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臭蟲
g,更新快,無彈窗,!

可以說,亂荒閣已經四處皆敵了,不論那邊,都已經沒有了他的"朋友",如果他說對了而江一他們跑了,對于他們來說,是滅頂之災,如果這仙界之人認為他們說的是錯的,那這亂荒閣的人,卻又同樣是滅頂之災……

江一都有點兒想不明白了.

江一曾經也見過這亂荒閣的閣主陳歸煌,可是,陳歸煌好像也是一個頗為精明的人啊,怎麼會派現在這樣的一個領頭人過來,這根本就不是來拿死之力的,根本就是來砸場子的好的……

把所有的勢力從頭到尾,一個不落的得罪了一個遍,也不知道陳歸煌知道知道這個信息的時候,會不會氣的連胡子都翹起來.

這仙界的這些人好像是終于商議妥當了,與那亂荒閣的領頭人開口了.

"好了,既然你說你認得,那你說吧,誰……是鬼神大陸的人……如果我們查證是真的,那……我們讓你離開,如果是假的……呵呵,結局,就不用我們說了吧,仙界酷刑三千種,嘿嘿,或許可以讓你嘗試一個遍……"

剛一開始,便是毫無掩蓋的威脅,讓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不由自主的又是身形一震,可亂荒閣的領頭人依舊有些忍氣吞聲的模樣,淡淡的抬起頭,那陰霾的目光之中,伸手一指,就指到了青天府的領頭人那里……

"他!青天府的人,此次行動的青天府的帶頭人,帶來青天府的人,最起碼,兩千!"

頓了頓,這亂荒閣的領頭人繼續指了下去.

"他!烏天府的話領頭人,帶來了烏天府接近三千人!"

"他!幽靈學院的領頭人……"

"他!笑天門的領頭人……"

"他!蒼天府的領頭人……"

繼而,這亂荒閣的領頭人有轉身指向江一身邊的那些人,抱上了這千影門與黃天府的領頭人.

……

一個都沒有放過,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一個都沒有指錯,那仙界的人淡淡的看著,而亂荒閣的領頭人很顯然也是想好的,如果所有勢力都來了,而唯獨不說亂荒閣的話,才讓人最為起疑,故而,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伸手就要指向江一,欲要誣陷江一的身份,可是,江一卻是在這亂荒閣領頭人開口之前截過了話音.

"那你那?你不覺得,你們亂荒閣這樣出賣我們,遭天譴都是小事,不怕我們幾家聯合起來,將你們亂荒閣殺個雞犬不留,嬰孩不剩麼……亂荒閣?呵呵……亂荒閣!"

江一表現的好像頗為憤怒,一時間,仙界的人共同看向了那亂荒閣的領頭人,而之前被他指認出來的鬼神大陸的勢力的人,此刻盡皆站了出來,一一承認.

"沒錯,我們都是鬼神大陸的人,他說的一點兒都沒錯,只不過,鐵一次我們敗了,卻敗的並不服!我們敗給的竟然並不是仙界的人,我們可以戰死沙場,我們可以在爭奪死之力的過程中死亡,可是我們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竟然會被自己的人背叛了……呵呵……看來,天命讓我們死在這里,那……我們也就只能認命了……"

說是認命,實際上,這鬼神大陸的人又怎麼可能認命?一切,不過是說給這仙界的人聽罷了,而目的,便是告訴仙界的人,這個自稱是混亂絕地的人,正是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之中其中一個亂荒閣勢力的人……

仙界的人不少人都是雙手抱懷,仿佛是感覺看到了年度大戲一樣,皆是饒有興致的將目光掃向了這亂荒閣的領頭人的身上,可,亂荒閣的領頭人,又怎麼可能承認這件事情?

狡辯,已經成了必然……

"你們……誣陷我?呵呵,如果我是亂荒閣此行的領頭人,你們告訴我,我為什麼只有幾十個人隨行?如果我是亂荒閣的領頭人,那我明明知道,只要我什麼都不說,了不起大干一場,咱們還能沖出去,那我為什麼要把你們都供出去?我是亂荒閣的領頭人?哈哈哈……真搞笑,那個蒙著臉的,他才是……亂荒閣的,領頭人!"

而此刻,江一突然將自己的實力抬到了最高,淡淡一笑.

"諸位都感覺到了吧,我的實力,不過煉神還虛之元嬰境而已,你們說,如果你們是亂荒閣的閣主,會不會讓我一個煉神還虛之元嬰境的修仙者來參與這死之力的爭奪?我能進來,不過是僥幸而已,實際上,我連踏步虛空都不能,只要亂荒閣閣主不適合傻子,就不會讓我來執行這樣的任務吧……這樣的結局,只會是連跑都跑不了,就算拿到了死之力,也是等于連死之力帶我的性命,一同就在仙界里……"

這亂荒閣的領頭人突然愣了一下,千算萬算,唯獨忘了算計江一的實力,奈何,江一卻又突然拿出這句話來說了……

而仙界之人卻在此刻並不在意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了,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以為江一也能腳踏虛空而立,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江一的修為在煉虛合道的大境界之中,而且,能夠參與這場爭奪的,也都在煉虛合道大境界里,所以,沒有人再去排查什麼實力的問題,偏偏江一此刻曝出了自己的實力,在眾人的感知之下,江一也並沒有刻意的隱瞞,真真正正的也就只有煉神還虛之元嬰境而已……

這讓仙界的人頗為好奇.

"你……只有煉神還虛之元嬰境?就敢參加到這樣的戰局之中?還有……這站位,倒也有點兒意思哈,所謂的黃天府和千影門的領頭人站在左右,而你在正中間……看來你小子也是有點兒來頭嘛,說吧,那方勢力的?鬼神塔?可是,鬼神塔……也沒必要派一個煉神還虛之元嬰境,而且還始終蒙著臉的臭蟲來參與死之力的爭奪吧……"

江一眉毛輕挑.

"你一口一個臭蟲,在你的眼中,你就是至高無上,而其余的人,都不值一提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