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真假
g,更新快,無彈窗,!

混亂絕地,遺千年的宅子里……

遺千年給了江一一個安靜的房間,便轉身走了出去,他也不想聽江一他們要說什麼,也不想關心到底發生了什麼,反正了不起有什麼事情的話,江一需要幫忙的話,那他們再出面處理也就是了……

這個房間之中,江一坐在主位之上,江一的伙伴們分席而坐,而這自稱靈家的人,看起來頗為焦急,繞是面前有熱茶水解渴之用,可是,這自稱靈家的人卻依舊是開合著這干涸的嘴唇,然後與江一等人出聲……

"家主在臨戰敗之前,讓我把這封書信帶了回來,然後……讓我交給江少爺,他說,江少爺一定有辦法的……"

江一雖然也是焦急,卻還是按耐著心中的煩躁不安,與這自稱是靈家之人的人開口.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是一個叫做王涯的人說的,他說……如果要找江少爺的話,就來混亂絕地……"

"王涯?!"江一頓了頓,"王涯現在在哪?江涯是誰?!"

"王涯如果現在沒死的話,應該和我們家主在一起,而江涯是誰,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半路來送信的時候,才聽到了一個江涯登位的消息,可是靈家兵變的事情,好像並沒有被暴露出來,具體怎麼回事兒,我也不清楚,可是……靈家真的沒了……"

江一左思右想,實在想不明白,看著手中這來著靈影序的信,一時間心亂如麻,如果是離得近的話,這按理來說,江一他們是無論如何也要回西北雪域的,可是,現在江一他們想要回去的話,可以說就等于是要橫穿整個鬼神大陸啊……

這可不是什麼所謂的千里之遙,萬里之遙了啊,就算江一他們在素衣和玲瓏的幫助下,全力飛行,想要回到西北雪域,最起碼也是要一個多月的時間的啊……這段時間,完全可以發生任何的事情了,也就是說,很有可能,他們現在回去,也就已經晚了……

畢竟,如果靈家出現了兵變這件事情是真的的話,這來送信的人就算是馬不停蹄的過來,也最起碼要兩個月,畢竟,他可沒有素衣和玲瓏這樣的可以極速飛行的靈獸搭乘……

這兩個月的時間,或許,靈家的人,已經被趕盡殺絕了那?

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江一都有點兒心中噪亂不安了,這要是的你靈塵回來了,怎麼跟靈塵交代啊……

"青天府和幽靈學院的人,難道都沒管麼?"

"沒!"這人好像是頗為憤怒!"如果他們插手的話,靈家怎麼可能毀滅,再怎麼說,我們靈家之中也有一個神眾的存在,沒想到……沒想到這青天府和幽靈學院做的這般決絕!"

江一眉頭輕輕挑動.

青天府和幽靈學院又為何沒有插手?江一倒是有些徘徊了,在一開始的時候,江一確實在慌亂之中認為靈家真的出事了,可是,畢竟江家是自己的根據地,靈家又有神眾存在,據自己所知,青天府是有駐兵在西北雪域的啊,以自己在西北雪域的名聲和青天府的關系,按理來說,不會做的這樣決絕才對吧……

"攻擊靈家的人,是那方勢力?或者說,是誰?這個你總知道吧……"

"好像……好像是黃天府的人……"

"黃天府?!"路霓裳拍案而起!"絕不可能!"

江一頓時看向了路霓裳,這自稱是靈家的人一樣看了過去,江一輕輕開口與路霓裳.

"霓裳,這……怎麼回事兒?"

"黃天府府主,和我爹是結拜兄弟,黃天府絕對不可能動青天府,更何況,還是青天府的背後,上一次亂荒閣過去了,是因為生之力的出世,我爹知道進去的勢力必然會越來越多,而西北雪域如果閑散勢力太多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大小碰撞而出現大勢力之間的間隙,所以,默認了亂荒閣對西北雪域下手的事情,而並沒有過多的管這些事情,可是……現在,這青天府之中沒有任何可以被圖謀的地方,而我爹也絕對不會允許七大統禦勢利的任何一方入駐到西北地域……哪怕是我爹的結拜弟兄,且不說不會進入青天府的統轄范圍,就算會,也不可能是攻占!"

那自稱靈家的人有些弱弱的出聲,仿佛多多少少的也是有些委屈.

"可是……可是我說的句句屬實……"

"西北雪域,根本沒有什麼可以被圖謀的地方,如果你說亂荒閣,或許我還信,可是你說是黃天府……呵……你讓我如何信!"

見路霓裳的態度分在堅決,又看那自稱靈家的人氣勢越來越弱,江一不由得衡量起來,他知道路霓裳不可能跟自己說謊,既然路霓裳說不可能,那就一定有不可能的依據,而面前這個自稱是靈家的人,卻說了一些聽起來好像是讓人頗為恐慌的消息,可在仔細推敲的時候,卻是發現這些消息好像根本就不是很詳細……

真正的易主,是在這個送信的人出來之後才發生的,而真正在戰斗的期間發生了什麼,從這個人的言語之中,好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

而黃天府攻擊青天府,聽上去多多少少的,好像是讓人頗有疑惑心生的感覺,一時間,江一沉默了……

到底該不該信,成了江一最為難以抉擇的事情,畢竟,這種事情如果抉擇錯了,那真的是頗為要命得了,江一又仔細的看了看這自己手中的所謂靈影序寫出來的書信,看上去正是這靈影序親筆所書,這靈影序的字體,江一是認得的……

而下方的大印,一樣是真的,這個,江一也是見過的……

可是,這個人口中的話,卻成了一個頗為讓人琢磨不透得疑團……

江一琢磨了一下,與路霓裳開口.

"霓裳,萬事還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好……既然有人來送信,書信又都是真的,或許……真的是靈家出事了那……"