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亂荒閣的慌亂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別太過分……"

"也不知道過分的是誰,我們只是在這里喝茶,就讓我們滾蛋,亂荒閣又怎麼樣?在不是鬼神大陸的地界之中,誰會怕你亂荒閣?"

猜都不用猜,這亂荒閣在平日之中也是囂張跋扈慣了,突然被江一這樣的可以說是後生晚輩的人教訓,一時半會兒的,這亂荒閣的人都是受不了了,而這亂荒閣的人同樣警惕了起來,看著左右籬笆外,似乎真的在害怕隨時都有混亂絕地的人的到來.

"一條鬼神塔的狗而已……"

這亂荒閣之前偽裝西北雪域靈家的那道身影冷冷一哼,揭起了短,而江一頓時暴怒之極!

"你……若不是你們亂荒閣,我怎麼可能攀登鬼神塔,又怎麼可能在一步登天的時候選擇失敗!呵……亂荒閣,仇……我早晚會報,最好你們能在仙界之中殺了我,最好別讓我有回去的機會……"

江一的氣勢,已然在刹那間顯露無遺,而後面,突然有了拍手的聲音響起.

"好好好……江小友果不愧路府主都贊譽有加,有膽有識……攀登鬼神塔的事情我也聽說過,是這亂荒閣挾持了你的母親,同樣也證明了你的有情有義……朋友,我是交定了,只要江小友不嫌棄于我……"

"黃軒……"這之前冒充靈家之人的那道身影聽到這聲音之後,不由得便有言語從口中吐出,轉頭去看的時候,又有一隊人馬,約莫三四十人,正要走進這院落之中.

"陳怨,這之前的事情那,不巧,我也剛好聽說了,聽聞貴聯盟想要借助江小友的手,帶動混亂絕地的力量鏟除我們黃天府的勢力……呵呵,陳怨啊陳怨,你讓我說你什麼好那……你說如果我要是不滅滅你們的氣焰,是不是都有點兒對不起我們這被冤枉的事情啊,但是你們亂荒閣也真夠不要臉的,算計這個,算計那個,從青天府西北雪域算計江小友,江小友非但沒有再你們的算計中死去,反倒越來越強,強到你們就算想動手,也只能琢磨一下後果的程度,只能說啊,你們亂荒閣真的很沒眼光,真的……很讓人討厭,討厭到一個西北邊陲的公子哥,都能跑到仙界來不斷提升自己的境界,或許這就叫……拜你們所賜?"

黃軒倒是實話實說,從言語之間,多多少少也有種讓江一聽得不太舒服的話語,可是,只要偏偏思索,便也明白這江一的意思.

就是要刺激這陳怨,因為這言語之間,黃軒充斥滿了對亂荒閣的鄙夷,當眾揭穿了亂荒閣的丑聞,讓亂荒閣之人一時間也是覺得在這當眾的面前,頗為沒有面子……

"黃軒,看來沒把你們全部留在鬼神大陸,倒也真的是一大敗筆……"

"說的你們能做到一樣."黃軒看起來毫不在意的樣子,淡淡一笑之間,已經偏頭看了遠方一眼,"用不了多長時間,千影門就來了,雖然千影門不會幫我們兩方,可你認為,千影門會不會幫江小友?"

這陳怨一時間真的變得有些怨毒起來,這江一在這里,真的是讓這陳怨有種頗為難受的感覺,不斷在心中浮現!這黃軒的意思其實說的已經很明顯了,江一現在可以說是代表了這混亂絕地的人,江一不放行的話,哪一家的大部隊可以進入這仙界之中?

就算是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又怎樣?只要混亂絕地有遺千年在,那就堅不可破,就算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的首領到來,看到遺千年,恐怕也是頗為無奈,不用拖太長的時間,只需要很短暫的十天半個月左右,弄不好這混亂絕地就能擋的這鬼神大陸任何一個或是多個勢力失去爭奪這第二種神秘力量的機會……

不論黃軒和江一想要交朋友是出于什麼原因,不得不說,這黃軒真的是非常會挑時候了,此刻的江一,且不說到底是不是處在弱勢之中,最起碼的,對于現在的狀況來說,打壓這陳怨,就是對江一最大的幫助,所以,這黃軒一看到這里之後的情況,毫不猶豫的就出聲了……

和江一建交,就不說其他的事情,就直說他們都想要爭奪第二種神秘力量這件事情,只要江一他們不攔截,在混亂絕地這個方向,他們就多了無數的機會,無論怎麼說,這拉攏江一,都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而亂荒閣,偏偏卻是根本不可能存在有這種明智的選擇的機會!

亂荒閣的人一下子有些進退兩難了,想要在現在說兩句軟話吧,卻是知道,已經晚了,江一也是攤了攤手.

"反正之前的事情,遺千年前輩也是知道的,而且,遺千年前輩已經自己說了,亂荒閣的人,他……會幫我攔截,如果你們不想要亂荒閣傷亡慘重的話,那就傳書給亂荒閣,讓你們已經過來的人回去吧……反正……他們也過不來……"

江一的話,仿佛是一槌定音,這黃軒頓時哈哈大笑,與路霓裳打了個招呼之後,便是到了江一的身旁,江一也不知道這黃軒現在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可是,江一還是頗為友好一樣的與黃軒兄弟相稱了……

反正江一現在屬于是孤立無援,這黃軒也需要江一他們的幫助,兩方正好各有各的所圖,讓被圍在中間的亂荒閣之人,尷尬了……

很快,千影門的人也來了,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已經來了三個,加上江一他們,等于是代表了這整個位面的四個超一流勢力群體……

千影門不多時便了解了狀況,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和江一他們站在一起,這亂荒閣的人,終于是不得不服軟了……

可就在亂荒閣的人欲要和江一他們賠禮道歉,打開混亂絕地這個關口的時候,江一確實突然擺了擺手……

"不用跟我道歉,我只想知道一些事情,然後再做一些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