還看著我?霓裳你看,江一他色咪咪的樣子,你看他……"

"……"

江一無語了,趕忙移開目光,這花星兒卻是緊接著與路霓裳開口.

"你看,霓裳,他心虛了!"

江一心中無限苦澀,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在自己這里,分明就是這花星兒自己都能搭一台戲的好麼?

江一也是無語,路霓裳在一旁淺笑,她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江一是什麼樣的人?故而,在江一扭頭之間,也是有些無奈的安撫了花星兒幾句.

而現在,最重要的,卻依舊是南宮無常手中大神盤古血脈之力的事情了.

"要不然,你直接喝下去吧……"

方宗眼巴眼望的看著,對于南宮無常可謂是頗有羨慕之心,這南宮無常有些無語.

"喝下去……額,喝下去會不會死啊……"

"怕毛!你是大神盤古的血脈唉,用大神盤古的血脈激發大神盤古的精血,你竟然害怕死?"

"是不是太草率了……"

"草率個屁,趕緊喝,喝完了之後,我們也好去尋找其余的東西……"

南宮無常一翻白眼,江一也是苦笑搖頭.

"先別急,畢竟我們都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畢竟也是大神的精血,里面肯定有不少狂暴的力量夾雜,如果直接喝下去,恐怕南宮這小身板兒,接受不了,要不然這樣吧,南宮,你先嘗試看看能不能用你自己的靈力將這精血吸納進入你自己的體內,如果能,就用吸納的辦法,如果不能……那再喝掉好了……"

南宮無常深呼吸了一下.

"好,我先試試……"

說著,南宮無常便直接盤膝坐地,在江一等人的注視之下,閉上雙眸,將那琉璃盞仍在自己的手中,一絲絲的靈力氣旋便開始從南宮無常的手心激發而出,漸漸的包繞在這精血之上……

南宮無常刹那間面色變得血紅,江一等人嚇了一大跳,卻是在片刻之後,江一等人感覺到了這南宮無常境界的提升……

"煉神還虛之元嬰境……我去,這麼快?!"

"額……還在提升,要不要這樣啊……"

江一等人目瞪口呆,好像別人在突破的時候,多多少少需要一個屏障跨過去,而這南宮無常確是有點兒水到渠成似的感覺,晉級的時候,仿佛就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經完成了……

那精血一樣是刹那間消失不見,這南宮無常周身上下血一般的通紅!江一他們完全不知道到底咋辦了,不過,想來是大神盤古的血脈,應該也並不會對南宮無常造成傷害……

南宮無常面目之上仿佛有些痛苦,奈何,這些東西,江一他們卻又並不能幫其承受,南宮無常手中的琉璃盞"蓬"的一聲,變成了粉末,在南宮無常周身上下不斷蕩出的氣勢之下,這粉末被吹得四散而飛……

江一等人有些著急,他們不知道南宮無常究竟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南宮無常這樣到底會不會有危險,故而,江一他們雖然是一言不發,卻又時時刻刻的關注著南宮無常的一切.

終于,過了將近兩個時辰的時候,南宮無常的氣勢方才平穩了下來,而此刻,南宮無常的境界已經提升到了煉神還虛之出竅境,距離煉神還虛之分神境,只有一步之差……

江一他們在這里等待的頗為焦急,奈何這南宮無常又始終沒有清醒,無奈之下,江一等人便各自盤膝坐下,或是休息,或是修煉.

江一抬步到了牆角的地方,將那上面的書籍拿了起來.

書籍看上去依舊一塵不染,仿佛就跟新的一樣,雖然沒有幾本,可是,這些東西,卻是深深地引起了江一的注意.

書面沒有字跡,這書中寫的到底是什麼,江一也是不清楚,到底是修煉功法,還是什麼傳記什麼的,江一皆是一無所知.

江一輕輕翻開了第一頁……

天地初來,萬物生長……

手寫的字體,看上去和現在的文字有些不一樣,可江一勉強憑著前前後後的象形字和大概能夠串下來的意思,給一句一句的讀了出來……

這一天,女媧造人……

這一天,女媧補天……

這一天,誇父逐日……

這一天,刑天戰天……

這上面記載的,好像都是江一他們耳熟能詳的神話故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