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故作疑陣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怎麼辦?"

黃軒似是有些焦急,好不容易來到這里,在這個地方,多多少少的,他們也找到了一些消息,故而,他們也想要趕緊進去探查一下,可偏偏的這素衣卻是攔下了眾人,說的一番話,又讓眾人不由得有種感覺,那種感覺,被稱為……讓人為之驚懼……

其實,素衣也並沒有胡說,元素和元素之間,終究是有不少的串聯的,雖然風元素和死亡元素好像有些不搭邊兒,可畢竟,這兩種元素也是大道衍生,相互感知之下,比及人類的元素掌控者對元素的了解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把這里,燒了……"

"燒了?!"江一都是一愣,"且不說咱們在這里暫時是一種保密的狀態,外人都不知道,一旦燒了,就等于是把那些人都引過來了,而如果咱們想要繼續安安穩穩的留在這里,那麼,就只能繼續不給別人發任何的信號,另外,既然來這里的人,都是為了爭奪死之力的,那麼,既然咱們知道這個消息,難不成還給後面的人留一條後路?"

江一倒不是小心眼兒,畢竟這種力量的爭奪,不是生,就是死,他們最起碼也要保證他們自己的安全吧,如果把這里燒了,不就等于給後面的人也留了一條路?到時候,他們不還是會被發現嘛,倒是等于江一他們做了個好事,給後面的人鋪路了……

而後面的人,恐怕可不一定會感謝江一他們的造路之恩……

素衣自然知道江一在想什麼,在江一言語說罷之後,搖了搖頭.

"當然不能,咱們好不容易到了這,怎麼也不能讓後面的人吃現成的,這個地方,如果虛空而行的話,一樣會消耗生命力,你們可以嘗試一下,所以,想要進去,只能毀了這曼陀羅花海,但是,可以想一個辦法,讓毀掉的地方只能我們自己通行,過去之後,其余的人再想過來的話,就還是要想辦法除掉曼陀羅花海,等他們發現這個事情的時候,如果那個黑漆漆的洞里真的有死之力的話,或許咱們已經找到了……"

黃軒抿了抿唇,腳尖輕點虛空,輕輕的向前走了幾步,在江一等人的注視之下,這黃軒可以說是突然間面孔就變了顏色,一抹驚懼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從這黃軒的眸子之中閃現而出,這黃軒抽身而退,落到了江一等人的身旁,尚還心有余悸的開口.

"真的……這個地方……真的會損耗身體機能,就這一瞬間,我感覺我好像就損耗了自己自身千分之一的生命力,而這條路如果真的是走過去的話,咱們恐怕都要消耗半數的生命力……"

江一等人不由得吞了口口水,繼而看向了方宗.

所有人都明白,剛才素衣說的一切,歸根到底的來說,還是說給這方宗聽的,而想辦法這件事情,就真的要大家集思廣益了,江一看了看這花海,與素衣開口.

"一條能夠讓我們通行的路就可以了,對吧……"

素衣點了點頭.

"對,理論上來說,只要能夠供咱們通行就可以了."

江一的腦子飛速運轉,不多時,竟是想出了個壞點子……

只見江一突然抿出了一絲淡笑,與方宗開口.

"方宗,你的火焰,能爆炸不?"

方宗一愣,卻還是點了點頭.

"能……"

"爆炸之後,能不能把控到跟這個洞差不多的程度……"

方宗遠遠的望了一下,似乎是暗自琢磨了一下.

"控制好的話,完全可以……"

"那好,方宗,你就照著前面隨便燒吧,最好弄出來個迷宮啥的,然後時不時的爆炸一下,炸出來幾個坑,有一條被燒出來的道路,最好是蔓延個幾百里啥的……"

眾人刹那間明白了江一的意思,不由得有些無奈,跟江一作敵人,實在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這方宗也是無奈了.

"幾百里,有點難,幾十里……我試試吧……"

"也行,反正你隨便玩兒……"

方宗一翻白眼,一團太陽真炎,已經在方宗的手中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下,只看這方宗宛若扔球一樣,遛著地面,便將這火焰扔出了好遠……

江一只看前面有一條道路在刹那間出現,一望無際,只能看到一個淡淡的金紅色亮點,好像正不斷的在江一他們的視線盡頭若隱若現……

而這條道路,並不很寬,勉強夠一人行走,左右曼陀羅花垂下,又遮上了大半條路……

而方宗左右開弓,又是漸漸扔出數道火焰,時不時的炸開幾下,雖然沒有爆炸的聲音,可是,江一他們都能看得出,這火焰刹那間行程了一個火焰圈子,似有低聲的"哄"的一下,一個和那個黑色井口一樣的洞口,便已然出現……

江一他們不由得生出一絲壞笑.

障眼法,至于到時候這些人如何選擇,那就只看他們的就是了……

真的也是進入了真正的井口的地方,那江一他們也沒辦法阻攔,也就不再打算阻攔……

方宗並沒有很快收工,而是繞來繞去的弄了好多,在同樣真正的那個洞口的地方,彎彎繞繞饒了好遠,然後事實上,並沒有真正的通向洞口的方向,就算有人說著這條路過去了,也必須要想辦法再毀掉半條路的曼陀羅花才行……

而真正的道路,卻是在方宗燒出來的第一條通道的地方,在這條通道上,有一個微微的折向,這個折向,並不明顯,由一個被方宗炸出來的大坑遮掩,彎彎繞繞的,從後方才能真正的進入那真正的洞口之處……

而在這真正的洞口的轉折處,實際上並不能看出來有什麼異樣的地方,江一都有些直呼這方宗弄出來的道路的完美,不由得,素衣揚起了清風,將這兩側的曼陀羅花吹來,江一他們一一踏上了道路之上,清風守護著整個隊伍,待的所有人通過了,清風方才消散,曼陀羅花,也重新垂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