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怨恨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請……請說……"

這亂荒閣的人一時間感覺這個請字很難從口中吐露出來一般,卻還是不得不說了出來,唯有那陳怨,仿佛依舊是頗為不岔,再或許……便是因為自己的臉面問題了吧……

江一笑吟吟的看著陳怨.

"誆騙我們的事情,是你想出來的吧……"

陳怨原本有些不想理會這江一,而他身旁的那個人卻是扛了扛這陳怨的肩膀,陳怨一時間有些輕哼,卻還是低吟之間,淡有出聲……

"是……"

"哦……那麼,你出來,我跟你單挑!"

江一一句話,震懾當場!這陳怨的修為,在煉神還虛之分神境,而江一,不過煉神還虛之元嬰境,比及陳怨,這江一的境界比陳怨低了兩個小境界那……要知道,修仙者在晉升的過程之中,越是靠後,越是艱難,勢力的差距也是越大,這江一突然的挑戰,在有些人的眼中,就覺得江一好像是瘋了一般……

唯獨江一,仿佛毫不在意,這讓的那亂荒閣的人不由得與這陳怨交代.

"萬萬不可真正的和江一動手,讓他贏了就行了,丟人而已,最起碼,不會因為閣主的憤怒丟了性命……"

而這句話,卻又正好傳到了江一的耳朵之中,讓得江一淡淡一哼!

"不用留手,單挑就是單挑,我輸了,是我技不如人,我贏了,你們別瘋狗一樣咬著我就行……"

江一說話不留半分緩和的余地,這亂荒閣之人聽得都是怒火中燒,奈何卻又都不好發作出來,這陳怨原本就對江一頗有不岔,江一要挑戰的時候,自己旁邊的人還要自己留手,更是沖撞到了這陳怨的神經,如今,江一自己說不用留手,這陳怨突然興奮了起來……

"好!公平挑戰,畢竟刀劍無眼,你死我活,活是你活我死,都是公平而為之後出現的事情,我死了的話,亂荒閣不會追究,只是……你死了的話……"

"那我們一定會追究!"

江一都還沒有說出口,這路霓裳卻是先說了出來,讓這陳怨一時間頗為賭氣,可看江一依舊淡淡抿笑的模樣……

"誰告訴你是公平競爭?我只說挑戰你,可是……我有說是公公平平的挑戰你麼?我這里這麼多人幫我,我為什麼要那我的命賭?呵……你想太多了……只不過,今天這一場戰斗,偏偏的你還必須要跟我打,若是不的話,後果會是怎樣,你自己也清楚吧……"

亂荒閣之人進退兩難,聽明白了江一的意思,反正就是想要名正言順的殺掉這陳怨,還並不願意幫他們亂荒閣打開混亂絕地的關口,可是,現在的局面之下,就算他們想要拒絕,也是根本不知道到底從什麼地方拒絕才好……

江一一把拉出了星芒劍,走到了場地的中間,周圍之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讓開了一個空場,供江一和陳怨戰斗.

這茶哥見這麼多人在這里,一時間也不說什麼不允許在這里私斗的問題了,靜靜的站在一旁,審視著江一,又看了看江一手中的星芒劍……

"江小友,差不多就得了,非要要了陳怨的命?"

"對,非要不可!我這一生,守護的不多,我身後的兄弟,懷中的女人,家中的長輩,還有故鄉的土地……上一次,我弱,所以被你們亂荒閣欺負,這一次,我依舊弱,可在這片土地之中,我卻有狂的權利,所以,我憑什麼遷就你們……當我聽到家鄉淪陷,便欲要將攻占我家鄉之人碎尸萬段,可既然這是個騙局,那麼,就由騙局的來源之人,用命償還……"

"江小友,有點兒過了吧……"

"過?!"江一頓時大笑起來,張狂之意越加強盛!"哈哈哈哈哈!過?!你說我過了?當初,你們亂荒閣算計我江家,讓我江家家破人亡,我親大哥兵變差點殺了我父親,我母親被你們抓走,用以逼迫我攀登鬼神塔,又借我之手肅清西北雪域……這些仇,當然要一個一個的報,今天,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你可想好了,你的根基,依舊是在鬼神大陸,而在鬼神大陸之上,我們亂荒閣,有無數的辦法讓你們的家族,生不如死……"

"前提是,你要能找到我家族的人."江一抿出一絲淡笑,"就算你們能找到,也要你們能夠再一次入境青天府才行……"

路霓裳在一旁雙手抱懷,一樣是隨著江一的話語應下聲.

"青天府,自己你對你們亂荒閣下了生死令,只要是你們亂荒閣的人,上到仙級修仙者,下到貧民老百姓,只要進入青天府境內,必殺……"

這亂荒閣的人面色變了,江一他們可謂是h毫無顧忌,而在現在這樣的局面之下,這周圍的人卻又將他們死死地圍了起來,想要沖出去,都要江一的一聲令下,而江一今天確是擺明了決心,就是要殺一殺他們亂荒閣的威風!

說是公平的戰斗,可事實上,又怎麼可能做到公平啊,江一已經提劍到了這陳怨的面前,與陳怨又一次開口……

"來,不要慫,打敗我,你們就可以從這里離開……"

雖然江一口中這樣說著,可這句話的真實性,卻是沒有一絲半點兒的保障,讓陳怨一時間憂心忡忡,看著自己身後的那些原本稱兄道弟的伙伴們,此刻一個個的對著自己怒目而視,就可以看得出,當初他做的那個決定有多失敗,基本上是徹底激怒了江一,讓江一根本就不打算再給他們留下一絲半點的緩和的余地……

"上吧,陳怨,不管你是生是死……都不要在回亂荒閣了,等我們回去的時候,放心吧,所有的罪責,我們都會退到你的身上去的,所以……你基本上,可以安心的去死……"

亂荒閣之人的話,讓這陳怨原本就冰涼一片的心,刹那間掉進冰窟窿了一般,無比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