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推杯換盞
g,更新快,無彈窗,!

"沒話說了?"江一歪著腦袋看著那之前與他說話的人,這人倒是想要說什麼偏偏江一把話堵的他算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了……"既然你沒話說了,那……我們可以走了吧?"

"走?往哪走?"

聽到這話,江一呵呵一笑.

"剛才不是還說要拉攏我麼?怎麼……你的誠意那?既然想要拉攏我,現在,還在殺我的人?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這……"

"這什麼這,要麼放行,要麼……就等我把死之力帶回混亂絕地之後,在跟我談加入那方勢力的事情……"

江一也不是那種不留後路的人,既然底細被人家查清楚了,而自己等人又遲早要重新回到仙界,那也就只好和他們保持一種比較微妙的關系了,讓他們想著點兒,這樣,才能有他們的活路,才能讓他們達到利益最大化,達到一種想要殺江一他們吧,有點忌憚,想要拉攏,卻又不那麼好拉攏……

這就是江一的想法,事實上,這樣,才能保證江一他們長久的生存,誰都得罪了,卻又誰都沒得罪……

就這樣拖著,讓人家有個念想.

"那……看來只能將六領主你們留下了……"

"能不能留得住還難說那……"

江一咧嘴一笑,那滿口的白牙便已經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出現,讓人不由得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可江一卻是突然轉身了,轉的莫名其妙,原本,事實上江一如果想要沖出去獨自離開的話,已經沒有多遠的距離了,可是,江一現在突然轉身,卻讓後面那個對江一注意最淺的人愣住了……

只聽江一淡淡的出聲……

"法則……困龍在天!"

之前,江一一直看起來莫名其妙的勾畫,事實上也就是在勾畫這法則戰技,而江一突然用了出來,讓那後方之人猝不及防,面色刹那間變得蒼白,以為是殺招,片刻之間,已經凝聚了大部分的力量護住了自己的周身,可下一刻,他確實感覺到了,他的身體,不能移動了……

江一並沒有殺這個人,而是飛起一腳,將這人踹開,便沖進了屬于他們和靈冰谷的戰圈!

江一長劍揮舞,氣勢恢宏,雖然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殺傷,奈何江一的凶名,卻是遠播了出來,這讓這些原本正在和黃天府之人戰斗的那些人慌忙躲避江一的劍光,卻是把自己的身體,紮在了黃天府之人的刀劍之上!

江一沖出去好遠,之前那個被江一定住的身影方才從被困之中解脫了出來.

"困龍在天……"這人有些喃喃,于周圍之人交談,"剛才的一瞬間,我……我感覺就算是個三歲嬰孩,想要殺我,都易如反掌……"

頓時,這些人大驚失色,看著江一離去的背影,倒還真的想將他殺掉以絕後患,可是……卻又不能將他殺掉,江一現在或許真的算是一個沒有歸屬的存在,這些人現在能做的,或許是交好,偏偏卻又摻雜了死之力,又讓這些人在抉擇的時候,格外艱難……

江一又把人群"殺"透了,或者說,江一只是把人群沖開了而已,因為,但凡看到江一的人,分分避讓,根本就不給江一斬殺這些人的時間.

江一雖然無奈,卻是對于這樣一個"特權"頗為欣喜,只要自己能夠一直保持這種神秘的強大,那,他就能一直保證自己身邊伙伴們的安全.

江一回來了,江一的伙伴們.

方宗依舊在放火,原莉莉時不時的射出一根蛇靈箭,天空之上的素衣在推搡那些身影不穩的人,玲瓏則是在不斷的偷襲……

偏偏剩下了南宮無常和夜淚兩人沒什麼遠程攻擊的手段,一時間閑置了下來,兩人竟是在一旁看戲一般的吃著喝著,時不時的,竟然還……推杯換盞?!

這可真是讓江一驚呆了,江一回來的時候,這兩人也是舉起了酒杯,向江一的方向.

"來不來一杯!"

"滾……"江一沒好氣的開口."這都打成什麼樣了,你們還有心思在這里喝酒?我去……你們是有多大心吶……"

這兩人有些尷尬的笑笑,而江一左右看了一眼,有些疑惑.

"霓裳和花星兒那?"

"她們倆……額,采花去了……"

"我……"

江一差點吐血,這都干嘛那,明明他們是逃難的,這怎麼還弄成觀光旅游了?又是推杯換盞又是采花,這帶有多大的興致啊……

江一扶額,正在有些擔心這花星兒再把路霓裳給擄走了什麼的,卻是在再轉頭的時候,正見路霓裳和花星兒手拉手的走了過來,兩人有說有笑,還真的一人手中挎一個花籃,里面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摘了一大堆的鮮花……

路霓裳看到了江一,遠遠的打著招呼.

"嗨!江一!你怎麼出來了,你不是在里面打架麼……"

"……"

"就是,你出來干啥?快進去……"

"……"

路霓裳說吧,也就算了,偏偏花星兒又接了一句,弄得江一都有點兒懷疑人生,自己就這麼不受人待見?這花星兒的意思,怎麼自己還不死?!

江一郁悶了,卻還是有些無奈的開口.

"吃的喝的都收起來,花也先收起來,准備一下,咱們要走了……"

"走?去哪?"

"沖出去!"江一定了定神,"剛才,我在快沖破這里面的時候,遇到了幾個人,把我圍住,想要拉攏我進入靈冰谷,我們的信息,他們都知道了,或者說,是仙界各方勢力都知道,混亂絕地六領主,叫做江一,你們因為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所以,你們的信息,也已經被他們查出來了,不過好的一點兒是,現在咱們應該並沒有太大的危險,他們雖然知道了霓裳和夜淚身後的靠山,可是,他們想要拉攏我入伙,所以,我們一時半會兒,還不至于有生命危險……"

該說的,江一說了,不該說的,江一只字未提,比如,神眾鬼眾,不得通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