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人質
g,更新快,無彈窗,!

"好狠的心?"

"不是麼?"江一左右看了一眼."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指使,這些人根本不敢來找我們的麻煩,他們,也不會在戰斗中死去,而一切的主謀,就是你,你想要讓我們殺了他們,然後你……有理由將我們留在這里,等待花間閣之人的到來,對我們進行攔截,或者說,跟蹤?"

"六領主不愧是六領主,怪不得年紀輕輕,實力低微的情況下便能服眾,又能被這一向眼高于頂的萬寶靈尊看上,你猜的都對,可是那又怎樣,人……都是你們殺的,而我發現了你們,小了說,是為了我自己的功勳,大了說,是為了我們花間閣的名譽與榮耀,甚至可以說是為了整個仙界,我也必須要攔截你們,沒錯,我們是答應了你們三天的時間,不對你們進行劫殺,可是,也沒說不能拖延時間吧……"

江一淡淡一笑.

"文字游戲……"

"對,可那又怎樣那?"

"好手段是好手段,只是,就你一個人,想要攔下我們,恐怕……有點難……"

"你說的對,聽聞混亂絕地六領主,能夠屠仙,更何況我並沒有仙級,而這里的其中兩千多人,都是你帶著的人,個個都在煉虛合道大境界,想要殺我,易如反掌,可是,你敢殺麼?"

"有何不敢?!"這句話,到並非江一所說,而是出于方宗之口,方宗是個暴脾氣,最聽不得的,就是方宗自認為的這些很是裝逼的話了,而江一卻是將方宗攔了下去……

"對,我們確實不敢殺你,可是,你也攔不住我們……"

方宗咋咋呼呼的不明白,可江一的心中,卻是清清楚楚啊,這個女子,絕對不能動,一旦動了,就算不是所謂的滅頂之災,對于江一他們來說,恐怕也要面臨一些危難,畢竟,這里仍舊在仙界,雖說這里只是花間閣的邊陲,可是,這里依舊是花間閣……

"攔不攔得住,可是我說了哦……"

這花間閣的女子一笑之間,銀鈴般的笑聲又一次傳蕩而出就仿佛帶著某種魔力似的,讓人有種沒來由的沁人心脾的感覺……

江一只覺一陣目眩,嚇了一大跳,慌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讓自己的神識恢複清明,在看這女子的時候,已經變了臉……

不簡單……

這是給江一唯一的感覺,而這女子,面紗依舊,定定的看了江一一眼.

"現在那?你覺得,我能懶得住你們麼?"

"不能?"

"哦?說來聽聽……"

江一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女子的話,轉頭敲了敲旁邊的棺材,沖著里面說道.

"黃兄,你的人,借我用用……"

"行,盡管用!"

這黃軒也是聽外面的言語聽得清清楚楚,一時間應了下來,畢竟,江一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這黃軒自然不會吝嗇幾個兵……

江一點頭一笑,再扭頭的時候,與這女子輕聲說道.

"不殺你,一來,是因為這里是花間閣,而你的實力,在花間閣中,應該也能排的上號,故而,如果殺了你,會給我們自己惹麻煩,而卻並不代表我們不能殺你,兔子急了還咬人那,更何況,我們現在在逃亡,而你們在阻截……但不殺你,不代表我們沒辦法制服你,說實話,我還真的不想讓你活著,但是,有些事情決定了,我必須要封上你的嘴巴……"

江一眯了眯雙眸,與左右黃天府之人開口.

"跟我來!"

黃天府之人頓時應下,只見江一身影一閃,便已經到了這紅衣女子的身前,這紅衣女子的周身,有一種淡淡的花香,讓江一他們嗅的,都是有些皺眉頭,江一也害怕這花香之中在有什麼毒藥之類的東西,淡淡一笑之間,露出一口白牙.

"你說,如果花間閣的人追來了,我們把你當做人質,花間閣的人,會怎樣?"

這女子顯然是愣了一下,隨即蓮步輕移,向後退了少許……

"你要干什麼?"

"有不殺你,你怕什麼?"江一隨即丟出一條繩索."兄弟們,綁了……"

黃天府之人頓時應下聲來,而這女子,也一樣的煉虛合道大境界,在江一帶來的這幾個人面前,他的掙紮,又是那般的無力……

江一抿了抿唇,這女子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那將軍府的將軍嚇得魂飛魄散,就要開口嚷嚷,卻是見江一皺了皺眉頭.

"不敢殺她,不代表不敢殺你!帶著她,我們能當做人質,而……讓你活著,對于我們來說,就是一種威脅!"

江一一個眼神的示意之下,這白家的家主手起刀落,將這將軍府的將軍斬殺!

而那紅衣女子依舊在發生嚷嚷著,奈何雖然頗有不甘,可是,終究是胳膊拗不過大腿,江一扔出的繩索,也是格外結實,任由這紅衣女子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掙脫……

江一聽這女子嚷嚷,有些皺眉.

"不想太難受的話,就閉嘴,這縛仙索,想必你也是聽說過的,越是掙紮,束縛的越緊……"

那女子恨恨的看著江一!

"放開我!否則,我娘一定殺了你!"

"那也要等你娘來了才行,小姑娘……哦,不對,或許你已經是我不知道多少代的老祖宗輩的老太太了……老前輩,長這麼大歲數了,難道你都不知道,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要先逃跑?"

"呸!你才是老太太,你全家都是老太太,本姑娘貌美如花!"

"……"

江一無奈,這紅衣女子依舊叫嚷不休,而這江一又正好看到棺材之中黃天府的那些人一個一個的跳了出來,原本的棺材被閑置,反正已經被發現了,他們已經沒必要再躲藏,故而,這江一上前便將那紅衣女子提了起來,看的路霓裳都是有些皺眉,不過,看到江一提著這女子行走的方向的時候,卻才輕輕的眉頭半展了起來……

這女子不斷的在江一的手中亂蹬亂叫,江一一陣頭痛,卻也終于到了棺材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