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開棺,驗尸……
g,更新快,無彈窗,!

畢竟,死之力的氣息太過明顯,若是放在旁邊的話,反倒會怕里這種感覺格外的突顯,而如果放在中間,在外人感覺來,這死氣好像就是從每個棺材之中散發出來的一般……

江一等人跟著車隊進關口了,而白家剩下的那些人,卻是在白家白衣公子的智慧之下,向旁邊繞去,而江一等人,紛紛圍在了棺材的旁邊,准備好應對有可能出現的一切麻煩……

依舊是白家的那個白衣公子開道,江一等人緊隨其上,在入關的時候,關口之處的人倒是想要攔截,卻是在這白家白衣公子的一個眼神之下,便又都退了下去.

江一等人皆是有些挑眉,看起來,在這個關口之中,這所謂的守城將軍,還真的是沒什麼手腕兒啊,只不過,這個關口位處仙界的中央位置,一般來說,也並不是用來抵禦鬼神大陸之人所用,倒也不用派什麼特別強大的人來這里守衛就行了.

入城,前面之人紛紛避讓,所謂的白家之人,盡皆是一言不發,這城中之人只覺這氣氛沉悶,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當的地方,更沒有人敢上前來做問什麼,畢竟,這白家在這個關口之中的地位,就算不是土皇帝,也足以裂土封王了.

江一抿了抿唇.

悄然左右看了一眼,周圍的人都是緊緊的盯著這十個棺材,一時間好像都有些好奇躺在這里面的人是什麼人似的,卻又並沒有人敢出聲議論.

江一又是皺了下眉頭,這白家,雖然他們是合作關系,卻也是不得不防,只是從這關口之中的人們的表現來看的話,這白家的人,絕對可以被稱作是地頭蛇的存在……

或者說,就是當地的惡霸一般……

看起來好像好說話,實際上,應該可並不簡單.

江一的心中在琢磨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夠猜的透,這白家白衣公子依舊大搖大擺的走在最前方,江一正在思索一些事情的時候,這隊伍卻是突然停了下來……

江一抬頭去看,之間這白家白衣公子的對面,多了一隊精兵,而這精兵的領頭人,身披銀甲,手握鋼槍,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個將軍的存在,江一他們沒來由的有些擔憂之心出現,生怕這將軍帶人來排插,到時候,他們說不得怎麼的就露出了些許破綻……

只聽前方那將軍模樣的人開口了.

"白少主……這棺材里……是什麼人?"

"這個……似乎我們白家沒必要向你們將軍府彙報吧,將軍,我們白家本來就不太高興,如果將軍還要在這里攔攔擋擋,那……"

江一都是有些饒有興致起來,這白家的人可都是鬼神大陸的人啊,在這仙界之中,好像要全都不見生,而且見到了當地屬于仙界官方的人,依舊是毫不在意的樣子,甚至,還有種威脅這將軍府之人的存在?

按理來說,真正的地頭蛇無論如何應該也都是將軍府的人才對,可是,這里的勢力所處,真的讓江一他們都有種想要雙手抱懷看熱鬧的打算.

可是,現在可不是這樣的時間啊,江一倒還真的在希翼著這將軍府的人被白家的人喝退,而很顯然,這一次,白家的高調,好像並沒有用了似的,這讓江一他們不由得有些擔憂了起來,畢竟,他們現在已經到城中了,如果被發現了,那才是實實在在的甕中捉鱉……

"白少主,如果是以前,我們將軍府也就忍了,也就不管你們這些事情,可是……白少主應該也知道,最近……仙級之中也不太平,如果出點兒什麼事兒的話,我們擔待不起,你們也一樣擔待不起,所以……"

"所以,你在懷疑我們嘍?"

那將軍不搖頭也不點頭,可看上去仿佛已經是默認了這個事情的存在.

"呵呵……我們白家的人,自古以來,想要加入,恐怕都是最難得了,但凡不是絕對忠心于仙界的人,我們一個都不要,而你們,現在卻在懷疑我們?!"

江一也是想笑,絕對忠于仙界這幾個字,如果是其余的人說出來,江一倒還有可能相信,偏偏這白家所謂少主的人,卻是一個鬼神大陸之人的存在……

可江一依舊是沒有將情緒流露于表面,看上去依舊是平平如常,哪怕連頭都沒抬,奈何,這江一卻是實實在在的在關注著這將軍和白家白衣公子的動態.

"不是懷疑,是必要的排插,從今往後,就一定不能少,白少主,你也要理解我們一下吧,畢竟上邊也是下的死命令,萬一咱們這里出事兒了,那……大家都要跟著一起陪葬啊……"

白家白衣公子眯起了雙眸.

"哦……那你們的意思?想要搜查?"

"對!"

這將軍都有些苦笑,江一看得出來,那苦澀的意味,仿佛不斷在這將軍的眼角流露,就好像,是這將軍第一次這麼挺直了腰杆和這白家少主說話一樣……

雖然是有點兒可憐這將軍,可是,江一還是開始琢磨起來到底該怎麼辦法了,那黃軒等幾人在棺材之中也都是聽得清清楚楚,一時間,這幾人都有些頭疼,裝死人,有時候,可真的不是那麼好裝的……

而前面,依舊在對峙……

"將軍的意思,想要怎麼排插?說來聽聽吧……"

"開棺,驗尸……"

"不行!"

"為何?!"

"天大地大,死者最大,他們為了我們白家,已經戰死,難不成,我們還要在他們死後,褻瀆他們的遺體?如果你想檢查我們的人,那無所謂,既然你說了上面有死命令,我也不好讓你太難看,可是,想要開棺驗尸,除非你們先滅了我們白家……"

白家白衣公子的話,說的倒是江一一愣,甚至是完全就搞不明白這白家白衣公子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了,也搞不明白這白家白衣公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幫他們,到底是不是只有讓他們幫忙照看家人這麼一個簡單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