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戳一槍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江一精神緊繃之下,那棺材終究是被打開了,在棺材之中,那黃軒一動不動,而這將軍府的人伸手摸了摸黃軒,江一也不知道到底如何檢驗了,反正江一已經有些頭痛了起來……

不多時,這將軍府的人開口.

"將軍,好像確實是死人……"

江一終于松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黃軒讓這幾個躺在棺材之中的黃天府之人做了什麼,可是,最起碼,他們瞞過了這些活人的眼睛!

那將軍眉頭一挑.

"死人?一個個的,都再戳一槍,死人,可不會疼,也不會動……"

"是!"

這將軍府的人頓時應了下來,卻讓江一差點緊張的直接動起手來!

那白家家主厲聲一喝!

"我靠誰敢動我們白家之人的尸骸!"

這些將軍府的人頓時猶豫了一下,就這個停頓之間,那白家家主伸手一揮,那衣袖仿若尖刀一般,將這將軍府的人,盡皆從這馬車之上逼了下來!

"將軍!我尊你為將軍,所以,你要開棺驗尸,我忍了,畢竟這是上面的命令,我們白家,也是無話可說,可是……你們這算是什麼意思?侮辱我們白家的人?一個人戳一槍?呵呵……虧你想的出來,如果這些,是你將軍府的人,我們白家的人攔了下來,你們又會怎樣?!"

這將軍淡淡一笑.

"可是,這一次,是我們攔下了你們白家,而你們白家,卻並沒有理會攔下我們將軍府的人……"

白家家主淡淡一笑,顯得有些陰森.

"哦?是麼……我們白家沒有機會攔截你們?那我就只能奉勸將軍幾句話……萬萬要讓家中老母親,注意好身子啊……若不然,現在這仙界之中,動亂頗多,老母親如果是注意不好,萬一在這戰亂之中沒了,那我們可就真的要敲鑼打鼓的把你們攔下了……"

"你……"

"我?我又怎樣……將軍,你這一次,做的過了!雖然你是將軍,可是,在這里有實權的,卻並不是你們,如果你一定要拿上邊兒的人來壓我們,我們無話可說,可是,這也不代表上邊兒的人就一定會在意你們的死活,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抉擇錯了,有些決定,真的可以讓一個人,後悔一生……"

江一他們只字不說,那路霓裳,方宗等人此刻呆若木雞的現在哪里,也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而江一,腦海之中卻是在無休止的轉動,奈何對于現在的事情,卻又有些無可奈何,江一也是郁悶,其實,這件事情,他插不上手,無論演變成什麼模樣,對于現在的狀況來說,都是這個關口的將軍府和白家的交鋒!

江一輕輕碰了一下那放有棺材的馬車,按理來說,這一下,那黃軒應該會聯系到江一才對的,奈何,這一次,黃軒一個字都沒說,更沒有將自己的神識搭在江一的神識海中……

江一有些著急,不過想了想,卻也只是琢磨或許這黃軒用了什麼辦法,此刻已經完全屏息……

江一不再打擾這黃軒他們,而是又一次將自己的感官,注意向這將軍府和白家之人的交談.

那將軍府的將軍此刻沉下了面色.

"白家主,是在威脅我……"

"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提醒你,這里,是我們白家的人,我們白家的勇士,你們想要褻瀆他們的尸體,也要先問問我白家在這里的數千兄弟,到底同意不同意!"

"不同意!""不同意!"……

隨著白家家主的聲音落下,幾乎是異口同聲一般,這白家的人,黃天府的人,聲音震天一般的同時開口,讓這將軍府的人下意識的後退了少許.

那將軍依舊不讓,其實讓這周圍關口之中的原住居民頗為不解,在他們的印象之中,並不是說在貶低這將軍府的將軍,只是,這將軍府的將軍在他們的印象之中,好像一直都是那種比較懦弱的存在,在面對白家的時候,好像一直都有些點頭哈腰的姿態,這些原住居民怎麼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因為什麼,能讓這將軍突然挺直了腰杆兒……

這些,江一他們都是不知道的,而江一他們的感覺之中,現在的將軍,應該也並不是和以前一樣的,而江一他們偏偏也就猜對了,甚至連這白家家主都有點兒想不明白,一直如同酒囊飯袋一般的將軍,到底是為什麼,突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好像判若兩人,好像非要滅滅他們白家的氣焰一般.

將軍府的將軍猶豫了一下,又是想要拿他所謂的上邊的人壓白家,奈何還不等他說出口,就被這白家家主給揭穿了下來.

白家家主說道.

"就在後方,十個棺材,十具尸體,你……敢動一個試試?!"

"我只有一個問題……"這將軍好像突然變了話音,奈何就算是變了話音,這言語之中,也依舊是藏著鋒銳!"你們口口聲聲說這十具尸體是你們白家的勇士,他們……又為何而死?又為何,被你們從那邊拉了過來,卻又並沒有回到你們白家之中,反而是想要從另一個關門之處出去?呵……最近……有些事情可是風頭正緊,我看你們白家……是想要逆著仙界的意思來了吧……"

這句話,就好像是禁忌一般,說出來之後,周圍不少圍觀的人皆是議論紛紛,指指點點,那白家的家主雙眼半眯……

"怎麼死的,不用你們管,我們為什麼要去那邊,你們也不用管,只不過,如果你們將軍府非要誣陷我們,我們無話可說,但是,你可要為你說的話負責,你口口聲聲說是上邊的命令,可是……呵呵,別等我此番事了直接去找你所謂的上邊兒的人,到時候,讓上邊兒的人評評理,到底是你對,還是我對……當然,前提,是你又和我對峙的機會……"

這白家家主的言語之中,殺機畢露,讓這將軍不由得打了個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