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去留
g,更新快,無彈窗,!

路霓裳聽到江一的話,以為江一不信任她,想要反駁幾句,卻是看到了江一有些擠眉弄眼的讓她坐下,路霓裳頓時閉口不提了,淡淡的坐下之後,抿著杯中的茶水,看著那個自稱是靈家的人,眸子之中,也有一絲危險的光芒出現……

江一突然又是開口了.

只不過,這一次,江一是朝著門外開口,只聽江一喊著外面那些守護的修仙者.

"來人那!"

外面頓時有人推門而入,江一吩咐了下去.

"把這個人帶下去好生招待……不要讓他離開府中,外面太危險,他一個人不方便……"

"是!"

那幾個修仙者應下,而路霓裳等人頓時都聽出來了江一的意思,這話語之中,無一不充斥著將這道身影軟禁的意思,他們都知道,江一也是懷疑了……

這道身影被幾個修仙者帶下去了,江一順手一揮,那房門便被重新關了起來,江一與眾人出聲.

"雖然這字跡看上去是真的,這大印也是真的,不過……這個家伙的話.我還真的有點兒不敢相信了……"

"我就說了嘛,青天府和黃天府絕對不可能真正意義的開戰……"

路霓裳似乎有些在捍衛自己的主權,而江一淡淡一笑.

"且不說這個,其實,他表現出來的疑團有很多,讓我始終想不明白,可是,我不明白他的動機是什麼……"

"什麼疑團?"

方宗手肘支在桌案之上,托著自己的腦袋,斜著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向江一的方向.

只聽江一開口了.

"你們想想,剛才咱們要干什麼?"

"去仙界啊……"

方宗幾乎是脫口而出,而江一點了點頭.

"對啊,去仙界,可是,混亂絕地真正意義的來說的話,除非是直接飛過去,否則,只有兩個方向的大門的,一個是向著鬼神大陸方向敞開.另外一個,是向這仙界的方向敞開,雖然並不是說這兩片大陸只能從混亂絕地通行,可是……如果是要給咱們送信的話,那必然是直接來混亂絕地的,混亂絕地之中.之前我們也留有威名,為什麼他之前沒來找我們,而是在我們去仙界的路上攔下了我們,將我們攔了回來……雖然不排除有可能是他害怕見不到我們,可是……我還是感覺這一點兒最讓人疑惑……"

"就不說這個,青天府才更讓人疑惑那!"

這路霓裳仿佛是盯上這件事情了,一個勁兒的說這件事,讓江一一時間有些無奈,卻是點了點頭.

"對,這個人的意思,就好像是想要讓我們恨黃天府,和黃天府為敵一樣,這個……或許就是他的動機?"

"這……也太高看咱們了吧,咱們怎麼拼的過黃天府……"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江一皺著眉頭,"一開始的時候,咱們可以說是被嚇了一大跳,事實上,這靈家不見得真的有事兒,只是大家一時間都有些手足無措,才出現了之前的局面,可是,這件事情,終究是經不住推敲,疑點太多了,青天府根本不可能不管靈家,再怎麼說,現在的西北雪域,幾乎是靈家一家獨大,可以說,靈家現在都快成為青天府的諸侯了,而且是一個絕對可以靠得住的諸侯,青天府沒有可能將他折掉或者是讓他折掉,那就只能說,是有人有陰謀了……"

原莉莉甩了甩自己的長發.

"也不見得,反正萬事都要小心一些,要不然,咱們直接傳書給青天府和靈家,江家,幽靈學院,問一下具體的情況不就行了麼?"

"如果是靈獸傳信倒還好,如果是傳訊飛鷹,這一來一回,恐怕最起碼要四個月……難道咱們還在這里等著啊……"江一有些無語,卻又並沒有完全推翻這原莉莉的說法."不過,這一個,也不是完全不能實行,咱們依舊可以給青天府那邊傳信,就算是了解一下狀況也行……現在就傳書,不過不要寫什麼關于聽到咱們現在聽到的事情,只是旁敲側擊的問一下那邊的狀況就好……"

這話,倒是說給路霓裳和夜淚聽得,畢竟,路霓裳去聯系青天府,夜淚聯系幽靈學院的話,倒是最為合適的,江一頓了頓.

"霓裳,青天府那邊,你就問你爹身體怎麼樣啊什麼的,然後旁敲側擊問一下最近勢力有什麼情況,不過,我估計就算有,也不會真的說,夜淚,你聯系一下幽靈學院,然後可以直接問江家和靈家……我給靈家和江家傳書,現在就寫,等下就傳出去!"

"好!"

兩人皆是應下,各自取出紙筆開始書寫,而江一,則是先給靈家寫了一封,大致上也就是詢問西北雪域的近況,讓靈影序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通知他們,又給江家寫了一封,只不過,給江家的這一封,江一署了名……

在一開始的時候,江一直接就寫下了王涯兩個字……

不多時,書信寫好,江一他們便各自去外面找了傳訊飛鷹,將這信件綁在傳訊飛鷹的身上,放飛了出去之後,這才重新回到了房間之中.

這南宮無常開口詢問.

"那之前那個靈家的人怎麼處理,咱們怎麼辦,走還是留?"

江一摸了摸鼻頭.

"既然這個人提到了黃天府,不管這件事情是真是假,那必然是想要幫咱們除掉黃天府的人的,而黃天府距離混亂絕地最起碼一個多月的行程,這個人如果有心栽贓的話,那就是咱們附近就有黃天府的人,到時候,只會出現咱們除了黃天府的那些人,然後黃天府的人再除了我們……"

"附近……黃天府的人?不應該吧,畢竟這里是混亂絕地,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黃天府的人過來干什麼……"

可是,夜淚說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頓時抬頭看向江一……

"你是說,他們是為了……"

"對,或許,是跟咱們一樣的目的,來到了混亂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