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輪回池
g,更新快,無彈窗,!

黃軒仿佛是恍然大悟了一般.

"對……對,一時間只是琢磨你們實力相對比較低,忘了這件事情了……"

江一苦笑著搖頭.

"如果要這樣比的話,那就比我們殺掉敵人最多的那個吧,比如我殺掉了十個敵人,我的伙伴們都殺掉了九個,那就按我的算,而如果我的伙伴里有人殺掉了十一個敵人,那就按照十一個人來計算,怎麼樣?"

江一自己這樣提出來了,那黃軒自然是毫不猶豫的也應了下來,真的從規則上來看的話,實際上,還是這江一等人稍稍吃虧一些,不過,江一倒是毫不在意,畢竟他們也沒想著一定要拿到這第二種神秘力量……

有這麼多的助力在,江一他們最起碼也能保證他們盡量多的安全問題,而有自己裝腔作勢的把控這混亂絕地關口的問題,也是讓這黃天府和千影門兩方勢力多了不少的嘀咕,琢磨著一定要和江一交好,要不然,回來的時候,恐怕都是問題,畢竟,雖然有這茶哥在,可茶哥也管不了混亂絕地的事情啊,如果混亂絕地不讓通行,就算是茶哥,也沒辦法攻下混亂絕地的城牆,將眾人帶進仙界之中……

更何況,這茶哥也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得不償失且不說,就算是這件事情做的劃算,茶哥也要考慮一下混亂絕地這些人分散之後對自己的"生意"的影響,畢竟茶哥是生意人,生意人講究的,也是兩好合一好,總之,相安無事的時候,才能讓茶哥也做到利益最大化的問題.

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要看江一得了……

若是在以前,混亂絕地的領主依舊是那幾個,也不和他們這些鬼神大陸的人通道而行什麼的,他們也不用擔心這混亂絕地有可能會被堵下來的事情,偏偏江一現在成了混亂絕地的六領主,真的可以做到一句話就封了混亂絕地的城門,讓這些鬼神大陸的人也是不得不跟江一交好了,省的到最後了江一再給他們弄出了什麼絆子來,那可真的是哭都哭不出來……

在黃軒和千影門的領頭人步青的腦海之中,也是無限可憐這亂荒閣的人,或許,也就只有他們這些呆頭鵝一樣的存在,才能在明知道局面一旦逆轉就是要命的事情的情況下,還琢磨著怎麼算計江一……

江一抿了抿唇.

"既然這件事情就這樣說下來了,那就各自說一下各自知道的消息吧,我先說,我知道的並不多,畢竟,我們這段時間一直都游曆在鬼神大陸和混亂絕地之中,所以,關于這些方面的具體的事情,我們得到的消息並不會和你們這樣全面,只是知道方位在東南仙界,第二種神秘力量死之力如果運用不好的話,便會使得這周圍很大的范圍變為死地,剩下的關于位置的問題,我就不知道了……"

江一倒是頗為坦誠,這黃軒和步青兩人一時間有些無奈,可是,隨即也就不再在意這個問題了,如果按照江一答應他們的話,只是江一給他們提供一個絕對安全的回到鬼神大陸的路徑,便讓這黃軒和步青覺得非常值得了……

黃軒也是取出了一張地圖,不過,卻是一張仙界的東南地界的精細地圖,只聽黃軒開口說道.

"在這個地方,我知道的也並不是非常多,畢竟,我們黃天府並沒有什麼釘子紮在仙界之中,知道的事情也是有限,不過,經過探查,應該能夠確認基本上就在這個地方……"

江一和步青看向了黃軒所指得方位,那地方標注的,一樣是這仙界之中的一處險地,這地方,被仙界之人稱作"輪回池"……

是不是真正的,傳聞九幽之中的輪回池,江一就不知道了,可是,既然被這樣稱呼,那也必然就有其原因的.

"在這個地方,傳聞里面有鬼魅妖魔,具體是真是假,不太清楚,只不過,死之力出世的地方,必然是天下至陰的地方,在這輪回池里,只要咱們找到至陰的地方,就應該可以找到這死之力的出世之地……"

江一點了點頭,那步青已經開始接著補充了.

"這個輪回池,很邪乎,傳聞之中,就好像是一個小的六道輪回一樣,在我們來的時候,我也調查過輪回池的事情,傳聞,好像是一些下等位面的人死亡之後,會進入這個輪回池之中,不知是真是假,仙界那邊,對于輪回池視如絕地,所以,平常就算是幾個統禦勢力的領袖,也不敢輕易地進入這個地方之中,所以,對于這里的消息,更多的是來自于人們口中流傳的野記……"

這步青頓了一下,又是稍加思索.

"具體是什麼模樣,還是要等咱們進去之後看看再說,而就和黃軒說的那樣,這里面,最陰的地方,就是死之力降臨的地方,而死之力的鑰匙,經過占卜師的推算,一定會過去,而且就是咱們鬼神大陸的人,所以,咱們去那里之後,守株待兔也好,或是跟著那個人進去也行,反正,都能接觸到死之力……"

江一點了點頭,輕咬下唇.

"那就沒有推算點兒別的?"

江一有這樣的疑問,仿佛就是理所應當一般,畢竟,占卜師都推算出來這件事情了,再算點其余的,也並不會費太多的事情吧.

江一也是想到了孤先生,孤先生當初和自己說的並不是很多,又想到了邪云應龍,可邪云應龍告訴江一的,其實說到底也依舊沒多少現在就可以用到的事情,所以,江一一時間也是有點兒捉寸見肘的感覺……

可在江一的詢問之下,這黃軒和步青皆是搖了搖頭.

"別的,還真沒有,畢竟,這種事情牽扯到了天機,只要牽扯到天機,自然而然的,這件事情就不會再簡簡單單的被處理,我們黃天府的占卜師,欲要一探究竟,結果,死掉了十幾個,終究不再敢去嘗試這種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