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開棺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我們非要那?"

"那……了不起咱們再當街打一架……"

江一抬頭看了那將軍一眼,那將軍好像有些慫了,顯然,看上去這將軍並不是白家的這些人的對手,奈何,他卻依舊想要嘗試一下挑戰白家的權威.

白家看上去絲毫不怕,前面的那幾個人已經擺好了架子,隨時都准備動手了.

"讓他們驗……"

這聲音,讓江一等人也是一愣,因為,這個聲音,他們並不熟悉,而且,來源的地方還是在江一他們身後的的隊伍後方,江一他們轉頭去看,正見一看上去中年男子的模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這人生的豐神俊逸,略帶儒雅,和那所謂的白家少主,長的倒是有八分相像,不過,江一也看得出來,這個人,一樣是鬼眾.

"爹?"

白家少主轉身向這中年男子方向走來,這一聲稱呼,讓江一等人瞪大了雙眼,這個人,是白家少主的爹?那他們一家也真夠倒黴了,父子二人攀登鬼神塔,雙雙淪落鬼眾當中……

江一並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觀望著,這白家家主與白家少主碰面,也只是看了江一等人一眼,沒有任何的表情流露,便又轉頭看向了白家少主.

"事情,我都聽管家說了……"

"爹……我……"

"我知道,沒事兒……"

江一突然感覺到,或許會有變數的到來,可是,到底是好是壞,到底會不會變,卻又讓江一有些琢磨不透,畢竟,答應他們的那個人,是白家的少主,而這一次,白家的家主來了……就有點兒……

這白家的家主直接抬步,便向那前方走去,與那將軍直接碰面,然後毫不猶豫的開口.

"驗吧,只不過,如果你們什麼都沒我驗出來,那……你就欠我們白家一個交代,到時候……還請將軍……呵呵……"

這將軍突然有了種進退兩難的感覺,奈何,就算他現在想要脫身,也根本就來之不及,這將軍有些燦燦的笑了笑.

"白家主,這……這也都是上邊兒的安排啊.我們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啊……"

"那里安排的,誰安排的,我可不管,我也管不著,只不過,我只知道我們白家的人死了,半路之上卻被你們要求開棺驗尸,如果……檢查出來了什麼,你們肯定不會饒過我們白家,對吧,甚至你就是想要找一個什麼差錯,讓我們白家面臨滅頂之災!"

"白家主這是說的哪里話,我……我怎麼可能……"

"停!先聽我說……"白家家主直接截下了這將軍的話語,讓這將軍也是愣了一下,而白家家主繼續說道."而既然你們想要滅殺我們,卻又沒有證據而想要弄點兒莫須有的罪名誣陷我們?呵呵……那,你們也帶掂量掂量,到底能不能誣陷的動我們吧,如果你們的誣陷差的太遠,我們白家白白蒙冤,我可不願意……"

江一在心中不由高呼姜還是老的辣,這白家家主一來,看上去是在催促著讓這將軍趕緊搜查,可話語之間,威脅的意味可要比白家少主強不知道多少倍……

直接嚇到了這將軍,讓這將軍一時間也呈現了一種進退兩難的姿態……

江一抿了抿唇,又是左右觀望,那將軍有些想要找個台階下台,卻又有些下不來……

白家家主適時的開口了.

"還查不查,不查,就讓開!"

那將軍竟然是下意識的退讓,在這江一等人的注視之下,這隊伍竟然又一次開始開動,而江一等人,又一次開始離開……

江一等人緊緊跟上,那將軍在江一他們帶著棺材到了他們旁邊的時候,又是突然喝了一聲!

"站住!"

這一下,嚇了江一一大跳,而這隊伍,卻是又一次的不得不停了下來,那白家家主不由得走向後方,眉頭輕皺……

"你又干什麼?"

"排查……"

"哦……呵呵,那請便吧……"

江一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之上,而在z江一的視線之中,這將軍竟然真的開始示意自己的揮下,去割開綁在馬車之上束縛棺材的繩索了,江一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而那白家家主則是緊緊的盯著這將軍府之人的行動.

那白家家主又是輕輕開口.

"記住我說的話,如果什麼都沒查到,那……你們就欠我們一個交代,而這個交代,恐怕……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還給我們的……"

將軍府的將軍咬了咬牙,終究是沒有將想要說的話說出來,而是將言語轉化為了幾個字……

"白家主,你不覺得,你今天的話,太多了點兒麼……"

"呵……"

白家家主淡淡一笑,雙手抱懷,看上去沒有絲毫的緊張,奈何,卻是讓這黃天府眾人緊張了起來!

江一的神識海中,那黃軒的聲音刹那間傳來!

"怎麼辦?!江一,怎麼辦?!"

"別急……"江一在神識海中與黃軒交流."你和兄弟們交代一下,千萬不要表現出什麼緊張的姿態,然後,你們就一個勁兒的裝死人就是了,剩下的,隨機應變,我來想辦法……"

"好……"

這黃軒隨即應下,已經開始向周圍的黃天府之人發號施令,江一可以感覺得到,那周圍黃天府的人稍稍松懈了一點兒,而江一原本的那種心中壓抑的感覺,也方才稍稍舒緩了一些.

江一就在黃軒棺材的旁邊,當那將軍府的人開始割開這黃軒所在的棺材的馬車上的繩索的時候,江一很是自然的讓開,甚至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猶豫,任由這將軍府的人排插似的.

而江一,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不起,他們就只能動手了,雖然如果他們動手的話,必然會連累到這白家的人,可是……如果他們真的被發現的話,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這繩索,已經被隔斷了,而這將軍府的人,也已經爬上了馬車,把斷裂的繩索扔到一旁,開始著手打開棺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