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爺爺!
g,更新快,無彈窗,!

要知道,這種東西,無論是落在仙鬼二界什麼人的手中,只要是修仙者,那麼,對他的珍貴程度恐怕絕對是超過自己的本命神兵的,可偏偏在這里,被一口一個破樹葉子的叫著,無論怎麼聽,都讓江一有種翻白眼的沖動……

周圍,也並沒有人注意江一他們,就好像江一他們在這里說什麼都和他們無關似的,各喝各的茶,面目之上,也是表情各異,雖然各自都有言語,卻是都沒有在這里流露出一絲半點兒的急躁脾氣……

江一與這老者拱了拱手.

"老伯怎麼稱呼?"

"茶……"

"茶?"江一愣了一下."茶……茶前輩?"

"難聽,我不喜歡……"

"茶老?"

"我看起來很老麼?"

江一原本尚有些笑意吟吟,卻是在這句話之後,突然頓住了,原本的笑意稍稍收斂,看向這老頭的時候,卻真的是,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白發蒼蒼都不算老,那什麼算老?難不成,應該說江一他們這些人都是些老妖怪不成?!

可明面之上,江一還是有些違心的搖頭.

"不老……一點兒都不老……"

"嗯……那就好,記住,叫我茶哥!"

"噗……"

方宗剛剛喝進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正噴了對面夜淚一臉,頓時,不僅僅這個自稱茶哥的人怒視方宗,就連夜淚,也一樣對這方宗怒火熊熊……

"怎麼?你嫌我老?!"

這茶哥當先開口了,嚇了方宗一大跳,方宗憋著笑意,趕忙擺手出聲……

"不不不,前輩……不對,是茶哥怎麼能顯老那?是這茶有點兒燙,對……有點兒燙……"

"你是說我的茶,沒煮好嘍?"

"不不不……"方宗一時間只覺簡直就是自己挖了個坑,然後自己跳進去了,再自己把土給埋上了,什麼叫做作?這就叫作……簡直就是越描越黑,江一有些看不下去了……

"茶哥勿怪,這家伙,腦子有點兒問題,不太正常,我們這也是准備帶他去求醫那……"

"哦……"

茶哥長長的低吟了一聲,不在理會這方宗了,奈何方宗的目光,卻是頓時瞪向了江一.

茶哥輕吟一聲.

"行了,你們喝著,我先轉悠一會兒,畢竟年輕啊,精力好,茶淡了,自己去采茶葉,不過,只須在這里喝,如果帶走的話,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們會有殺身之禍……"

"多謝前輩……不,多謝茶哥提醒……"

這茶哥幾乎是拂袖離去……

頓時,方宗准備聲討江一了,卻是在方宗還沒有說的出口的時候,這夜淚卻是指向了方宗的鼻子……

"媽的!悟道茶就是讓你這麼糟蹋的?還噴了老子一臉,是不是想打架?!"

"臥槽?!"這方宗頓時不服了起來,也顧不上之前江一說他是腦子有問題這回事兒了,轉頭與夜淚懟了起來,"悟道茶咋滴,沒聽到剛才說是爛樹葉子麼?有啥了不起的?再說了,噴你咋滴!打架?來啊,誰怕誰?!怕你老子是你孫子!"

而輕飄飄的,在不遠處的地方,那茶哥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里,不允許私斗,否則,先和我打一架……"

方宗慫了,夜淚也慫了……

兩人叫囂的在厲害,也不敢和這個自稱茶哥的人打一架吧……

雖然看上去這茶哥弱不經風,奈何這打起架來弄不好恐怕就是傷筋動骨的事兒啊……

江一無語……

"行了,別鬧了,安心在這里等著,然後人湊齊之後,咱們就離開,別在這里惹是生非……"

兩人頓時都是端起了茶水,四目相對,好像有什麼陰謀的情緒在醞釀,就在江一把之前的話剛剛說完的時候,江一突然感覺到自己面前水霧彌漫,隨之而來的,還有自己耳邊的兩道"噗"聲……

江一根本就來不及躲閃,茶水便已經噴到了自己的臉上,江一頓時大腦一片空白,在江一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聽到了方宗和夜淚張狂的大笑!

頓時,江一抹了一把臉,然後……一拍桌案!

"老子跟你們拼了!"

接下來,就又是茶哥的那句話.

"這里……不允許私斗,否則,先和我打一架……"

"打就打,誰怕誰孫子!"

頓時,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江一,江一說完這句話之後,自己也是愣住了,就連江一的伙伴們,都有些呆滯的看著江一,完全像是看瘋子一樣了……

江一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感受到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威勢,悄然偏頭看向那茶哥,茶哥此刻已經摩拳擦掌,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江一的方向……

江一又是吞了口口水,不由自主的轉身,與這茶哥對視,雙手微微揚起,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江一真的敢和這茶哥動手的時候,只見江一突然雙手抱拳,然後躬下了腰身,口中恭恭敬敬的叫了出聲……

"爺爺!"

"……"

眾人又一次愣住了……這一次,連茶哥的動作也是頓了一下,似乎是戳到了茶哥的痛處……

"我有那麼老?!"

"沒!"

江一應下的斬釘截鐵!

"那你問我叫爺爺?"

"怕了,所以才叫!"

"哼……"這茶哥冷冷一哼,不理江一,反手取出一個水壺,似乎想要去給那些茶樹澆水似的,這江一倒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茶哥爺爺慢走……"

在不遠處的茶哥,突然一個咧跕……

路霓裳已經有些笑得開始抽搐,一邊笑話著江一的沒出息,一邊笑話著江一的滑稽,而這茶哥走了,江一方才舒了口氣似的坐了下來,然後一心有余悸的與方宗和夜淚開口……

"你們兩個等著,等從這里出去了,等到了仙界之後,有你們兩個好受的!"

夜淚和方宗瞬間組成了作戰同盟,原本還有些小別扭刹那間煙消云散,這方宗開口道.

"我打遠程,燒死這個豬兒蟲……"

"好嘞,那,我從背後偷襲他個小崽子,干死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