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同盟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沒開始,眾人就已經開始想退路了,不是說他們怎麼怎麼膽小,實在是,深處這仙界的深處,如果他們不小心一點兒的話,面臨他們的,可不僅僅只是死亡這麼簡單,仙界的人和鬼神大陸的人打起來,那比之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恐怕都不遑多讓的啊……

見眾人點了點頭,那蒼天府的領頭人又是開口.

"這樣說的話,就剩下我們蒼天府,還有烏天府還有笑天門了,咱們三家處在一種微妙的狀態,或許會幫,或許不會幫,至于亂荒閣,等死就行了,反正就是這個樣子,咱們還是要找到江一,然後保證咱們盡可能多的人的安全……回去的時候,或許並不簡單,或許……欲要咱們幾家勢力的聯合,畢竟,咱們這麼多家加起來,都不足兩萬人,要面對的,卻是數以萬倍的仙界之人……"

"嗯……"笑天門的領頭人一樣是點了點頭,看上去有些沉思,輕輕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江一他們幾個人,還有黃天府,千影門,他們的大部分人都找不到在哪,應該是江一他們來的早,已經找到了什麼,或許他們現在已經開始蹲點兒了,咱們到時候看看,如果咱們搶不到,就成全江一他們……"

"那咱們跑一趟,算是干什麼……"烏天府的領頭人有些郁悶,顯然並不想要附和這笑天門零頭人的看法.

而笑天門的領頭人卻又是開口了.

"我們來,是為了吧死之力帶回鬼神大陸,沒錯,一種神秘力量,確實可以讓一個勢力出現一個質的飛躍,可是,你也別忘了,如果把這種力量留在仙界的話,就等于是給了仙界一個質的飛躍的機會,未來,我們有可能會出現大戰,而大站的話,就必然是仙界和鬼神大陸的全面戰爭,在全面戰爭的時候,看的就是那方的實力更上,雖說有可能江一他們帶走了死之力,可是,在未來的戰斗之中,江一他們扭轉了戰局,他們成為了一個大勢力而我們都降為了二流勢力,可至少,我們的大部分人還能活著,仙界的人卻死了,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還要各自為戰,誰都想要拿到死之力的話,從長遠來看,就等于是在謀殺我們自己……"

"沒錯,確實是這樣……"這青天府的領頭人也是附和了下來."理就是這個理,而且,現在在仙界之中,其實相對來說,仙界得人心相對並不齊,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在他們的本土戰場,作為本土戰場,理所應當的,他們就認為他們仙界的人能夠帶走死之力,實際上,這就是我們的機會,他們各自為戰,而我們,卻擰成一股繩,就算有分歧,在進入鬼神大陸之前,江一他們如果拿到死之力的話,咱們也必須要想盡辦法的幫江一他們將死之力帶回鬼神大陸,另外一點,這江一他們幾個人,把控著混亂絕地這樣一個關口,之前咱們說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江一他們和咱們並沒有交情的前提下,如果咱們和江一他們共同護送死之力,到時候,混亂絕地必然會接納我們,而我們,也都能大多數人活著回去……"

幽靈學院的領頭人也是正了正神色.

"其實,我知道咱們大多數人都是為了立功勳而來,所以……都想要將死之力帶回自己勢力之中,可是,這事情總要分一個大義和私利,就如同之前笑天門的兄弟說的那些,大義面前,其實咱們可以放棄私利,有時候覺得是自己放棄了,可是,卻等于是從另外一個方面幫助了我們自己,現在,江一已經不僅僅局限活動在鬼神大陸了,你們想想江一才多大歲數?我告訴你們,江一,剛滿二十……現在是煉神還虛之元嬰境,混亂絕地六領主,意味著,就只說江一現在手中能夠掌握的,已經接近一個鬼神大陸的一流勢力,而他不過二十歲而已,你們認為,他的成長空間有多大?他日後能不能建立起一個等同甚至超越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的勢力?"

"該結交的結交,前途無量的盡量不要得罪,別像亂荒閣的那些傻子一樣,把江一逼得加入鬼神塔鬼眾,若不是因為鬼眾的原因,江一現在的成就或許會更高,繞是如此,我也相信,終有一天,他能從鬼眾之中走出來,就算不能,我一定會有朝一日,帶著百萬雄兵,兵臨亂荒閣城門之下……"

這青天府的領頭人對江一的評價倒是頗為高深,周圍眾人聽罷之後,皆是有些沉默,卻又有些不得不服的點了點頭.

"好,既然這麼說的話,那……我們蒼天府同意你們的話,只要江一他們能夠帶著死之力出來,我們優先選擇護送死之力回到鬼神大陸……"

"我們烏天府也一樣……"

蒼天府和烏天府答應了下來,事實上也就等于鬼神大陸的勢力真的出現了一個整合的現象,江一也沒想到,因為自己把控了混亂絕地這個關口,給了鬼神大陸的勢力這麼大的一個震撼,從而竟然形成了甚至有些不對眼兒的勢力,在現在的局面之下出現了願意站在一起保護這死之力的局面.

黃天府和千影門本來就跟江一在一起,他們本身就行成了作戰同盟,笑天門,青天府和幽靈學院的領頭人提出了這樣的想法,烏天府和蒼天府加入了其中,就等于是除了亂荒閣,所有的勢力都組合在了一起,准備對抗仙界對他們的打擊.

而亂荒閣,這一次真的是最為失敗的勢力了,進……他們進不了仙界之中,退,他們又被這其余的幾方勢力直接排除在外,甚至開個小會什麼的直接都不叫他們了,僅僅過來的幾十個人,甚至也有可能葬身在這仙界之中,說是這亂荒閣的悲哀吧,或許也是,說不是吧,或許也不是誰讓他們偏偏要得罪江一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