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拔舌地獄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吧,我們明白了."江一點頭行下,隨即又道."可是,前輩應該也知道,這開啟死之力,是需要一把鑰匙的,可目前為止,我們知道的這個鑰匙,也就只是一個圓珠而已,至于其余的,我們一無所知,而這個圓珠,前輩可有?"

秦廣王搖了搖頭.

"你們……沒有?"

江一倒是實實在在的搖了搖頭,畢竟這秦廣王也是掌握生死的存在,自己總不能騙人家吧,雖說這一個九幽地府最多屬于小六道,可是,這秦廣王想要殺掉自己等人,仿佛也並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吧.

"這個,我們還真的沒有,便也實話實說,不過,我們還是想要看看死之力,不知可否?"

秦廣王抿了抿唇,稍稍猶豫了一下.

"可以,畢竟,這種東西也看機緣,說是有鑰匙,可事實上,鑰匙終究也只是一個外力,說不得什麼機緣巧合之下,便能得到這死之力,去試一試,也可以……"

江一他們可謂是悲喜摻半,喜的是,他終于要見到到死之力了,悲的是,他們恐怕並不能將死之力從這個地方帶出去……

這秦廣王自己開口了.

"我有感覺,距離這一次死之力出世還有三天左右,既然你們第一個來,那我秦廣王今天也就信一次天命,相信你們能夠有辦法將死之力帶走,我幫你們一個忙,在三天之內,沒有人會再發現這里,三天以後,死之力出世,介時,我只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一個時辰,你們若是不能帶走死之力的話,那我也就只能將你們從這里送出去了,明白什麼意思了麼……"

"明白了,多謝秦廣王前輩……"

秦廣王點了點頭,眉目之上的那種憂愁始終未曾從眉角之間掩蓋下來,江一也是心中清楚,恐怕這死之力,弄得這秦廣王也是苦不堪言……

而能夠在大道之中幫天道辦事兒的人,偏偏卻是沒辦法與一種力量,讓江一他們也是替秦廣王感到悲哀,很顯然,秦廣王感覺頗為棘手,畢竟這種天生地養的力量,可並不是人力能夠毀滅的存在.

哪怕這秦廣王能夠左右大道之中的生和死,哪怕他秦廣王本身就在大道之中……

江一抿了抿唇,便已經跟隨秦廣王的腳步開始出了大殿,折向走向另外的一個方向之中,而江一他們三人出去之後,揮手示意眾人跟上,便這五十人皆是輕言輕語,雖然有些低聲嘟囔什麼,卻又並沒有亂糟糟的讓這秦廣王心生不滿.

而江一他們,竟是走上了他們來時的路.

江一他們不由得汗毛炸立,信息模擬皆是出現了一種相同的想法,便是這秦廣王,想要將他們送進這地獄十八層之中……

而事實是,這秦廣王將江一等人帶到了拔舌地獄的那一層之後,突然停了下來,這路霓裳嚇得一愣一愣的,頓時捂住了自己的櫻唇,就仿佛害怕自己會落一個和這層地獄之中的這些人同樣的結局……

將自己有些燦笑.

"前輩……這……這可不能開玩笑啊,這拔舌地獄,我們可享受不了啊……"

秦廣王回頭白了江一他們一眼.

"你們怕什麼,有我在,這些鬼差,又能那你們怎樣?這一次,死之力的出世之地,就在這一層的這個牢房之中,所以,周圍的牢房,我已經讓人騰開了,你們在這里等待就好,看到那個角落里黑色的東西了麼……"

江一他們順著秦廣王所指的方向去看,正有一黑色的好像是蓮花一樣的東西,上面流轉著些許淡淡的黑光,那黑光之中,仿佛蘊含著不少的來自死靈的氣息……

江一他們不由得有些退縮,這一次,完全是因為那個黑色蓮花帶來的威懾之力……

江一他們點了點頭,那秦廣王繼續開口.

"死之力出世的地方,就在那個黑色的蓮花之上,你們只需要在這里等待就好,三天之後,死之力現世,開啟死之力的鑰匙,會出現悸動的感覺,到時候,或許攜帶鑰匙的人就會到來,所以,你們的時間其實並不多,可卻也並不少,三天的時間,想辦法怎麼把這個死之力弄出來,就是你們的事情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就行,而畢竟這死之力出世的能夠帶走的這段時間並不是非常長,只要死之力穩固下來,百年之後雖然會消失,卻是再也沒有人能將它帶走,所以,只有這三天多一點的時間,如何把握,便看你們自己的了……"

"明白了,多謝秦廣王前輩……"

"嗯……"秦廣王輕輕的嗯了一聲,便于江一他們輕聲言語道."現在,我幫你們封上同樣這里的洞口,希望……你們別讓我失望……"

江一他們頓時有種莫名其妙的仿佛叫做壓力一樣的東西在他們各自的腦海之中浮現,卻是見這秦廣王已經轉身走遠,而黑白無常,在這里,卻又是憑空出現.

黑無常開口道.

"進去吧,秦廣王說了,進去之後,鎖上大門,省的被其余鬼差抓錯了人,拔掉了舌頭……"

江一他們不由得有些猶豫,進去之後,還要把門鎖上?這就……就實在是有點兒那什麼了吧……

黑白無常仿佛是看出了江一他們面孔之中的那一絲猶豫,也是知道這猶豫的來源,白無常開口道.

"怕什麼,如果想要殺掉你們,以秦廣王的實力,彈指之間,你們便已經灰飛煙滅,進入這里面,只是為了保護你們而已,你們想要死之力,卻又怕這怕那,若是你們不敢,我們這就送你們出去……"

江一一咬牙,與左右開口.

"黃軒兄,步青兄,你們的決定我做不了,只不過,我就先進去了……"說罷,江一轉頭看向了路霓裳等人."你們……"

江一話都未曾再多說什麼,這路霓裳突然輕輕一笑,傾城之貌莞爾一現,與江一開口說道.

"你去哪,我就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