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外泄
g,更新快,無彈窗,!

"明白……"

江一知道,自己答應下來這些事情之後,便是這秦廣王准備告訴他們怎麼樣才能把死之力帶走的時間了,此刻,秦廣王翻手之間,取出了一個小盒子.

"言語之中,自有相生相克,最強的東西,卻能被最弱的東西克制,這死之力雖然強,卻也有能克制他的東西,這個小盒子,是用我們冥界之中,輪回盤前聲響的一種樹木所制作,正可以克制死之力,本來,還真有點兒不舍得,畢竟,死之力雖然殺傷力強,可是,在不用以靈力催發之前,死之力並不能怎麼傷損到修仙者,可現在不一樣了……而那棵樹,已經因為制作這個盒子而死亡,我們正琢磨如何用這盒子複活那棵樹,可是,相比較來說,讓死之力離開這里,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這東西,你們拿去吧……"

一聽是這樣,江一等人也是有些面面相覷.

還真的就有點兒不好意思拿這個東西了,可猶豫了一下之後,江一還是伸手接過了這個木盒子,開口與秦廣王道.

"秦廣王前輩,等我們將死之力安置妥當,如果我們還能回到這里的話,再將這盒子給送回來……"

按理來說,這秦廣王之流的大能,對于送出去的東西,又怎麼好意思再有要回來的舉動?偏偏江一這麼一說之後,秦廣王抿了抿唇,淡淡一笑.

"好,不著急,等你們什麼時候再到這里,我們自然能夠感受得到,我讓黑白無常,再接應你們過來……"

江一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好,然後就再一次轉身向那死之力的方向走去.

這木盒,內部正有一個圓形的孔洞,正好能夠和死之力鑲合,可以看得出,這木盒最開始被制作的時候,便是在琢磨如何裝下這死之力,偏偏有用的時候,這秦廣王又有點兒舍不得……

江一也是無奈,這九幽地府的人倒也閑哉,一棵樹活著的時候,把它弄死了造盒子,樹死了,又開始琢磨用盒子複活那棵樹……

不過,這些終究也不是江一他們管的著的了,死之力,也就在江一這一次的引導之下,開始完全被裝進了這木盒之中,江一等人抿了抿唇,便准備從這里脫離……

那秦廣王又開口了.

"現在,外面的人都已經知道死之力其實已經出世了,而你們現在出去的話,卻又根本不可能掩蓋得了死之力的氣息,你們……准備好了麼?出去,有可能就是被外面的那些人覆蓋性攻擊……"

江一一愣.

"不會吧……"

"不會?有何不會……"

"上一次生之力出世的時候,有人把生之力從仙界的死亡之地帶了出來,卻並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啊,如果不是我們也參與到了那場爭奪之中,甚至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生之力到底在誰的手上,這死之力,我們直接裝進儲物戒指里出去,誰還能發現不成?"

秦廣王點了點頭.

"不要說你裝在儲物戒指里,就算你把這死之力丟進時空隧道之中,也照樣能被人感受到大致的方位,生之力和死之力,就是八大神秘力量之中的極端,生之力主生,主內斂,主柔和,死之力主死,主外散,主暴戾……所以,你們能夠將生之力帶走,是因為生之力根本就不會出現力量過分外泄的情況,而死之力,恰恰相反,只要你們出去,就算你們跑到天涯海角,只要有人在注意死之力,他們就都能感受得到死之力到底在哪里……"

江一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樣的狀況,對于江一他們來說,可並不是一件什麼好的事情,意味著,江一他們必須一路從仙界的東南地帶,打回鬼神大陸去……

這是何等長的一段路途啊,讓江一等人都有些窒息,而將死之力拱手讓人?又絕對不可能是江一他們能夠做得到的事情,故而,江一他們在心塞之余,也是有些絕望的情緒.

他們就全都是仙人,可是,這仙界之中同樣也藏龍臥虎啊,就他們三方隊伍加起來,一共也就三四千人而已,又怎麼可能從仙界數以億萬計的修仙者之中逃離?

江一他們咽了口唾沫,已經開始想辦法,琢磨到底怎麼樣才能擺脫這樣的困局,而秦廣王接下來的話語,卻又給了江一他們一絲希望的情緒……

"不過,你們也不用太過琢磨是不是能夠脫離外面那些人,我知道,你們其實並不是屬于仙界的人,而是來自西北方向的鬼神大陸,不過這並不重要,我們也並不在意你們兩方大陸之上的紛爭,你們既然帶走了死之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里的很多亡靈稱你們為救命恩人,也並不為過,所以,也算是我們這里欠你們一個人情,能幫的,我們自然也是要幫扶一下的……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消息,然後再將你們送出去……"

"秦廣王前輩請說……"

江一頗為恭敬的和秦廣王開口了,這秦廣王伸手指了指頭頂.

"地面上,你們鬼神大陸的人,應該已經聯合了起來,因為,我看他們之中的領袖,這幾天一直都在一起,至于他們說了什麼,我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我也不知道,可是,最起碼的,如果他們想要這死之力的話,最起碼,也要把死之力安全的護送回到鬼神大陸去,等到了鬼神大陸,你們相對就等于是脫離了仙界這一關,在哪里,有你們自己的勢力所在,能不能保住,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顯然,這秦廣王對于上面的情況也是知道不少,雖然知道的並不清晰,可是,對于江一等人來說,卻已經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只要鬼神大陸的人不出現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現象,只要他們能幫助自己等人,在江一他們到了混亂絕地之後,難不成,這些人還敢再為難江一?

江一笑了……

"多謝秦廣王前輩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