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斧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他們被這四個異獸帶到了這破敗的城堡之前,城堡的前方,有一個並不算太大的祭壇,祭壇的中央,有一個斧子模樣的輪廓,基本上占據了整個祭壇的全部,而在這斧子的輪廓周圍,還有幾十個小小的凹槽,里面空空如也,可看上去,好像也依舊是能夠裝些什麼……

這龍龜轉身了,看著江一等人,指了指身後的城堡.

"你們……是除了我們這些上古乃至荒古時期遺留下來的血脈之外唯一見到這個地方的人,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想盡辦法開啟這里,如果成功,你們不會後悔你們做的一切,如果失敗,就是死……第二,把開天留下來,然後忘掉這里,或者說,留在這里……"

江一眯了眯雙眸.

"反正意思就是,除了我們開啟這里,就只有死路一條?"

"差不多……"

"可是,我們怎麼開啟,這里,又是什麼地方?!"

那龍龜好像沒有厭煩,而是與江一他們解釋道.

"混沌之時,天地未開,蘊生盤古大神,盤古大神在一個地方沉睡了很久之後,才開天辟地,而這里,就是盤古大神開天之時的源頭,這個破敗的城堡,便是在盤古大神初開天地的時候所居,盤古大神知道,只要自己要完善這整個大位面,就算不死,到最後恐怕也要斷掉他的傳承,所以,盤古大神留下了三滴精血,第一滴,被撒向了這個位面的某處,或許,衍生出了一個家族,有可能就是能夠駕馭開天的家族……"

江一等人不由得看向南宮無常,若是這樣說的話,那南宮無常可真的是厲害了……

南宮無常有些木吶.

"可是,我們家族好像只有幾百年的曆史,而且,就算是老祖宗,實力也不足煉虛合道大境界,這……盤古血脈,有點兒扯了吧……"

那龍龜撇了南宮無常一眼.

"只是說有可能是,也沒說一定就是,再者來說,盤古大神的血脈,就算你有,在你沒有進入這里之前,不能覺醒,跟普通人,也是沒有區別的……"龍龜沒有停下他的話語."第二滴精血,被灑向了洪蒙宇宙,現在去了什麼地方,我們也不知道,第三滴,就在這城堡之中,可是,我們打不開這里,這第三滴,也是為盤古大神殘存血脈的後人所留,如果你真的是盤古大神的後人,這一滴精血,就歸你……"

"你們……"

"我們,只是守護這里,我們曾經答應過盤古大神……"

江一他們猛地瞪大了雙眸,這些家伙,見過盤古大神?!那……他們到底活了多少年了啊……

那貔貅也是點了點頭.

"這麼多年了,只要進來的人,基本上都死了,能出去的,都是比較識相的,所以,沒有人見過這里,我們也不會允許這里的信息被完完全全的傳出去,所以……你們見到了,那就要麼進去,要麼死,沒得選擇……"

江一不由得吞了口口水,之前江一也曾聽到,那龍龜說進去的可能性並不大,這不是等于逼著江一他們死?奈何,江一卻又全無辦法,只能嘗試……

龍龜指了指里面.

"這里面,有很多盤古大神留下來的東西,後來,也有不少大神來過這里,比如,女媧大神,伏羲大神,神農大神等等……如果有機緣,或許能夠在里面得到他們的傳承,前提是,你們能進去……"

江一聽到女媧大神這四個字的時候,不由得一個激靈,卻是聽到前提是能進去的時候,卻又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南宮無常長長的吸了口氣.

"那……那我們該怎麼做……"

"把開天斧,放在這個輪廓里,然後,滴一滴你的精血在旁邊的小孔洞之中,能不能開啟,恐怕最重要的,還是要依靠你的血脈之力,因為,你手中的開天,只是真正開天斧的五分之一,而我們的手中,還有斧柄,斧身,加起來,再帶上你的,一共有五分之四,也就是說,還有一塊兒流落在外,不知所蹤,完整的開天斧可以開啟這里,不完整的,就只能用以大神血脈來填充了……"

說著,這龍龜便取出了幾塊兒頗大的碎片,擺在地上之後,將南宮無常手中的開天刀要了過去……

在開天刀和這些碎片鏈接在一起的時候,江一他們都愣住了,這開天到刹那間與刀柄脫離,那刀身鑲合在了開天斧的斧身之上……

刹那間的連接,讓這開天斧只剩下了中間一個十字型的碎塊兒並未被填充,這整個斧子,被交到了南宮無常的手中.

只是從氣勢上來看,這斧子已經有仙兵之威,很難想象,如果這開天斧能夠完全鑲合起來,會變成那種程度的神兵……

這斧子,現在基本上已經有南宮無常高低了,這寬大的斧面,讓江一他們都有些壓抑的感覺,這一斧子壓下來,就算不死,也必然中傷.

那龍龜又道.

"只要你能開啟這里,就證明你的身體之中,確實有大神盤古的血脈,這斧子,就歸你……"

南宮無常定定的看了這斧子一眼,說不想要?又怎麼可能,可是,南宮無常吞了口口水之下,卻也知道,失敗的話,自己的刀拿不回來不說,還等于是自己一個感應,把自己所有的伙伴,全都引入了死地……

這南宮無常轉頭看了江一他們一眼,面目之上,充斥著無比的糾結,就好像南宮無常想要上前吧,卻又有些不敢,想要退回去,卻又有些不甘,江一笑笑.

"去吧,說不定成功了,我們也能跟著沾沾光,盤古大神的血脈,聽上去……可是超級酷的……"

"什麼叫說不定成功……"路霓裳抿了抿唇,"是一定成功,南宮,加油,我們相信你……"

偏偏越是這樣開導,南宮無常的壓力就越大,終于,南宮無常長出一口氣,向那祭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