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權勢之地
g,更新快,無彈窗,!

"找不到了……"江一頗感頭痛,之前那一岔,讓的他們找到的鬼眾現在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江一抿了抿唇,"剛才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你們誰注意了?"

路霓裳向後看了一眼.

"恐怕都沒有在意這件事情才對,畢竟,之前仙神宗的動靜太大,都只顧看這邊的狀況,忘了這幾個鬼眾了,不過,看起來這幾個鬼眾應該也挺聽話的,若不然,這麼多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強者登天,他們怎麼的也會留下來看一看吧……"

"那也不見得,或許以前那幾個鬼眾是見怪不怪,或者說,是本身就有很強的實力,甚至足夠和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媲美……"

江一說到這里,自己都是突然一愣,有些自言自語的喃喃.

"煉虛合道大境界?或者是……見怪不怪?!"

路霓裳等人皆是不明白江一想到了什麼,不不約而同的轉身看向江一,並沒有開口,江一卻也是知道他們的目的,只聽江一又開口了.

"你們想想,如果他們本身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強者,那麼,他們為什麼在這里為奴仆?雖說他們是鬼眾,在鬼神大陸之中地位底下,可是,在仙界之中,這樣實力的人,就算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查不清楚他們的底細而不收留他們,他們也完全有自己可以稱霸一方的實力,無論如何,這奴仆……好像都是有點兒差強人意……另外一點,如果他們見多了這樣的場景而見怪不怪,那就又有另外一個問題了,什麼地方,什麼情況下,能夠見到這麼多的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

"這……也就是說,要麼是他們本身實力強,要麼是奴役他們的那個人,背後有很強大的勢力?"

"或許是這樣吧……"江一也只是這樣猜測,可具體是什麼樣子,江一卻又並不是非常清楚."也只是猜測,畢竟,他們只是從這里路過而已,信息有限,不過咱們倒是可以問問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勢力相對比較大的地方,或許咱們能夠在哪個地方,再找到他們……"

"非要找鬼眾?"南宮無常有些皺眉."且不說找鬼眾好找不好找的問題,你們想想,就只說這鬼眾都能夠奴役的地方是不是安全的問題,對于我們來說,恐怕都是一個莫大的麻煩,咱們的目的是為了找到從這個關口橫穿過去的辦法,而並不是來這里找鬼眾的啊,如果現在咱們選擇退回去的話,事實上,咱們繞一條路穿過這個關口,廢掉的時間雖然多一點兒,可是咱們也足夠安全……"

江一笑笑.

"南宮,你怕了?"

南宮無常當即搖了搖頭.

"怕?我南宮無常就不知道什麼叫怕!"

"那我告訴你,為何咱們一定要找鬼眾,你們想想,這里,可是仙界的腹地,按理來說,能夠到這里的,雖然有可能有鬼神大陸的人,包括鬼眾啊,或是七大統禦勢利的人等等,可是,在這種地方,你覺得這仙界的人,會收留沒有以前的身份的人麼?就算知道他們是鬼眾,就算知道這些人對鬼神大陸恨之入骨,可是,他們依舊不會選擇用鬼神大陸的人,就好像,仙界的人去了鬼神大陸之後,任由仙界的人說的天花亂墜,只要發現這個人是仙界的,那鬼神大陸的人就會立刻中止和這個人的一切合作……理,反正就是這個理,這里如果出現自由身的鬼眾的話,倒也沒什麼,可是奴仆身的鬼眾,就一定有問題,你說的對,想要尋找一些東西的真相,我們完全可以去酒樓之類的地方尋找,可是,該去探查的,還是要探查一下,有時候或許能夠得到的答案,比我們在酒樓聽到的,要好上無數番……"

南宮無常突然沉默了,江一說的沒錯,都說富貴還險中求那,如果他們真的能夠弄到什麼信息的話,或許他們可以節省不知道多少的時間,現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時間就是生命,只要他們在這里多耽誤一刻鍾的時間,他們就多一刻鍾的危險.

他們要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從仙界沖出去,然後,才有再說其他的話的資格.

"先左右問一問,不要問得太明白.問問這周圍有沒有什麼大家族,或是說大勢力的存在,然後,咱們再一個一個的去找……"

"好!"

眾人頓時分散開來,開始各自尋找目標,而江一也是找到了一個老者,這老者微微駝背,柱著拐杖,看起來好像並沒有什麼修為,就這樣已經是風中殘燭的狀態.

江一輕聲開口.

"大爺,問您個事兒,您看成麼?"

這看著抬頭看向江一,原本的步伐也是停了下來.

江一自然是知道這老大爺同意了,故而,便輕輕抿了抿唇,與這老大爺開口說道.

"大爺,我們是過來尋親的,只不過,我們也不知道具體的我那大表哥到底在什麼地方,只知道是在這城中的一個挺有權勢的地方,大爺能否告知,這關口之中,都有哪些地方有有權勢的勢力麼?"

這老大爺又看了江一一眼.

"權勢?"

"嗯,大爺您知道麼?"

"往南,那個口拐個彎兒,有個白家,往北,在關口邊緣,有個陳家,往東,是關口將軍家,在這城中,也就只這三家了吧……"

江一頓時點頭,與這老者拱了拱手.

"多謝前輩了……"

"不謝,算不得什麼大事兒……"

說罷,這老者未曾再有停留,在江一的目光之中,開始向南方走去,不過江一也是並沒有在意,只是看自己的伙伴們一個一個的都有了過來,而探查出來的東西差之不多,南邊白家,北邊陳家,東邊關口將軍家……

江一倒是有些饒有興致的笑了笑.

"倒還有點兒意思……"

"怎麼說?你又想到什麼了?"路霓裳,笑吟吟的看著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