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心機
g,更新快,無彈窗,!

"死之力,是不是不大對勁兒?"

這青天府的領頭人,想了半天,實在不知道怎麼問,而這樣一問之下,江一確是點了點頭.

"差不多是誰拿誰死,反正等著吧,如果迫不得已的時候,咱們就把死之力扔出去,坐山觀虎斗,等到他們都不敢拿的時候,咱們再把這死之力收到咱們自己這里."

至于江一到底有什麼辦法拿,除了跟著江一他們一同進入九幽地府的那幾十個人,可以說,這其余的任何人都是不知道的,可是,所有人又都沒有去問,江一的話,就好像是給這些人吃了一顆定心丸,怕你這些人不由自主的稍稍安定了下來.

江一抿了抿唇,抬頭去看的時候,那仙界七大統禦勢利的首領,正湊在一起,左右看著周圍的狀況,而他肯的神識海中,一樣是有言語之聲四起,而可以看得出,這仙界的人到現在為止也並沒有商量出來到底該怎麼辦,好像是各有各的想法,奈何,這樣的想法卻又並不足以讓所有人都信服,故而,有了分歧.

江一淡淡一笑,看起來,自己這邊,鬼神大陸的人已經選擇了團結,而仙界的人,依舊在為死之力的歸屬而絞盡腦汁的想要把歸屬的權力盡可能的往這邊多拉上一點點……

而突然間,有一個人好像是有些憤怒的爆喝而出!

"如果這個人說的是假的那,畢竟,里面的人咱們自己都分不出來,你們同意一個外人來分辨,誰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不是鬼神大陸的人?他說他是混亂絕地的人他就是了?我還說那幾個拿著死之力的人是混亂絕地的人那,最起碼,他們黑巾遮面,跟混亂絕地的臭蟲一樣,見不得人!"

這句話,到可謂是讓這人群之中另外一部分有點兒不願意了,在中間的那一層里,有一半是鬼神大陸的,剩下的,就是這仙界和混亂絕地的人,混亂絕地的人也不少,而這仙界的人偏偏卻在這樣的情況下稱呼混亂絕地的人是見不得人的臭蟲?這又讓常年駐紮在混亂絕地的人怎麼受得了?

或許這些混亂絕地的人一開始也是仙鬼二界的人,可是,隨著後來在混亂絕地常駐,這些人漸漸的我就把混亂絕地當成家一樣的地方了,如今受到這樣的惡言相向,讓這混亂絕地的人就感覺好像是在聽仙界的人罵他們的祖宗一樣……

繞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新任六領主就在人群之中,若不然的話,只是這這混亂絕地的人,說不得都會爆發起來,護送江一等人的離開!

可是,混亂絕地的人雖然此刻憤怒有加,卻也同樣的沒有爆發,他們也知道現在的處境,l弄不好的話,他們也有可能被當做鬼神大陸的人打,故而,這些人皆是按兵不動,就等著一切真相大白之後再說……

那亂荒閣的領頭人一聽到有人這樣說混亂絕地,一時間也是來了興趣,饒有興致的看向江一,江一感覺到目光的到來,隨即轉頭,淡淡一笑之間,四目相對,江一的手掌突然輕輕抬起,在自己的脖頸之前比劃著劃了一下,然後便轉過身軀,不在理會這亂荒閣領頭人會出現什麼樣的情緒.

而在江一轉身之時,這亂荒閣的領頭人原本有些淡淡笑意的面孔突然收斂,雙目微垂,已經變得有些陰霾,此刻,他已經開始琢磨到底怎麼樣,才能讓仙界的人,除掉江一!

江一已經對他動了殺心,這一點,亂荒閣的領頭人心知肚明,而江一現在偏偏又有殺掉他的能力,這讓亂荒閣的領頭人也是不得不早早的謀劃,從而在江一他們對自己動手之前,先住殺掉江一……

總之,說來說去,這就是一場大的算計,若不然的話,結局早就可以分出來,如果仙界之人一心,如果仙神宗的人還在,那麼,江一他們現在或許已經死傷慘重,就算跑出去了,或許也要留下一大部分人的尸身,永遠的遺留在這仙界的大山,終生回不到鬼神大陸去了……

偏偏因為這仙界之人的分歧,又因為鬼神大陸勢力難得的統一,才出現了現在的局面.

總而言之……

仙界的人想要死之力,而且是每個勢力都想要將死之力收入囊中,偏偏現在單個勢力的話,那個勢力都不能將江一他們這麼多人滅殺在這里,並且拿到死之力!

江一他們和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想要脫離,奈何被團團圍住,不好輕舉妄動,生怕因為他們的亂動,影響到這現在還算安定的局面,使得仙界的人突然動手……

如果讓仙界統一戰線了,那江一他們才完蛋了那……

而此刻的亂荒閣領頭人,已經變成了從原來還想要試試看,看能不能帶走死之力而變成了只想要活下來而已,可是,面臨仙界的人,亂荒閣的領頭人不得不把鬼神大陸的勢力賣掉,從而引起了鬼神大陸之人的敵視,而江一,又因為鬼神大陸之人原本要護送死之力,以及以往他們的過節,而同樣的對亂荒閣充滿敵意,故而,這亂荒閣的領頭人,相對來說,才是最為頭疼的,必須要讓所有人都死,而他們獨自逃離,若不然,一旦走漏了風聲到鬼神大陸,對于他們來說也好,對于亂荒閣整個勢力也罷,都可謂是滅頂之災!

而之前仙界那人一聲厲喝之後,似乎也是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頓時停了下來,而旁邊那個另外勢力的領頭人,卻也是救場一般的開口.

"真的假的,讓他說說就是了,如果是真的,那咱們就殺的沒錯,如果是假的,那就證明這家伙也是鬼神大陸的人,他……又怎麼可能安安生生的死……"

這說到最後,這人的聲音變得有些淒厲,而亂荒閣的領頭人一時間青了面孔,怎麼也想不到最後會商議出來這樣的結局,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