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指證
g,更新快,無彈窗,!

仙界的人暫時的並沒有再去理會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仿佛就是在等待,或者說,就是在單純的消耗時間,為的,就是在這平靜之中,擊垮這亂荒閣零頭人的心理防線.

可是,這亂荒閣領頭人的心理防線,又怎麼可能被輕易擊垮?在這漫長的等待之中,這仙界的人把坑挖了極深,奈何終究是沒有一絲半點兒的發現.

這死之力的氣息,又一次出現了改變……

而這個改變的方位,卻並不是那亂荒閣領頭人說的任何一個地方,這讓這仙界的諸多人,眯起了雙眼……

這些人頓時轉身,笑吟吟的看著亂荒閣的領頭人,這鬼神大陸其余勢力的領頭人皆是有些歎息一般的看著這亂荒閣的領頭人,所謂槍打出頭鳥,要怪,就怪這亂荒閣的領頭人知道了一些事情就知道了算了,還要充當出頭鳥大喊出來,現在好了,出現了這樣的局面,讓亂荒閣的領頭人都有些傻眼.

"看來……你是知道又不想說嘛,你……是真的不想要命了?"

面對仙界之人的威脅,亂荒閣的領頭人頓時有些畏畏縮縮的模樣出現.

"說,之前,你是如何判斷方位的!不說的話那你除了死亡,不會再有第二個結局……而且,不會讓你很輕易地去死……"

這亂荒閣的首領仿佛突然做下了什麼決定似的,突然伸手指向了這鬼神大陸其余勢力的領頭人.

"之前就是他們,眉來眼去的看著那個地方,然後,我就讓人去探查了……"

"哦……原來如此啊,早說不就好了嘛……"這仙界之人笑吟吟的看了看頓時有些驚愕的其余的鬼神大陸之人,又是轉頭看向了亂荒閣的領頭人."那你……是不是鬼神大陸的人……"

"不是!"

這亂荒閣的領頭人毫不猶豫的回答了下來,那仙界的人眯了眯雙眼,仿佛有些不信任的模樣,這亂荒閣的領頭人趕忙伸手一指.

"他們,是我帶來的所有的人,你們認為,如果我是亂荒閣的人,我會只帶這麼點兒人來?"

仙界的人看了一眼這亂荒閣領頭人所指的方向.

"他們……看起來可都不是庸手啊,你們,是那方勢力的?"

"我們……"這亂荒閣的首領一愣,"我們……是混亂絕地的……"

亂荒閣的首領心中清清楚楚,只要自己說自己是仙界的人,那這仙屆的人一定會刨根問底,到時候,一旦說錯一句話,他就完了……

亂荒閣的領頭人知道自己草率了,奈何已經晚了,如今之計,只有說自己是混亂絕地的人最為安全,再把這個鍋扔給鬼神大陸其余勢力的人,對于這亂荒閣的領頭人來說,相對是最為安全的!

"混亂絕地……混亂絕地……呵呵,很好,希望你說的是真的,既然是混亂絕地的人,那……先留你們性命……"

而也就在這仙界的人和亂荒閣的領頭人對話的時候,這鬼神大陸的其余領頭人都是有些發懵了,這亂荒閣的領頭人,可謂是一句話得罪了整個鬼神大陸,幾乎可以看得到,只要這些勢力將這里的信息傳回鬼神大陸,那鬼神大陸之中,必然會出現大規模的內戰,內戰的被攻擊方,必然是他們亂荒閣……

可是,這幾方的領頭人此刻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們能如何?好像他們什麼都不能做的吧……

想要從這里離開,這些人現在還真的不敢,畢竟,只要他們一走,就證明他們心虛了,如果他們不走,那麼,要面臨的恐怕就是仙界之人的"審問"……

可以說,這些人此刻已經在心中把亂荒閣之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奈何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面對,這些人也不想和亂荒閣的領頭人互撕,畢竟,自己過癮了,把對方是亂荒閣的領頭人的事情說出去了,看上去一時半會兒好像也沒啥事兒,可事實上,亂荒閣被逼急了,再把他們也捅出來,這就變成了互相傷害……

結局是,他們所有仙界的人一時間全部盯上這鬼神大陸的人,而這些除了亂荒閣之外的勢力原本商量好的事情,就只能泡湯了,甚至,商量好的事情不能完成不說,還要白白的將他們的性命搭在這仙界之中……

好的一點是,這幾人背後的勢力之人,都沒有和他們在一塊兒,雖然有人看到了他們的首領狀態的窘迫,想要過來幫忙,可是,這幾方勢力領頭人的神識傳信,瞬間傳遍了他們所有部下的腦海……

說出的東西是一樣的,都是……

"你們別過來,我們有辦法脫身,你們過來了,反而我們什麼也說不清了……"

故而,這些原本有了動作的人也是將他們各自的動作停了下來,雖然看著自己等人的首領,卻又並不顯得突兀,畢竟,現在看著他們的人太多了,原因都是一模一樣的,這仙界的幾個領頭人,盯上了這幾道身影,而這幾道身影,或許知道這死之力的下落?

仙界的幾個首領終于一個一個的走了過來,看到這鬼神大陸的幾個領頭人的時候,皆是淡淡一笑.

"說吧,怎麼看出來的,你們是誰,哪里來的,實力不低,卻又好像並不是那方勢力中的人,怎麼看上去有些面生……"

"我們幾個?結拜兄弟,游曆大陸,沒有勢力歸屬,如果非說有的話,那也就是我們那一竿子有同樣愛好的兄弟了,至于怎麼看出來所謂死之力的走向的,為何幾位就相信那個人的胡鄒?我們可一直什麼都沒干,也什麼都沒做,一直都在這個地方,甚至從到這里之後到現在,都沒有怎麼移動,這……我們也真是莫名其妙的背了個黑鍋……"

也幸好這幾個鬼神大陸的領頭人在之前並沒有太多的和自己的下屬接觸,更多的只是各自分散起來免得被包抄,這樣的做法卻是真真正正的救了他們一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