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剩下的,就是江一他們幾個人處理了,根本就不等這黃天府和千影門的人動手,聊會他們八個人,全殲了一個接近兩百人的隊伍……

而時間,用了不過一刻鍾而已……

黃軒的喉結不由得動了一下,有些結結巴巴的和這步青開口.

"幸好說的是殺敵最多的那個,如果真的讓他們聯合起來,算殺敵總和的話,那咱們可就真的是跟著跑一趟的事兒了……"

"咳咳……"步青也是驚訝的目瞪口呆,卻是輕聲咳嗽了幾下緩解自己的尷尬.

這黃天府和千影門的人更是驚愕的合不攏嘴,等江一他們回頭的時候,這些人正一個一個的,用手向上扶著自己的下巴……

江一等人皆是將自己的兵器擦拭乾淨,放了回去,繼而拍了拍手,于眾人開口.

"收拾一下吧,然後,咱們繼續走……"

"啊?!"

"收拾一下啊,難不成,還要就這麼大一片痕跡啊,這畢竟是仙界唉,咱們殺了這麼多人,萬一被找上來,很麻煩的好吧……"

"哦……哦……對,兄弟們,收拾一下,把他們的尸身全都扔到江里去,剩下的扣不起來,都就地掩埋了!"

這步青的言語聲,多多少少的有些木吶,那黃軒亦是如此,而兩人身後的人,有些呆呆地開始收拾了.

江一他們也沒閑著,跟著這些人一同收拾了這些尸身,然後眾人短暫的休息了一下,養好精神,吃了些東西,繼續向那輪回池的方向沖去……

而在這過程之中,這黃軒和步青對于江一他們都是有了一種新的看法,原本的時候,這步青和黃軒之所以願意跟江一他們合作,一來,是因為江一能夠把守到混亂絕地這一個很重要的逃生關口,另外一個,便是因為路霓裳的關系了,因為路霓裳能夠代表著青天府,可事實上,對于江一等人,這黃軒和步青,本質上來說並不是非常的有好感那種……

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利用關系而已,江一他們自然也是知道這件事情,而一路之上,江一他們也一直都在思索這個問題,如果一直是利用和被利用關系,那遲早會出現問題,所以,正好路霓裳他們引來了個麻煩,江一他們就順便給這黃天府和千影門的人演了一出大戲!

這大戲的結局,完全震懾住了這兩大勢力在這里的人,最起碼的,黃軒和步青已經暗下決定,如果這江一等人有需要被幫助的地方的話,他們毫不猶豫,畢竟,江一他們現在的潛力,已經代表了他們的未來不可限量,雖然仙靈力一閃,可對于修仙者來說,百年,千年,也都不過是彈指之間,一旦他們弄到了仙靈力,能夠成長到那一步,真的很難說.

黃軒和步青都是人精,都知道事情到底該怎麼做,故而,不約而同的,兩人就有了同樣的打算,放棄原來的那種刻意的交好,以心換心的和江一交往……

哪怕江一是鬼眾,哪怕現在江一他們的整體實力還並不是很強,而這一切,在這黃軒和步青的面色之中,江一已經完全猜到,江一淡淡一笑,這也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而千影門和黃天府的人,此刻看江一他們的目光也一樣出現了轉變,畢竟,在這里的人,除了江一他們,個個都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人,雖然在之前的局面之下,這些人也一樣能夠短時間內將那些追殺的隊伍全殲,可是,江一他們搶的實在是太快了,基本上,都沒怎麼給他們動手的時間……

而且,他們都看的清清楚楚,江一憑借自己的實力,斬殺了那隊伍之中一個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哪怕只是煉虛合道之合體境,可在普通修仙者的眼中,這煉虛合道之合體境,和煉神還虛之元嬰境可也完全是兩回事兒了啊……

江一他們也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表現出什麼感覺自己特別厲害特別厲害什麼的言語,毫不聲張之下,讓這黃天府和千影門的人更是覺得江一他們的低調,偏偏越是低調的人,對于這些都是修煉已久的"老妖怪"來說,越是覺得了不得.

在這之前吃東西的過程中,很明顯的,便有不少人找江一他們攀談,江一他們也知道是什麼意思,反正他們說什麼,那江一就回答什麼也就是了,始終都是笑吟吟的模樣,顯得頗為平易近人,讓這s黃天府和千影門之中基本上都可以被稱為元老級別存在的人,對江一等人都是生出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說是恭敬不是恭敬,說是敬仰又不是敬仰的情緒……

這終究是酒足飯飽,江一他們一路西行……

……

終于,離那輪回池越來越近了,甚至已經感覺到了那輪回池附近的陰森,中間有一段旅程,已經沒有了人煙,可到了輪回池附近的時候,江一他們卻都是看到了這輪回池附近市場竄動而出的人頭……

江一等人在外圍很遠的地方就落了下來,雖然時常也有人看向江一他們,可貼著卻並不影響江一他們在這輪回池之中活動,畢竟,這里的勢力頗為噪雜,就連仙界自己人都分不出來那些人到底是那些隊伍的,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家都不認識的隊伍,這些人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的,畢竟,仙界的地界是鬼神大陸的三倍,鬼神大陸之中有七大統禦勢利和一個鬼神塔,而仙界也一樣就八大統禦勢力而已,超大的地界自然也就造就了不少在的八大統禦勢力之下建立的一流勢力,二流勢力……

這些勢力,有很多甚至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都叫不上來勢力的名字,更別說是認得他們每個人了……

聊會他們本來就有打算,便不再猶豫,直接沖著這輪回池的西方走去,偏偏這輪回池的西方,好像是一處禁地似的,這里的搜尋之人,倒是少有往這邊來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