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戰爭的目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一直都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他從來都沒有給任何人說起過,哪怕是自己的伙伴們,若不然的話,江一又怎麼會這麼拼命的爭奪死之力?再怎麼說,江一他們也沒必要啊,就在自己手中,自己又保不住,搶到了生之力,給了鬼神塔,搶到了死之力,又送人情之用,好像根本就沒必要,可他們還是出手搶奪了.

為的,就是一步一步的謀劃.

江一也算是一個野心家,他的內心中,計劃龐大到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程度,所謀甚多,而江一,卻是准備付諸行動了,這一切或許會很難,可是,江一堅信,終有一天,自己的這個計劃,會實現!

路霓裳依舊有些小情緒,口頭上雖然答應了江一,如果有什麼狀況的話,他們就立刻逃離,可事實上,路霓裳心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只不過,一直都沒展露出來罷了.

後面,雖然有追兵,可是江一能感覺得到,還有很遠,而看著正在和自己一起倉皇而逃的伙伴們,江一的心中除了一抹撼動之外,還有一絲感激……

江一舔了舔嘴唇,輕聲與自己的伙伴們開口.

"又讓你們跟著我一起在生死之間混跡……"

"江一,你又說這種見外話!"南宮無常眉頭輕佻,"咱們是伙伴,可以性命相交的伙伴,當初的時候,在我初到幽靈學院的時候,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和你們進入同一個宿舍之中,也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其實,我對你一直都很感激,再說了,雖是生死之間混跡,可是……這不也同樣是磨礪麼?咱們都是修仙者,又不是什麼溫室之中的花朵,想要堅持的,不就是成就仙人之位麼?而沒有生死之間的厮殺,又怎麼能夠成就仙人之位?如果你再這樣說的話,那我們才真的要生氣了……"

"就是,兄弟們跟你從南到北的跑,為的是啥,為的是咱們大家有朝一日都能站在云霄之上俯視蒼生,可你怎麼弄得跟你停對不起我們似的,這一路走來,從幽靈學院到現在,咱們在一起也有兩三年了,幾乎都沒怎麼分開過,你還跟我們說這樣的見外話,真的似乎有點過分了哈……"

夜淚隨是在不斷的探查著後方的狀況,奈何還是時不時的轉身看向江一他們,言語之中帶著嬉笑,很顯然,對于江一的話,也有些感覺到生份,見外似的感覺.

其余的幾個人也是一一應了下來,埋怨江一這樣說有些生份了,可只有一個人,注意到了江一話語之中不尋常的意味,因為,江一他們又不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狀況了,平常的時候,江一都不怎麼跟他們客氣,今天突然客氣了起來,那就一定有事兒……

此刻,江一正有些感慨……

是啊,這些兄弟們,跟著自己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從青天府西北雪域一直到仙界E東南,這已經等于是縱穿了整個位面……

多麼深厚的感情和友誼,才能造就江一他們現在這樣的友誼?恐怕,真的很少了吧……

江一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路霓裳輕聲開口了.

"江一,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你想說什麼?或者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大家,我總感覺好像不大對勁兒那……"

江一搖了搖頭.

"沒……不過,或許以後會有,以後……"江一說到這里,笑了笑,又看了一眼身後的眾人."嘿嘿,算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咱們最重要的,還是先把死之力待帶回鬼神大陸去,相對來說,咱們所有的親人伙伴都在鬼神大陸,為了在日後有可能出現的位面戰爭中,我們的親人伙伴能夠平安的活下來,那咱們也必須要讓鬼神大陸最起碼有相抗衡與仙界得力量,所以,這死之力,咱們如果有可能的話,也一定要帶回去……"

"嗯……"眾人點了點頭,方宗隨即開口."可是,江一,戰爭……真的不可避免麼……"

"或許吧,畢竟,各有所圖,仙界對于鬼神大陸的仇恨,頗為嚴重,從之前我們的碰撞便可以看出來,而且,鬼神大陸所在,原本就是仙界的領土,整個位面,原本就叫仙界,所以,仙界所圖在于疆土,而咱們鬼神大陸,當初是因為仙界有人排擠咱們的先祖,所以咱們的先祖在反抗之中,成立了鬼神大陸,所以,咱們鬼神大陸的戰爭的所圖,一來再于能夠活下去,二來,就是再于報以前的仇,所以,兩方是不共戴天的,這樣的情況之下,兩方不可能出現和平解決的局面."

"戰爭……唉……"方宗又是長長的談了口氣."戰爭,就等于無數人的家破人亡,我……"

方宗說到這里,停了下來,江一眉頭輕佻.

"有時候,戰爭,也是在救人……只要咱們鬼神大陸足夠強,就能保證我們的絕家人的對安全,所以,不論為了什麼,都需要力量……"

"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鬼神大陸是錯的那?"方宗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對于戰爭這件事情頗為上心,而且在言語之中,好像也有了些許偏激的成分.

江一輕輕抿唇.

"其實,咱們沒有什麼立場可言,無論對也好,錯也罷,兩方開戰,就是為了各自的目的,而當年的仇恨,早已經在曆史的長河之中消散,現在出現的,不過是新的仇恨而已,而這種仇恨,只是源于我們的先祖,可是,為了生存下來,為了不被對方打到家門口,為了不體會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們也必須要打,在戰斗之中,打出一個新的格局,打出一片天,然後……才能在整個大陸之上完美的立足,或者說,其實也就僅僅是簡簡單單的活下去而已……"

江一又是一聲歎息,實際上,說的再多,不論戰爭有什麼目的,為的結局,也都只有三個字.

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