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地獄十八層
g,更新快,無彈窗,!

"黑白無常!!"

江一等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脫口而出,只見這兩道身影一人滿身皆黑,一人通身皆白,行走之間,尚有一聲聲清脆的鎖鏈碰撞之聲在江一等人的耳邊徘徊……

江一等人下意識的後退,卻又突然感覺到這兩股力量好像有種莫名的熟悉的意味,皆有有些沒有輕皺,按理來說,江一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根本不可能感受到這小六道之中的鬼差力量才對,奈何,江一他們的感官又是絕對的沒有差錯,故而,這兩道讓江一等人頗有熟悉感覺的力量,刹那間就引起了江一等人的注意.

"好像,這兩道力量我們見過……"

在江一他們的神識海中,四面八方而來的神識傳音灌進了江一等人的腦海,讓江一等人一時間有些心煩意亂,不過幾乎所有的聲音都圍繞著一個話題,就是,這兩道力量,他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這就有點兒耐人尋味了,一個兩個,或是湊巧,一堆人都見過,那就證明問題頗多了,突然,黃軒的聲音止住了所有人的言語!

"還剛才我們追尋的力量麼?就是他們……"

眾人頓時恍然大悟,那層想到自己等人只是追尋兩股力量走到了這里,這兩股力量,卻是來自于這六道輪迴中的黑白無常?

江一他們在這里可謂是頗為被動了,奈何,江一他們又毫無辦法,畢竟,這個地方如果這些鬼差不讓他們走的話,他們又怎麼可能輕易離開……

"你們……跟我來……"

白無常突然開口了……

江一等人嚇了一大跳,不由得,便有人詢問而出.

"去干什麼?勾我們的魂魄?!"

"若是如此,你們現在已經被我們束縛了,跟我來吧,秦廣王,想見你們……"

"秦廣王??"

秦廣王是誰,江一他們清清楚楚,掌管生死簿,讓江一他們都有些呼吸急促,畢竟,他們也還沒活夠啊,卻是來這陰間走一遭,更是被秦廣王召見,秦廣王,找他們做什麼?

江一等人心生退卻,奈何這黑白無常有些呆滯的眼神始終都是盯著江一等人,讓江一等人進退兩難,內心頗為糾結,不想過去,卻又不得不過去……

猶猶豫豫之下,江一他們動了,在這黑白無常的注視之中,走到了鬼門關的面前,那牛頭馬面見到黑白無常出來,看上去老實了不少,最起碼,也不再和之前那樣,肆無忌憚的談天說地了.

江一他們抿了抿雙唇,略微讓自己放松了一些,然後便跟著這黑白無常一起,踏進鬼門關……

待的最後一人進入其中,這牛頭馬面尚且往里面看了一眼,有些沒頭沒腦的說了句……

"看樣子,秦廣王想要找他們解決那些麻煩?"

"不知道,看他們的實力,太低了點兒吧……咱們都撼動不了,更別說是他們了……"

"那可不好說,畢竟,他們不是咱們這里的人,咱們這里的人陰氣重,以陰治陰怎麼可能?而他們,卻是陽間的人,他們身上陽氣重,應該是有辦法能夠讓那些麻煩解決的才對……"

"好吧……"

牛頭馬面說罷這些,好像又變得沒頭沒腦起來,談天說地,肆意的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而江一等人,戰戰兢兢的行走在鬼門關之內的道路上,左右去看的時候,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般,而是漆黑一片,頗為深邃,仿佛什麼都能看到,有什麼都看不到,這黑暗之中,好像有什麼圖案……

江一他們不敢跟丟黑白無常,若是平常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也無所謂,畢竟,江一他們也都是修仙者,也少有什麼麻煩是他們不能解決的,偏偏這里不一樣啊,這里說白了可是陰曹地府,如果跟丟了,能不能再出去,可都難說了.

這一路上,江一他們也似是有意似是無心的問這黑白無常一些問題,奈何,這黑白無常卻是不吐露只言片語,根本就一句話也不說,仿佛為的就僅僅是給江一他們帶路似的.

而終于到了一個轉折點了,卻好像是一個向下旋轉的樓梯,再往左右去看,好像對面還有東西,可是卻又有些看不清晰,這黑白無常終于舍得說話了.

"不要跟丟了,下面,是陰曹地府之中的十八層地獄.秦廣王在最下面等著你們……如果跟丟了,被這鬼差認錯了,強行拉了進去,那恐怕我們想救都來之不及,雖然我們這個小六道和你們平級,可是,仙人之下,你們在我們眼里,還真的不算什麼……"

這言語之中,似乎有警告,有提醒,也有一種輕蔑,江一他們並沒有因為這輕蔑而不服氣,實在是虎落平原,龍游淺水,就算他們在有能耐又咋滴?說起來這里可是陰曹地府好吧,你厲害,就把你永遠留在這里……誰又受得了啊……

留下來,就是死,江一他們說起來可是沒有一個活夠了的……

而這前方的黑白無常說完這些之後,便不在耽誤時間,直接轉身向那下方的環梯走去,江一他們不得不緊緊跟上,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觸了十八層地獄……

可以說,江一他們也都聽聞過地獄十八層的可怕,可真正的見到的時候,繞是江一等人的韌性,都是嚇了一大跳!

江一等人皆是心驚膽戰,看那地獄之中,那各種各樣的酷刑,實在是慘不忍睹之極!

看那生前不孝著,被拉入石磨之中研磨,言曰,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尊父母者,便將這骨肉完完全全的研磨……

江一他們看著一道身影,硬生生被磨成血水,便見那鬼差拉向了下一個……

又看前方,那一個個鬼差將人扔進火堆之中,聽哇慘叫之聲不絕于耳,名曰醫本濟世,既然無德,自然要讓其承受水深火熱之苦……

……

這一切的一切,看的江一他們都是一陣哆嗦,不由得,都有了種無論如何都要證仙而不要死去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